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張中一

當開放成為特權

30 六月 , 2016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IE BUSINESS SCHOOL台灣校友會創會會長

張中一

 

郝明義等人在炎熱的六月天認為臺灣缺電都是因為台電資料不公開,因此用特權找了林全院長要求台電公開所有電力原始數據,並提出了52項洋洋灑灑的清單。林全也同意配合,並每週與郝等開會。

 

整件事情的危機在,開放資料並沒有不好,但當開放資料變成一種特權時就充滿了危險。目前我國有沒有開放資料的平台?有,而且在馬政府時期是由張善正親自督軍。相關的成果還被g0v拿來大肆宣揚他們的成就。

 

今天郝明義等人要的資料,細讀之後會發現細到電錶層級侵害民眾個人隱私。要求取得大電力用戶歷年用電資料,危及企業經營。要求公布全國所有電力系統配置圖危急國安。這些東西應不應該公開、要如何公開本來就應該要接受公民檢驗。當政府把如此高敏感度的資訊交給用特權取得資料同時不受任何管制的人時,是全國民眾與企業都應該要高度關切的。

 

在此時,開源資料的幾位大老如彭啟明、陳昇瑋的對於郝明義以特權要求資料而不是走開放平台的方式不僅不加譴責甚至還為其開脫,將方向指為政府沒有開放資料的機制。

 

我國政府有沒有開放資料機制?有,該計畫由國發會負責。在馬政府時代關切的層級高達行政院長。這些彭與陳等人不可能不知道。但他們可以裝作臺灣沒有。彭與陳更說兩年前當政府剛開始做開放資料時,他們向台電索取電力資料無法獲得。事實上張善正前院長在參與g0v 2016年度大會時即說明。開放資料導入是需要時間的要一點一點來。剛開始就要政府機構與台電一口氣改變所有處理資料習慣完全提供根本不切實際。事後在拿這種事來苛責更是缺乏專業。

 

如美國等在政府資料開放較為先進的國家都有做電力資料開放,但是所開放的範圍也是有限制的。不是把所有電力公司內的資料都毫無保留丟出來。例如,對美國這樣子樹大招風的國家,把所有的電力系統配置圖通通公開無疑是一種自尋死路的行為。事實上如果比較一下郝明義所要的資料與美國能源資訊署所公布的資料相比就會發現郝明義所要的資料多數根本不是美國電力資訊所開放的範圍。而彭與陳無視這個現實,卻還可以為郝等人開脫。

 

我認為開放資料是為了促進公平性、增加行政透明、增進社會福祉而開放的。但我們臺灣的資料開放社群並不是這麼做。他們心裡想著只有要更多、更多的資料讓他們把玩,讓他們獲得成就感。他們不在意資料公開的後果、不在意資料取得手段的公平性。只要能拿到更多的資料就好。只要能夠讓他們的同好可以在體制中佔有更高的權力就好。

 

在臺灣,開放這詞幾乎成了特權。讓提出口號的人可以無視後果、任意侵犯他人權益。這是每一個民眾必須要注意的,這些嚷著開放的人利用政權更替,正不斷想方設法要拿更多與民眾有關的資料供他們把玩與獲利。

 

政府資料的確應該走向開放道路,電力資料也是。但要開放什麼、怎麼開放國外都有例子可以參考。我國也有足夠機制讓民眾提出需求。電力資料開放由經濟部與台電提出規劃,讓全國民眾提出需求來補足,並透過data.gov.tw開放這才是正途。開放是為了讓社會更好而不是滿足少數人的私欲。

, , , , , , , ,

By



  • 彭啟明

    請作者詳看評論文章,本人是要求建立開放機制,不是向行政院長要資料的做法,請勿曲解原文。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