專欄作家, 邱文祥

從澳洲的改變看台灣

16 三月 , 2017  

陽明大學醫學院教授   邱文祥

我到過澳洲多次,第一次是在墨爾本參加世界泌尿內視鏡醫學大會,那已經是20多年前的事了。印象中城市相當老舊,河流很髒,經濟蕭條,醫學也普通。但是經過了20年,我去年重遊墨爾本,河流已整治,河岸都是餐廳、咖啡店、小酒吧、小商店,跑步運動的人一大堆。整個城市充滿了朝氣,原來的水族館又整建更新,裡面還特別規劃了餐飲區,讓各個在墨爾本開國際會議的單位,可以舉行非常吸引人的晚宴。因為大家用餐的地方,四周圍繞著各式各樣的魚游來游去,真是非常的壯觀。

上週又受邀到澳洲首都坎培拉,發表最新的機器人手術的境界以及未來的發展。順道參觀這個原來是由罪犯所發展出來國家的首都。政府高層告訴我,他們為什麼不要在雪梨跟墨爾本建立首都,因為唯有這樣才能發展地大人稀的澳洲。雪梨不會因為它是最大城市而反對。

這個國家人民的民主素養相當高,大多數的人都非常守規矩,有秩序。至於我比較了解的澳洲泌尿醫師團隊,這10年來非常積極的在學術界爭取曝光的機會。爭取時,他們不計較名稱。雖然他們是大洋洲,但不忌諱地加入了亞洲泌尿外科醫學會,而不更求我們改名為亞太泌尿醫學會。就是因為這種靈活應變的心態及作法,才能夠面對這個劇變的世界。

這幾年澳洲紐西蘭泌尿科醫學的進步是有目共睹!其實看到了澳洲的進步,中間有許多我們可以借鏡之處。我認為台灣政府真正要想對後代子孫交待,要大開大合!整體改變包括文化整合,創意經濟,政治協調,因此政府的角色要更靈巧,這些皆需要用新思維!這個世界一直都在快速改變,你如果不變,原地踏步最後面對的就是衰敗及滅亡。坎培拉因為它介於雪梨跟墨爾本兩大城,而他們善用了兩大城市之間的聯結合作,讓大家必需到首都上班。

想到我們台灣向來重北輕南。南部的人對北部,因為種種因素,尤其是對台北市有著奇怪的情愫。因為我個人在台南奇美醫院八年,擔任照顧基層人民的第一線醫師,真的可以感受到當地人因為城鄉差距,所帶來的不平。所以才會228事件已經發生那麼多年,現在仍然有人利用它。

讓我們學習澳洲人的寬容、大度、海納百川、努力建設,開放自己走向國際。台灣是有前途的,因為我們有最勤奮,本質善良的人民。不要讓社會因為每次選舉時摩擦而撕裂,大家一起努力讓台灣更好。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