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緯

文言文也造不出課審委員這種獨裁的神

23 十月 , 2017  

陳緯

經過「多次民主的投票」後,課綱審議會終於推翻了之前民主投票的決定,將文言文比例從45%至55%翻盤成35%至45%。

因為這一番民主的決定,導致之前關於文言文的討論又掀波濤,比方課審會委員靜宜大學林致宇的「造神說」,又被大家拿出來熱烈的討論。而林本人也毫不猶豫的反擊,認為學生審核課綱是天經地義,國文選文太過單一狹隘,忽略其他議題與作家的存在,根本是盲目崇拜。

這一番論戰,還引來了知名廖姓作家加入戰局。廖姓作家在臉書上表示,學生的「造神說」其實是真的,課文、尤其是文言文,都會選擇的「崇高聖人」內容,對學生來說根本沒辦法在生活中實踐,還舉了大禹,左光斗以及孔子為例,認為這些文本根本就是在歌頌高不可攀的德行,導致無法在生活中實踐的犧牲。最後的結果成為對忠孝節義充斥課程的反動。

最後在與網友的論辯中,廖姓作家還失言將左光斗筆誤為左宗棠,被網友截圖上傳,但目前似乎已經刪除失言的段落。

文言文比例的修改攻防,任何人都看得出來,那是包著教育改革的政治鬥爭,真正的目的就是要盡可能削弱中國文化與台灣的臍帶關係,早在陳水扁時期,民進黨便開始這類夾帶政治意涵的教育改革,藉此對課程中的中國文化上下其手。

平心而論,文言文確實不討學生喜愛,但說句真話,數學、英文、物理、化學又有哪一個科目能夠讓當今學生愛不釋手的呢?

學習本身必然帶有壓力,台灣人崇尚日本文化,日本的達人文化不就建立在一代一代不合理的學徒傳承制度之上嗎?日本輪島漆藝大師赤木明登就說過,自己當學徒的時候,完全沒有薪水,還要照顧師匠。這種學習過程移植到了台灣,恐怕學徒都要走上街頭,師匠會因違反勞基法而被告發吧?

這就是台灣社會帶有的卡夫卡式荒謬性。

學習本身帶有壓力,最大的問題在於制度,還有學習這個概念本身就必須要等量的付出。而台灣幾十年來未曾反省過的考試教育,才是讓學習變得更加痛苦的元兇,因為考試制度要衡定分數,就必然要有標準答案,而這就意味著,許多學習需要反覆背誦,才能記下那些標準答案。

換句話說,任何學科在這個系統下,都會變成討人厭的深山惡虎,不斷啃食學生的意志以及學習興趣,但林致宇以及廖姓作家這些人,卻把所有的錯,指向文言文,這是最為荒謬之事。

今天任何對於教育的修改刪減,都是可以討論的,但今日所謂民主的課審會,任用的委員早已存在特定立場,所謂的學生參與審議,理當正反並陳,但現然並非如此,林致宇是反課綱大將,曾經直言慰安婦是性工作者,而為之辯護之人指鹿為馬,左光斗當成左宗棠,這已經不是文言文本身的問題,而是踐踏專業,獨裁任意之為。

台灣部分人士長期以來,就對中華文化多所扭曲,甚至認為中華文化就代表中共政權,這是最讓人不能夠理解的曲解。放眼東亞,日韓等國,都受過中華文化的影響,日本到高中生到現在都還要讀中國傳統的古文,而西方漢學界,多將中華文化視為在多元文化下,能夠提供許多啟發的文化他者,唯獨台灣,為了掩蓋執政無能,靠著對傳統文化的現代大革命來試圖抹黑焦點,真的是可悲至極。

文化是CP值最高的軟實力,放著自己的優勢不要,成日行荒謬之事,如此下去,這塊土地將會何去何從?這是許多人深沉的擔憂。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