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胡文琦

王丹,確實未接地氣

12 十二月 , 2017  

胡文琦

媒體報導,針對日前立法院三讀通過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有關「蔣中正」的象徵與名字,是否應一併改掉的話題再度引起輿論爭議。對此,中國民運人士王丹提出理由,主張「中正」應該改名。他說,台灣很多人在討論「改名」問題時,大部分的人覺得「太麻煩」,沒必要,但他認為,跟當初威權體制建立時所用的人力、物力相比,用「這樣的方式」宣告徹底埋葬那個體制的「殘留」,其實並不麻煩。

王丹表示,因為怕麻煩而選擇「輕輕放下過去」,這樣的心態會讓過去很可能不會過去,既然當初用這些名字是很刻意的,那麼,現在清除這些名字就是必要的。他強調,改名字確實要用到「 一些資源」,但是轉型正義本身就是教育的一部分,為教育花一些錢不可以嗎?對於有人質疑搞這些東西,還不如認真拚經濟,他則回應,「搞好經濟跟改個名字,並不衝突啊。一個政府,一次就只能做一件事嗎?」更建議曾服務過的國立中正大學,改名為自由大學,「也挺好的」。

暫且不論他身份的特殊敏感,唯檢視支持理由後,一時間突然讓人感覺王丹有「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心魔」存在,他的民主自由素養不僅輸給說「 我讀介壽國中3年,不會因此而受到威權遺毒」的前總統陳水扁兒子陳致中,甚且,更比不上臺北市長柯文哲一席,「轉型正義,不要搞成勝利者的正義」論述。坦白說,若以現行中華民國的體制、條件與實際運作而言,「改名」是否會是一件「牽一髮而動全身」 的「太麻煩與大工程」,難道還需要論證與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嗎?

誠然,王丹應不會希望進行「文革式」的改名,也不會刻意想拖累台灣目前顯已捉襟見肘的財務結構,然而,所謂用 「這樣的方式」宣告徹底埋葬那個體制「殘留」的做法,卻是極為不食人間煙火,與欠缺理解真正民主自由多元價值的實質保守與退步。看看他山之石,南非曼德拉「輕輕放下過去」 的例證與後續蝴蝶效應,如果王丹的論理「活在當下」是正確的話,那麼他將很難解讀目前蔡政府一系列的「媚日」舉措,乃至台中市長林佳龍重建「鳥居」的矛盾、詭異邏輯。

其次,要善意提醒王丹的是,改名字在目前絕不會是只用到文字遊戲的「一些資源」,否則,民進黨政府不會在第一時間就立馬澄清,諸如相關工程中的「鑄幣」 並不是如媒體輿論所「刻意延伸」。憑良心說,他唯一沒說錯的是,政府確實不是一次只能做一件事,但很顯然的,他並沒「接地氣」,否則,就不會沒看到一例一休、霾害PM2.5及日本核食等問題,甚至連賴揆都還在努力解決企業的五缺及外國直接投資FDI的低落問題,試問,經濟真的搞好到讓人民滿意了嗎?

準此,筆者要套用1992年美國柯林頓打敗老布希的一句經典名言,「笨蛋,問題在經濟」,現時,如果蔡政府連經濟「這一件事」 及」「一件事」都搞不定的話,那當然改名的時機及必要性,必然會受到台灣人民質疑政策的「輕重緩急」與「優先順序」嘛;至於王丹所服務過的國立中正大學改名建議,老實說,如果他能更務實的「募款」回饋給學校的話,相信中正大學的學弟妹及校友們,會更加的感同身受與認同他,這也絕對會比王丹一句事不關己「也挺好的」的「更好」。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