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張逸帆

矽谷創業,是改變世界還是無恥騙局?

12 五月 , 2017  

張逸帆

矽谷位於美國西岸舊金山灣區的南部,它真正的名字其實叫做聖塔克拉拉谷(Santa Clara Valley),該地早期以研究和生產以矽為基礎的半導體芯片聞名,因而獲得「矽谷」的別稱。谷歌、蘋果、英特爾、Facebook等公司均位於此,是美國乃至全世界無可爭議的科技核心。

上個月,我在矽谷參訪了近10家科技創新企業,涵蓋的領域從自動駕駛技術到增強現實技術(AR),從精準醫療到機器人餐廳。每一家企業都擁有獨一無二的技術,並正在嘗試將這些技術付諸應用,期望推出真正擁有市場價值的產品。讓我多少感到有些驚訝的是,我們所拜訪的每家創業公司都擁有世界級的技術團隊,團隊的技術成員無一不是美國名校畢業,更擁有豐富的實作背景;而公司的核心技術也都極為尖端。

可越來越尖端的科技創業已讓許多投資人開始感到「力不從心」。許多創業者介紹完項目以後,投資人聽得不明所以,只能任憑「忽悠」。這種狀況讓一部分投機者有機可乘,他們把精力投入到「販賣概念」當中,苦心孤詣織造騙局斂財。這些人往往會尋找一個充滿噱頭的想法,再以讓一般人無法輕易理解的所謂「尖端技術」與高明的行銷手段加以包裝,從而成功吸引到投資人的關註與注資。然而,這些所謂的創業者,其實不過就是「一群兜售PPT(幻燈片)的騙子」,他們直到最終也無法拿出真正的產品。

矽谷的這種創業騙局在2016年曾經達到巔峰。去年,估值最高時達到90億美元的血液檢測公司Theranos在一夜之間倒閉,投資者幾乎血本無歸。該公司的CEO伊麗莎白(Elizabeth Holms)具備了一切傳奇人物所需要的屬性:史丹福大學輟學生,十九歲開始創業,被人認為是優雅美麗的「創業女神」。Theranos公司宣稱它們能夠以獨創的血滴代替抽血檢查技術,進而徹底顛覆整個醫療行業。

然而,在媒體大肆宣揚的同時,卻沒有人去深究這項技術真正的運行模式,直到被普立茲新聞獎得主John Carreyrou捅破疑點。事實上,這個被譽為是「下一個賈伯斯」的矽谷傳奇領軍人物,其實不過是個手段高明的騙子:Theranos的血檢技術根本沒有任何科學根據。一夕之間,伊麗莎白的身價從45億美元降至0元。

我在矽谷參加某企業巡迴展示會時,發現他們其中一位員工的「老東家」,正是我們去年所參訪的另一家企業。我問他為什麽選擇跳槽,他笑著搖了搖頭:「還不是因為他們根本做不出來產品。」我們常常說「知難行易」,但在科技創新行業可能並非如此。一個想法從產生到落地實施,到真正形成產品,最後再到市場化,在這之間有著宛如天塹一般的距離。這種距離的存在,直接導致許多所謂的創新企業歸根結底不過就是一個濃妝艷抹的騙局。

這種情況在矽谷時有發生,也引發了人們對於矽谷創業生態的質疑。不過,如果我們將時間的維度稍微拉長一些的話,最終應該還是會得到樂觀的預期。以自動駕駛技術為例,我們在矽谷參訪的兩家創業公司,一家走雷射雷達的路線,另一家則走的是攝像機加計算機分析系統的路線。這兩者對於自動駕駛的實現方式有著路徑上的根本差異,堅持認為自己的才是最佳方案,並或多或少對對方有些不屑一顧。當自動駕駛真正來臨時,會是這其中的哪一種路徑?抑或是另外一種全新的技術方法?我們暫且無法確定。但我們能夠確定的是,在這些追逐頂尖技術的創業者當中,終究會有人能夠徹底顛覆世界。

這可能就是矽谷的魅力與價值所在吧。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