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徵蔚

找回台灣的抗議精神

27 九月 , 2017  

健行科大應用外語系副教授  陳徵蔚

台大學生校園抗議遭毆事件,引起軒然大波。

首先,暴力當然不對。面對陳情抗議,意見不同的雙方應該互相尊重,動手絕對該被譴責。其次,如果警方及時反應,當能防患於未然。畢竟學生準備抗議的風聲早在前一天就於媒體與網路流傳,警方接到情資,必可推估其影響性,特別是在具有獨立思考精神的台大,警方應該可以預期「案情將不單純」。然而,在此我並不想苛責警方,也不打算論述打人與被打的雙方誰是誰非,純粹想談談台灣的「抗議精神」。

暴力絕對該被譴責,警方如果能早點到場處理最好。但是抗議的學生在鏡頭前講自己哪裡受傷,譴責警方處理太慢,卻不是抓緊在媒體前難得的「話語權」,告訴大眾他們所擔心的「中國威脅」何在,為何台灣民眾要小心「統戰」,這樣的態度不禁讓我沉默了。

抗議者當然可以譴責暴力,但是譴責的目的不是「討拍」,而是突顯訴求。抗議者何必跟施暴者打口水戰,討論誰先動手?你們的理想與訴求,不該是爭取學生權益,提醒民眾留心中國威脅嗎?更重要的是,抗議者何必譴責警方慢半拍?特別是為何要強調警方未到的40分鐘,他們度日如年,擔心受怕?身為抗議者,特別是在權力傲慢者之前,原本就要有被「霸凌」的心理準備,而不是隨時想要躲在警方羽翼之下。警方動作或許真的太慢,但是那要輿論主持公道,而不是由抗議者自己示弱。

抗議,勢必面對威嚇與暴力,無論這種霸凌的來源是政府或是群眾,一個抗議者最令人尊敬的,是不屈不撓的硬頸精神,因為「頭可斷,血可流,志不可奪」。當然,一個社會應該要尊重人權,譴責暴力。然而在抗爭過程中,既然是反抗「當權者」或是「強勢者」,那就要有拋頭顱、灑熱血的心理準備。

誰也不希望發生不幸;但是陳抗令人動容,就是因為在龐大威勢之下,一群堅持理想者竟敢衝撞體制,不顧自身安危。一個敢於為理想奉獻的人,不但令人敬佩,同時也值得被聆聽。因為當一個人敢於犧牲,我們可以明確了解,他們並不是為了權位,不是為了一己之私,而是為了理想而奮鬥。

曾經,反對運動是在拒馬、警棍與強力水柱中進行的。繼外在暴力後,又加諸體制壓迫,甚至執政者結合幫派,對於抗議者進行暴力壓制。最後,抗議者可能被捕入獄。然而,因為抗議者的堅持,因為他們的抗爭,民眾逐漸意識到體制的荒謬,了解到理想的可貴。有人甚至獻出生命,而這更突顯情操的可貴。

台灣美麗島事件、韓國光州民主化運動、中國六四天安門。當我們看見年輕律師團不顧政治壓力為美麗島政治犯辯護,而一群人甘願坐牢也不願意放棄理念時,即使是不認同他們的人,也不禁尊敬他們的硬氣。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即使被監禁,也不願屈服,甚至最後死於肝癌,他的死對於中共極權統治是無聲的重鎚,人民嘴上不說,但是心中自有公評。

然而,當我們看見當年的六四民運人士,逐漸與當年的理想背道而馳,甚至靠著群眾抗議所累績的資本,在大學謀取教職,忘卻曾有的理想,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當我們看到有人平時振臂疾呼,但是被中共拘禁就改變態度,承認自己「思想錯誤」時,我們不說,但是心中是有點寒冷的。

曾經,台灣有可歌可泣的學運事件、充滿理想的抗議與衝突。然而,當我們看到一群訴求理想、爭取權益的學生,受到暴力對待時竟與施暴者口水戰,轉而指責警方,卻忘了藉此好好表達訴求時,心情是複雜的。〈劉侯論〉中說「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鬥,此不足為勇也。天下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想想古人,看看今日,如此衝動,如此容易苛責他人,如此容易忘記理念,我們不禁懷疑,抗議者志之為何?

抗議者當然可以譴責暴力,但是實在不需要譴責警方。校方可以質疑警方為何延遲處理,民眾可以質疑警方為何縱容犯罪,甚至主管單位可以懲處相關人員。但是,發聲譴責警方的不該是陳抗者。為什麼?因為懷抱理想而抗議的人,越是遭遇罷凌,越能成為「烈士」,怎麼可以在此刻效法一般民眾,還想找警察當靠山,警察不來就譴責他們失職?

警察當然有疏失,但譴責的不該是抗議者。因為當抗議少了奮不顧身的義無反顧,那也就減弱了決心,也轉移了焦點。於是如今,我們注意的是學生受傷了,幫派勢力不該使用暴力,還有警方如何懲處失職人員。但是原本的抗議訴求呢?沒有人再去認真討論。

正所謂「自古艱難唯一死」,抗議者面對暴力,當然會有恐懼,當然會希望受到保護。然而,我們也不能忘記,真正懷抱理想者,要有「威武不能屈」的意志。隨時準備退到公權力羽翼之下,甚至指責警方動作太慢的學生,未來是否有勇氣與政府、公權力對抗?當他們所希冀的警力不再是保護,而是鎮壓抗議的力量時,他們有勇氣站在拒馬之前,獻上民主的鮮花,甚至獻上自己為理想而犧牲的一切嗎?

一場校園陳情抗議只見,推卸責任文化局,乾脆閉關自守的大學校園,以及指責警方的抗議學生。很奇怪,反而是施暴的幫派分子,理直氣壯的「堅持理念」,不但大讚自己人「打得好」,還聲勢浩大地召開記者會。抗議真正的訴求呢?台灣人應該對中國抱持甚麼樣的態度?仇中?親中?「兩岸一家親」還是「壁壘分明」?除了因為陳抗而備受責難的市長、黯然接受懲處的基層警務人員,以及默默承受、站在第一線的活動工讀生外,民眾只看見一群慷慨激昂抗爭,最後卻搞不太清楚他們抗議甚麼的學生。

台灣固有的抗議精神何在呢?我們懷念,我們感傷,我們期待。

, , ,

By



  • SCG

    知法玩法大腸花 神功老頭打開花 哭天喊地叫爸媽 標準屁孩小XX

  • Michk99

    如果要談抗訍精神的話,

    可不可以先叫那些個太陽花的叛徒回台灣!?

    年金改革跟大腸花運動是一樣的。

    民進黨不倒,

    台灣先倒。

    越看這個新聞越有趣,

    所以重新貼了一遍。

    反對,

    抗議,

    叫別人不要去,

    然後自己偷偷跑去!

    反對的人真的變成最大的受益者!

    這個有一點不太夠意思耶~

    很自私的行為,

    有好處自己吞,

    有壞處別人擔。

    http://www.zcool889.com/article_146.htm

    名嘴張友驊曝

    太陽花成員隱姓埋名

    赴陸求職

    太陽花學運迄今已整整三年,當年反對黑箱服貿的學生衝進立法院占領議場,改變了台灣的未來,也改變他們的未來。

    這些學生進入社會,如今都在做什麼?政論名嘴張友驊爆料指,有些太陽花成員竟赴大陸求職工作,為此還隱姓埋名,因為怕被認出來。

    名嘴張友驊日前在談話節目爆料:有至少四名當年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幹部,從澳門進入大陸求職工作。

    他們極力隱姓埋名,因為害怕遭大陸網民肉搜,他們當年的言行就被通通曝光出來。張友驊舉例,一名台生稱某位曾參加過太陽花的學運人士,如今在深圳一家大型遊戲公司工作,原本台灣只給2.8萬新台幣的薪水,在深圳薪水則給到4.8萬新台幣,翻了近一倍。

    張友驊認為,這些學生幹部反服貿卻赴大陸工作,就應該承認當年的行為做錯了,

    「當年你做了什麼事,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就應該道歉。」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