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黃士修

環團別再騙──破解基載電力的迷思

16 六月 , 2016  

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  黃士修

我越來越覺得,如果想當政客或搞社運,話術真的無敵重要。

例如「時有時無,看天吃飯」的間歇性再生能源,只要用話術包裝一下,就變成「根據用電需求而更靈活的供電」了。請問當沒風沒陽光、又有用電需求的時候,再多的風機和太陽能板可以靈活地供電嗎?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賴偉傑、洪申翰等人,總是拿話術到處招搖撞騙。例如洪申翰會編出「分散式能源的靈活調度」這種看起來很新潮的詞,貶低傳統發電廠的地位。

真的是這樣嗎?這其實是用常識就可以破解的迷思。

假設你是一家公司的老闆,手下有一百名員工。大部分員工是正職的,其中幾個員工的能力特別強,一個人就能處理十個人的業務。少數是臨時找的兼職人員,長期來看平均一個月可以來十天,但是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來,就算今天有到班,也可能隨時閃人。

有一天,公司樓下聚集了一群陌生人,舉布條抗議該公司的正職員工臉長得不好看,還栽贓他們下毒謀殺鄰居,要求立刻解雇那些正職員工。

「你們有證據嗎?」公司保全上前詢問,但那群人開始顧左右而言他。「貴公司的思維太落伍了,竟然聘用能力那麼強的員工,萬一他哪天請假,大量業務沒人處理的風險很高啊!」「我們要求貴公司應該大量聘雇兼職人員,以分散式人力強化業務系統的韌性,這樣才可以靈活調度工作!」

「可是那些兼職人員是看心情才到班,萬一臨時有任務,我們找不到人能夠處理。」「至於那些能力特強的正職員工,假期都是事先排定好的,就算是久久臨時請一次病假,我們也有充足的正職員工,可以隨時支援業務。」公司主管很有耐心地回答。

「不管啦,你竟敢對我大小聲!我要找立委給你們公司好看,等著瞧!」據說後來他們還真的找到有力人士,逼迫那家公司聘雇大量他們屬意的兼職人員,而且薪水還是一般人的好幾倍。

有一天,大量兼職人員突然全部來上班,把辦公室座位都擠滿了。公司不敢得罪他們,只好請正職員工先到辦公室外面站著休息。又有一天,那家公司有大量緊急業務要處理,而兼職人員又很不幸地通通沒來上班。公司出了大包,最後就倒閉了。

故事說完了。或許比起「基/中/尖載電力」的概念,「可控/不可控電力」的簡單分法,更容易讓人理解電力調度的重要性。

順帶一提,當賴偉傑講「分散式能源系統」的時候,舉的例子是古巴。因為古巴沒有好的基載電力系統,只好自備柴油發電機(台灣也越來越多企業跟上了,因為他們真的很怕缺電)來解決停電問題,可不是什麼美好的再生能源新世界。

他也沒告訴你的是,德國之所以能把再生能源比例拉到20%以上,一來是因為有歐洲電網支援調度,官方承認若無此條件,德國不可能採用現今的能源政策;二來是因為德國傳統發電廠的裝置容量超過全國電力需求的最高峰,就算風機和太陽能板全部無法上場,只靠核能和火力也夠用。

我當然支持未來應該積極發展風力和太陽能等再生能源,只是這必須建立在供電充足與穩定的前提之上。那些對現實的認識蒼白而平面的環團,請把想像留在自己的腦子裡就好,不要整天叫大家掏錢賭身家,贊助你們的白日夢,謝謝。

10960119_10153082746257162_7981011979080419973_o

, , ,

By



  • 集集車站

    那些人的意思是以風力、太陽能…等為基載,不足時才以核能、火力補上調節?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