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葉耀元

無差別殺人事件:多元價值觀下的當代社會

29 七月 , 2016  

美國聖湯瑪斯大學國際研究中心助理教授 葉耀元

日本神奈川縣剛剛發生一起無差別殺人事件,嫌犯持刀侵入智能障礙者的公立設施「津久井山百合園」,造成19死26傷的悲劇。回過頭來看台灣,不管是不久前發生的內湖女童割喉案,或是鄭捷的捷運殺人事件,再再都顯示這類型的無差別殺人事件的發生頻率與日俱增,而無論是政府或者社會都未能思考出一個良善的對應措施;與此同時,民眾只能每日內心惶惶,擔心自己成為下一個被害者。

筆者不想去探討多數人所關注的死刑存廢問題,或是死刑是否對於無差別殺人犯有嚇阻的效用(這類型的論述已充斥網路與平面媒體平台,恕不多述)。筆者在這裡想跟各位談的,是為什麼這類型的事件在21世紀的今天,會不斷地浮現出檯面。

請先想像一下,當代的社會環境與傳統社會到底哪裡不同。在過去,社會資源相對貧乏,資訊環境也相對單純,多數人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求溫飽、養家活口。也因為個人所擁有的資源相對今日社會來的少,如果要極大化個人的效益,鄰里之間必須相互幫助,以協助彼此解決日常生活所需與困難。

而今日的社會則大為不同,社會多數人都得以溫飽,也享受著高科技產品所帶來的便利性,以及其所賦予的龐大資訊環境。因為與傳統社會相比,溫飽觸手可及,多數人的生活重心不再是日益辛勤的工作,而是在虛擬的網路社會中尋找同溫層,獲取心靈上的安慰。新一代的年輕人多數並沒有經歷過那資源貧乏的過去,也沒有感受到那鄰里間的互相依賴與社群共同體。

當我們在責備這些無差別殺人犯的時候,我們必須要理解到,這些人的成長經歷,與過去一輩或上上輩的人們是完全的不同。過去的人們對個人經濟與財富的不安全感,驅使他們不停地向前(錢)衝,畢竟該時經濟還沒起飛,多數人都生活在發展中社會,體驗過肚子餓的痛苦,與貧窮的滋味。所以這些人也理所當然地,把個人財富看作人生目標,或是生命的唯一價值觀;只有經濟上的安全感才可以帶來個人與家庭的穩定。而社群主義所強調的鄰里互助互信,則更某種程度強化了社會和諧,阻卻了那些社會所不容的行為(當然傳統社會也存在著許多當代社會所不容的價值觀與行為,如對性別歧視與權威價值)。

回過頭來看,當新一代的年輕人不再擁抱傳統社會價值的同時,他們必須為自己的生命找到新的意義並建構出一連串屬於自己時代的價值觀。那這個價值觀又是什麼呢?是追求社會平等與個人自由嗎?還是透過新的科技在茫茫人海中尋找他鄉故知呢?要用一句話來定義當代社會或現今年輕人的價值觀,基本上就如同大海撈針一般,完全不可能。換句話說,當代社會是一個多元價值觀的社會,每一個人都可以有不同的偏好,也可以追求不同的人生。過去的經濟安全當然也可以是其中之一,而現在最熱門的「小確幸」也自然是一個選項。

但當價值多元化之後,勢必有人會迷失在茫茫的價值海中;過去因社群主義所穩固的社會安全,也在多元價值的社會裡面逐漸消失。過去的貧窮創造了單一價值體系的社會,而貧窮也直接地把該價值系統給內植到每個人的心中;但這種貧窮已經不再是社會常態,對多數人來說,基本溫飽已經觸手可及,這時候我們就可以觀察到,社會與經濟環境的變遷,其實也同時創造了一個多元但冷漠的社會。而當這種冷漠碰上了那位在多元社會中迷失自己的人時,無血無淚的無差別殺人事件就有可能會發生。

錯的並不是新的多元社會,因為這是經濟發展與科技進步所帶來的必然結果。某種程度而言,冷漠的社會環境也同時是該變遷下的產物。從客觀條件來說,逆轉多元價值幾乎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除非我們的民主政治或全球經濟一夕崩盤);但重新創造一個具有社群主義的社會,卻是極其可行。

唯一需要的,是你我對於彼此的信任與關懷。如此,這些無差別殺人事件才得以被預防。

, ,

By



  • Passerby

    個人看法略有不同,不是價值追求的問題:過去的社群中心社會,在經濟文化層面都有親疏內外之別。換句話說,冤有頭債有主,個人的成敗要怪人也有具體對象。相對地,現代這個高度專業分工的社會,襁褓有專業保姆,上學有專任教師,下課有專門的補習班安親班,工作來來去去的。人際關係都是短暫而且有目的性(侷限性)。換言之,沒有人可以為個人的成敗負責(人性的「異化」)。個人的挫折感無對象可發洩,於是同陳之藩《謝天》有云:沒人可以感謝,那就謝天吧。這裡則成了:「沒人可以遷怒,那就無差別攻擊吧」。

    人性的「異化」(借用馬克思《資本論》的觀點)其實是很嚴重的問題,但在專業分工的現代社會又是無避免的。現在有所謂「全人教育」者,姑且靜待其改善吧。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