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沖之鳥,台灣不「沖」,日本不鳥?

4 五月 , 2016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不必海洋法專家,誰都看得出來沖之鳥是礁,不是島,但是日本在2008年向「聯合國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申請其為島、2012年被駁回、仍然片面堅持睜著眼睛說瞎話的主張,顯示這是日本的國家戰略。

台灣態度應該強硬!日本外交部公開宣示立場、以及透過台灣媒體私下放話,抱怨台灣政府升高緊張情勢,都是試探我方底線的場面話。兩年前台灣漁船「廣大興號」被菲律賓公務船槍擊出了人命,要不是台灣官民合作,政府提出11 項制裁措施,怎麼能得到菲律賓8名海巡人員被依殺人罪起訴的結果?四年前針對日本把釣漁台收歸國有的「925保釣行動」,如果不是台灣民間出動58艘漁船,海巡署亦協同12艘艦艇全程參與,還跟日本保安廳船艦打水戰-互噴水柱,怎麼能逼出台日漁業談判的結果?

但是強硬要成功得有兩個條件,第一是官方與民間高度合作,第二是看清而且順應國際情勢而動,而第二個條件,會影響第一個條件,為何?比較「廣大興號事件」跟這回的「東聖吉號事件」就可以看出。當欺負台灣漁民的是菲律賓時,不分藍綠的地方首長與民意代表,都異口同聲撻伐菲律賓以及加入制裁行列,馬總統與江宜樺院長聲討菲律賓,底氣很足,結局也能讓我們滿意。然而,換成日本欺負台灣漁民時,民進黨立委黃偉哲竟然先批一頓馬總統的「親美、友日、和中」策略失敗,以為還在選舉嗎?幾天後,民進黨中央回神了,知道不能太民粹,但也只是發出一份呼籲日方「克制」的新聞稿。

民進黨為什麼對日本的態度這麼「克制」?就是因為他們未來的大戰略是「反中、親美、親日」,因為要反一個強權大國,所以需要拉攏另兩個強權大國來撐腰。蔡英文選前先拜訪美、日,應該為了台灣的生存,早已輸誠,未來520的就職演說稿,也要先給美方看過,「不會有意外」。這些技術細節,其實都無可厚非,問題在於這麼早、這麼清楚的靠攏美、日,在戰略上,對台灣並不見得有利,美國含瘦肉精猪肉大舉扣關、日本這回對台灣漁民幾近擄人勒贖、還上手銬的惡劣行逕,可能都是台灣未來要付更多「保護費」的前奏。那麼,沒有別的辦法嗎?

先看國際局勢。從1950年「韓戰」開始,台灣的問題就國際化了,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台灣是大國爭霸的一顆棋子,這顆棋子的價值在位於西太平洋所謂「第一島鏈」中心的戰略位置,搬不走,也跑不掉,最上策是左右逢緣,夾縫中也能求得最大生存利益,最下策是加入大國爭霸的紛爭,希望扮演馬前卒卻成為炮灰。現在美國要重返亞洲,日本要恢復大國榮光,崛起的中國要掙脫美日的圍堵,東海、南海、朝鮮半島、CPP、RCEP……都是爭議,日本外長岸田文雄這幾天拜會北京,希望九月能安排習近平與安倍高峰會, 沖之鳥礁經濟海域事件也有可能是日本為自己製造的談判籌碼,台灣漁民只是被迫「配合演出」罷了。

剛剛提到2012的「925民間保釣行動」,台灣的海、空軍其實都待命了,更有趣的是,民間漁船的油料經費是一位親中色彩濃厚的台商所捐,而且據漁會的朋友透露,當時中共海軍也在幾十海哩外待命,這個陣仗比沖之鳥礁事件目前的進度要精彩多了,換言之,現在台灣要升高對日緊張情勢,空間還很大。而且,不用怕,弱國固然怕被強國出賣,強國也怕被弱國拖下水,這就是之前馬總統為南沙太平島「暴衝」一下時,美國不悅的原因。日本也是美國的小弟-至少目前還是,跟台灣鬧太兇,跟大哥在西太平洋的利益-維持現有秩序-不符,美國必然會要求日本「克制」的,應該比民進黨的呼籲要有效。

所以,現在馬總統、張善政內閣越強硬,其實都會為即將上任的新政府累積談判籌碼,逢馬必反、逢中必反的民進黨看懂了嗎?台灣團結「沖」一下吧,否則日本不會鳥台灣的。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