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 專欄作家

民進黨可用道歉來結束這場國會鬧劇

25 七月 , 2017  

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系主任  包正豪

民進黨籍的立法院長終於對立委阻礙議事運作的無奈感同身受了,一個完全脫序的國會殿堂立法院成為「幼兒遊戲場」,不僅一事無成,還成為國際笑柄。更諷刺好笑的是「角色互換」的剴切呼籲。

過去長期運用阻礙議事運作來拖垮國民黨政府的民進黨,在完全執政之後,面對在野黨國民黨的「有樣學樣」無計可施,只能鸚鵡學舌般地把當年國民黨指責民進黨的話語,重頭複製一遍。至於另一個在野黨時代力量,則是以「監督反對黨/國民黨」為天職,也加入指責國民黨的行列,但也因為過去和太陽花學運霸佔議場的關聯,所以被人詬病為雙重標準。

就這樣,國會亂象依舊,一事無成依舊,淪為笑柄依舊,而人民對於政治愈來愈失望,愈來愈疏離。更糟糕的是,長期吃悶虧的國民黨開始「魯」起來之後,竟然替泛藍支持者找到情緒壓力的宣洩口。許淑華甩在邱議瑩臉上一巴掌讓人大聲叫好,砸在吳秉叡臉上的那顆水球更是讓泛藍支持者high翻天。

受到鼓舞的國民黨,當然不甩民進黨和時代力量的指責,而逐步升高對抗程度。反正循規蹈矩的結果就是被民進黨多數暴力給強姦,還要被支持者指責怯戰無能,與其被罵還失分,當然選擇以癱瘓議事來遂行在野黨的監督責任。縱使法案還是按照民進黨的版本過,但國民黨原本就什麼都得不到,現在至少能夠和支持者「交代」。

民進黨政府當然苦於議事癱瘓的立法延宕,無計可施;身為執政黨側翼的時代力量則尷尬地不知所措,只能搬出不知所謂的理由來怒罵國民黨。但一直聽憑國民黨癱瘓立院,當然也不是辦法,於是「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蘇嘉全院長竟然搞笑地宣佈「汽笛傷耳水球傷眼」而禁止這些「危險物品」攜入議場。想當然耳,國民黨和社會輿論對此嗤之以鼻,還舉出以水球大戰聞名的內湖高中來諷刺蘇嘉全。

民進黨想從制度規範的角度來「解決」議事癱瘓的問題,顯然失敗,因為國民黨已經表示要帶大鎖鏈條等過去民進黨使用過的「『非危險』性道具」進會場,搞不好還能學李敖帶催淚瓦斯呢!真不知道如果國民黨帶上大鎖鏈條鎖住議長辦公室,然後用三秒膠封住議場大門,最後再狂噴催淚瓦斯驅趕其他立委的場景出現後,民進黨和時代力量要怎樣處理呢?國民黨只消說「以前你們就是這樣抗議癱瘓議事的」,我想民進黨大概會啞巴吃黃蓮地有口說不出吧!

國民黨所有癱瘓議事的抗議行動,都可藉由「過去民進黨的同樣作為」而被「正當化」。至少可以滿足泛藍支持者的報復要求,所以國民黨沒有任何政治誘因去和緩抗爭行動。事實上,愈是升高衝突,愈能夠鞏固支持者,所以國民黨的「理性抉擇」必然是強化議事對抗並且拉高衝突。 但這個問題必然無解嗎?未必。解鈴還需繫鈴人,事情的根源在民進黨身上,得民進黨自己解套。

國民黨正當化癱瘓議事的理由在於「民進黨以前就是這樣做的」,所以如果民進黨承認過去癱瘓議事是不對的,國民黨就無法援引這樣的蹩腳理由來合理化癱瘓議事的行動。唯有民進黨先道歉退讓,才能夠創造出國民黨妥協的誘因。不循此途,非要堅持「民進黨可以做,國民黨不行」的強盜邏輯,那我們就繼續看這場幼稚的國會抗爭本土長壽劇演到任期結束,然後無限循環就好了。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