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林穎佑

海軍出線,解放軍南部戰區司令展新局

3 二月 , 2017  

銘傳大學國際事務與外交學程兼任助理教授  林穎佑 博士

在農曆年前的共軍調動中,除了沈金龍的上台之外,另一大突破則與戰區司令有關。

2017年1月25日在中國大陸廣東省軍政迎春座談會上,出席名單中有南部戰區司令員袁譽柏的名字,這才證明原南部戰區司令員陸軍上將王教成下台,由海軍中將袁譽柏出任南部戰區司令,打破了之前五大戰區全都為陸軍作為戰區司令的態勢。

袁譽柏,1956年生,畢業於青島潛艦學院,亦曾在北海艦隊服務,除長期對潛艦部隊的了解外,曾擔任過共軍海軍的十四批亞丁灣護航編隊總指揮,也是其日後能平步青雲的關鍵。早在過去七大軍區時代,大軍區司令理所當然是由陸軍出任,而首任五大戰區司令也全是陸軍出任,但在各戰區所面對潛在衝突而言,東部戰區與南部戰區可能都是以來自海空的威脅較大。

在戰區主戰的理念之下,戰區司令員必須在頃刻間做出危機反應,若是由長期擔任陸上職務的將領擔任指揮,難保不會做出誤判。如2016年12月中共海軍撈走美國海洋探測船的水下探測器,雖在日後歸還美國,但此行為仍然對中國大陸的大國形象造成損害。

當前世界雖不至於發生大規模戰爭,但他國對於中國大陸周邊海空域的情報刺探只會日益增加,若主觀缺乏國際法的認識以及對於海空相關規定的認知不足,都有可能造成意外。而在亞丁灣護航任務中,共軍艦隊也會在航行途中與各國互動甚至與新加坡、泰國一同參加和平-13多國海軍聯合演習,擁有豐富的外軍交流經驗,自然成為袁譽柏出線的後盾。

此次袁譽柏從北部戰區副司令兼任海軍司令員升任至南部戰區司令員,代表共軍日後會以更加實事求是的態度來面對人事安排。而當前南部戰區必然是共軍發展的重點,海空軍的新型裝備皆落戶南部戰區,並進行過數次演訓,中俄海上聯合2016演習更是直接在廣東湛江以東海空域舉行,這都說明了對南海的重視。除了袁譽柏之外,艦隊司令王海來自於海軍航空兵,曾任遼寧號航艦編隊司令員,更是2015、2016中俄海上聯合軍演的中方總導演,其航空兵的背景應能與出身空軍,併同為南部戰區的徐安祥、常丁求形成良好的互動,發揮一體化聯合作戰的戰力,彌補袁譽柏長期待在潛艦部隊缺乏與友軍進行互動的不足。

而隨著這波共軍高層人事的調動,陸續有媒體傳出包含現役共軍高層將領免職的47人名單,這些內部消息固然有一定的參考價值,但一切應仍是以共軍官方新聞為標準。畢竟近期共軍人事的相關新聞,仍有許多消息的虛實真偽尚待查證。

如日前J-20設計師楊偉便曾傳出由於設計出現問題,而遭到撤職查辦的新聞,但事實上卻是他高升擔任中國大陸航空院副院長。不過,真假參雜的傳聞,也說明了近期共軍人事的調整,數次打破常規,可能連共軍自身都處於「摸石頭過河」的混亂狀態,這也是近期外界在分析共軍人事時所遭遇的困難。

但可確定的是在變動過程中,有不少原先可能出線將領卻意外遭到冷凍,而淡出江湖,這可能都與其涉及貪腐有關。特別在海軍部分,過去走私弊端,近年中共在南海的島礁建設,除了決心之外,無論是填海造陸的原料、海運交通、工人加給等,都是需要龐大的經費支持,這自然也給了負責官員上下其手的機會。類似的種種問題,可能都是近期共軍海軍高層人事變動中,不少將星中箭落馬的原因。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