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民進黨不怕被「洪素珠們」反噬?

16 六月 , 2016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根據一位在公共電台視工作的資深媒體朋友傳來之資料,洪素珠以「素素」為名,於2008~2011年間,在公視 PeoPo 平台,發表了 2700 篇報導!主題以高雄在地人文為主,包括上百篇八八風災及保護老樹的相關報導,所以,她才在 2009 年受到公視以專注地方報導為由,連同另外七名公民記者,頒獎鼓勵之;她辱罵落單老榮民的影片,只是她極少數的近期「作品」。四年發表了 2700 篇報導,幾乎是一天兩篇,不在媒體圈工作的一般人,就算不懂拍攝、剪接、配音為何,也可以想像一天就算只寫兩篇作文,是多大的工作份量?

 

太陽花事件中一位學生領袖的高中同學,是我的晚輩,告訴我說他們這些同學,從高中開始就無役不與,常常是手機一通知,就蜂湧集結,往往到了現場才問:我們今天要抗爭什麼?太陽花事件中,一位警官受訪表示,大約有 200 位青年學生,是抗爭事件的老面孔,這證實了我晚輩的說法。稱他們為「職業抗爭家」,也不為過,但這位學運領袖高中畢業後,仍然考上國立大學,也繼續在抗爭園地中深耕,終於裁培出一株太陽花。

 

台灣社會不止一個洪素珠,也絕不止隱藏在「台灣民政府」中的那一群「皇民」,我猜想他們現在可能很驚訝,為何過去大聲喊出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或外來政權的人,不但沒事,反而可以入朝為官,封侯百里;稱呼外省人為支那猪或中國猪-至少在選舉時-不是再平常不過的用語嗎?而當今在朝的舊日同路人,為何紛紛讉責他們所說的逾越了言論自由的尺度、破壞社會和諧與分裂族群呢?

 

我希望我猜錯了,但如果我猜對了,那麼未來,即使立法來制止這種歧視性語言,這些人發出的這類言論可能也不會減少,只是陳述的方式會更加細膩,宣讀的場合會更加講究,傳佈的管道會更為隱密,因為這不是一個法律問題,而是一個民族認同問題。一位民族學者告訴我,民族認同問題要以五十年為單位才可能見到解決的曙光。也許,要等到台灣通婚現象普遍到再沒法「指責」誰是外省人之後?可惜,那時對台灣勞苦功高的老榮民都已凋零。當然,更可能的是,「台灣民政府」這種幾近詐騙與精神錯亂的集團都沒人再加入之後,他們顯然也知道這個道理,所以才到小學向下一代散播仇恨的種子,居心惡毒又深遠,但也是極端民族主義者的作法之一。

 

這些幫助民進黨取得政權的社會底層力量與所謂基本教義派,也許人數不多,但是在民進黨全面執政後,「天下是我們的了」之信心油然而生、更加濃厚而堅強起來,甚至深信萬一有一天、、、美國會出兵保護台灣,他們怎麼能忍受民進黨-迫於形勢也好、為了拉攏中間選民也好-一個又一個髮夾彎的出現呢?過去,民進黨為了鬥倒國民黨,取得政權,祭出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馬基維利式」謀略,現在執政了,面對這些為數不多、但意志堅強的支持者,喊喊「謙卑、謙卑、再謙卑」是不會有效的,他們也很難就此重新學習具有人類普世價值的真正道德。

 

民進黨利用挑撥對立與煸動仇恨來奪取政權,也許是高明的選舉策略,但完全罔顧道德與正義的作法,卻不能期望只蒙其利而完全避其禍害。我想到古代養虎貽患的寓言故事,有一天這些支持者會不會反噬其主呢?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