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歐習會結論:美中瓜分南北各半球

29 九月 , 2015  

部落客  王大師

本次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赴美國是訪問,正式於28日告一段落。兩國領袖在華府的「歐習會」中,對外公布諸多各自的宣言,其中包括南海問題、台灣議題、網路安全、雙邊投資協議(BIT)、氣候變遷因應計畫、以及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等重要聲明。

在這眾多議題中,其中最重要的兩項,應該就屬氣候變遷計畫人民幣納入SDR的決策。因為這兩項看似毫無關聯的宣示,背後卻有著足以撼動未來金融與貿易新秩序的路徑圖。

在氣候變遷議題部份,習近平允諾大陸將於2017年實施「排放總量貿易制度」(cap-and-trade)。這項看似針對氣候變遷的救濟方案,背後別有洞天。這意味著一國未來是否能步入全球財富的俱樂部,或被控制在綠能科技大國羽翼之下的差異。

所謂的排放總量貿易制度,充其量就是把溫室效應,當作足以導致人類浩劫為前提。大國強制性的在各國每年的碳排放量上,制定人為的上限;倘若一國的年碳排放量超過此上限,就需跟尚未達到、且無須用到碳排放上限的國家,於公開市場上購買。

因此,在一個必須交換未來碳排放成長的國際舞台上,贏家與輸家的分野就可一目瞭然。會選擇參與總量貿易制度的國家,多半屬於金融與服務業為主、並無須依賴煙囪產業的經濟體,其中包括北歐與北美等北方國家。

輸家則是目前正處於經濟發展中的新興市場,以及貧窮的南方國家,其中包括大陸、南韓、台灣、印度、俄羅斯、巴西、智利、印尼、越南、墨西哥、新加坡、土耳其、奈及利亞、馬來西亞等國,這些均為剛脫離赤貧,正踏上碳足跡的工業國家,未來希望進入已開發國家的行列中。

但問題是,一旦新興市場與產業空洞化的已開發國家,爭取未來的財富大餅時,後者會感到威脅;畢竟,歐美國家目前除了高於GDP幾倍的債務外,國內的工廠早已搬離境內、或是已凋零,導致已開發國家在製造業動能上,紛紛遭金磚國家與薄荷四國(MINTs)趕上。

因此,為了控制新的經濟秩序,總量貿易制度因應而生。未來多餘的碳排放信用(carbon credit)將於「芝加哥氣候交易所」(Chicago Climate Exchange)交易,背後約有10%的股份,由美國勢力最龐大的金融機構,以及歐巴馬金主的高盛銀行(Goldman Sachs)所持有。這家銀行亦控制Blue Source的碳交易企業,並設立Green Growth Fund綠能基金。

既然這家投資銀行於金融海嘯時期,以豪賭、暴利、低道德、唯利是圖著名,未來的氣候交易所,是否會成為另一個衍生性金融商品的賭盤?實耐人尋味。但可以肯定的是,未來需要購買碳信用的南方國家,必須掏腰包透過北方國家的交易所、與富國請購。未來資金將從南方國家流入北方中,這不剛好可償還這些國家的天價債務?!

而且總量上限是由北方國家的科學家判定,如果這些國家缺錢,是否可任意的修改上限,間接提升碳信用的購買金額呢?無論如何,有了總量貿易制度後,尚未掌握綠能科技、且國內急需發展工業的國家,將會處於劣勢地帶。

這些國家猶如尚未學好九九乘法表的小學生,硬被拉起來學微積分;而早步入博士級別的北方國家,則能夠向南方國家收取傳授微積分的「補習費」。將來,已開發國家光靠這些補習費,就能輕輕鬆鬆購入豪宅。

也就是這個原因,中國大陸會在2012年之後斷然的「調結構」,不走高污染的老路。因為他們的領導班子,瞭解未來全球的金融趨勢,會朝向「碳本位」發展;倘若不提早斷碳排放的依賴,就無法擠入國際財富的頂端。

湊巧的是,美國於今年的歐習會中首次鬆口,允諾支持人民幣納入SDR的計價之中。同屬於已開發國家的美國瞭解,實施碳本位對新興經濟體十分不公平,也會惹來南方國家的不合作行為,於是必須於新興市場中,找來聲音最大的代言人,作為和事佬、喬事情。

習近平也沒辜負眾望,於27日的聯合國會議中,宣布20億美元的「南南合作基金」,幫助發展程度較落後的國家「習慣」氣候變遷的環境。也許這個基金,可當作讓南方國家閉嘴的遮羞費吧。大陸則贏得進入國際金字塔頂端的SDR機制,未來負責「管理」南方的發展。

這或許可解釋,為何人民幣在8月25日後,遲遲沒如專家所云的續貶,甚至還升值些許。人民銀行與外匯管理局也自2014年開始,穩定減持美國公債,並於今年7月至9月中旬期間,狂拋3,000億美元的資產,約佔3成的美元計價外匯存底量。

在承平時期,如果中國大陸於如此短時間內,大幅的拋售美債,會被視為「對美宣戰」(act of war)。但如果有個「支撐人民幣」匯率的藉口當幌子,在美國國會瞞天過海,就會被視為合理的金融維穩計畫。畢竟,如果人民幣要加入SDR,繼續與美元掛鉤就沒道理,有上兆美元的存底,反而是累贅。是否這才是真正的醉翁之意呢?

最終,歐美國家獲得排放總量貿易制度的「碳本位」體制,中國大陸則獲得精英集團SDR的入場票,窮國則由大陸負責撒錢、蓋高鐵、買原物料、建構一帶一路基礎建設安撫。

講到最後,美、中兩個大國都獲利;當然,比較慘的國家,都是那些沒什麼發聲權,只分配到塞牙縫貸款的小國。但國際現實,自古希臘時代就是如此。美、中兩大國領袖均表示,這次中國的崛起,不會導致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的發生,兩大國不會步入惡性競爭。

我同意,道理其實很簡單,這兩國已經分好勢力範圍,要走「連橫」模式,讓美、中共管全球。南方的遊戲規則歸大陸管;北方的金融遊戲,歸美國負責。

畢竟,修昔底德還說過一句話:「強國能自由施加意志,弱國只能安靜配合」。(The strong does as it wishes, as the weak quietly endures)。看來,國際現況自古希臘伯羅奔尼撒戰爭後,並無多大的改變。

至於全球到底有無溫室效應,早已不是重點了!

更多作者文章,請見個人部落格 王大師論壇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