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徵蔚

沾血的國慶‧大潭藻礁的喪鐘

11 十月 , 2018  

健行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副教授  PADI潛水教練  陳徵蔚

當政治人物失去了靈魂,就會開始對於土地冷漠、無感,徒務權力,唯利是圖。

2013年4月20日,蔡英文曾在桃園藻礁親筆寫下「藻礁永存」。

2014年8月14日,鄭文燦說:「保育藻礁、永不妥協」。他說,藻礁要千年才能形成,並抨擊當時執政者「經濟掛帥、水泥城市」。

然而,2018年10月8日下午,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差案(觀塘案)強行通過,環評委員21人,3位迴避,8人未出席, 出席的10名委員中6人為官員,7票贊成、2票空白,1票未投。

請問總統蔡英文,還有觀塘所在地桃園市長鄭文燦,此刻你們為什麼保持沉默?

就在這個被環保團體稱為「環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裡,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在上午請辭,下午署長李應元便主持會議,通過環差案。這位曾因吃魚翅而引發風波的環保署長,在媒體前極力為投票結果背書,並批評詹順貴「不管我(李)的死活… 非常不顧江湖道義。」

眼看大潭藻礁生態被宣告死刑,筆者真心想問署長大人,身為環保父母官,您有管海洋生態死活嗎?而您口中的「江湖道義」,莫非就只是成為行政院的政策傳聲筒?曾幾何時,環保署變成了經濟部、台電、中油的橡皮圖章?

原本應該捍衛生態的環評,反而在為破壞生態背書。環保署與經濟部居然攜手合作,為觀塘案所可能帶來的生態浩劫粉飾太平。相對來說,一個無力回天而選擇請辭的副署長背影,可真比那些態度矛盾卻還能自圓其說的政客嘴臉好看得太多。

如果真心關懷生態環境,就不會強渡關山通過環差;如果相信「經濟掛帥」、「水泥城市」,當初就該誠實告訴民眾,不要掛著保護環境生態的面具打擊對手、騙取選票,取得政權以後卻比前任執政者的行為更加不堪。

觀塘開發案鄰近大潭藻礁,雖然如今興建面積已較原計畫減少90%,但也達到23公頃,一旦動工,將直接活埋海洋生物,同時「突堤效應」所產生的淤沙也會覆蓋鄰近的大潭藻礁,造成生態浩劫。並不像中油所承諾的,不施工就沒有影響。相反的,影響範圍可能比預估得更大!

中研院陳昭倫、劉靜與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中心合作研究,並在國際生物礁權威期刊《珊瑚礁》(Coral Reefs)發表短文指出,桃園藻礁是世界僅有的藻礁生態系,屬於生長緩慢的植物造礁,與一般動物珊瑚礁不同,非常獨特;而且其多孔隙的特徵,蘊藏了豐富的生態多樣性。

在大潭,除了獨特的藻礁生態系,也發現了瀕臨絕種的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國際瀕危保育物種「紅肉ㄚ髻鮫」,以及在台灣本島首次發現的「小丘多彩海蛞蝓」等。即使經濟再繁榮、台灣人再有錢,一旦生態遭到破壞,這些物種都無法再救得回來。

1852年,當白人想要跟印地安人購買土地時,西雅圖酋長發表了一篇舉世知名的演說〈人怎能販賣空氣?〉(How Can One Sell the Air)?其中有這麼一段話:「你們怎能買賣天空的蔚藍、土地的溫暖、羚羊的奔馳?我們怎能把這些賣給你們呢?你們又怎能買到這些呢?難道你們可以僅憑紅人的一紙簽約,就對土地為所欲為?假如清新的空氣與晶瑩的流水不屬於我們,你們又怎能買到呢?當最後一頭野牛死去,你們能再把牠們買回來嗎?」

筆者很想問,當人類對於能源的渴求永無止盡,當世界對於經濟發展、商業利益的追求永無饜足的此刻,我們是否能夠販賣靈魂?我們使否能心安理得地說,為了發展能源政策,確保經濟發展,就可以對大自然為所欲為?

而我們的政府,究竟是要為了鞏固政權,犧牲生態而發展經濟,還是真心秉持道德良心,為台灣的永續發展盡心盡力?政黨可以輪替,但是生態破壞卻是不可逆的浩劫!這些精於政治算計的執政者們,應該要想想,自己在百年蓋棺論定後,會得到甚麼樣的評價?

而人民們也該覺醒了,至少當政治人物失去靈魂的時候,我們的眼睛可以保持雪亮。

,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