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時事評論, 陳徵蔚

管爺何罪?獨以名太高

30 四月 , 2018  

健行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副教授 陳徵蔚

 

蘇軾曾因反對新政得罪當道,因而在「烏台詩案」中遭到構陷,羅織罪名而入獄。他的弟弟蘇轍曾說:「東坡何罪?獨以名太高」。如果勉強說蘇軾有什麼罪,那只能怪他在文壇享有清譽盛名、動見觀瞻。一個影響力太大的人,在政敵的角度就是眼中釘,拔之而後快。

同樣的,「管爺何罪?獨以名太高」。管爺影響力大,政治爆發力強,在一片「綠油油」的台大校園,竟然能開出一朵「正藍」的鮮花。這朵花不但與當前執政者調性相反,而且還是台大遴選產生。管爺背後所代表的「民意」風向,民進黨豈能縱容!?於是「拔管」成為了勢在必行。以免「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從古至今,要批鬥一人並不困難。人非聖賢,更何況刻意針對這個人見縫插針。武則天的時代是歷史中有名的批鬥時期,武后手下有名政治打手喚作來俊臣,此人寫過一本書《羅織經》,專講如何陷害對手、羅織罪名。武后看完這本書後感嘆:「如此機心,朕未必過也」。來俊臣的手段,連武則天都自嘆弗如,可見其狠辣!

所謂「羅」者,搜羅也。「織」者,捏造也。無中生有、加油添醋,清白的尚可抹黑,倘若稍有材料可供炒作,那更要加油添醋坐實了罪名。武后時代如此,今日「蔡后」當權,「賴相」領政,又豈不是如此?從管中閔論文抄襲烏龍事件,到中國講學、台哥大獨立董事案件,真的有那麼十惡不赦,非得讓教育部擱置台大校長報部案百日嗎?相較之下,教育部長吳茂昆拿東華大學所擁有的專利,在美國開公司又在中國申請專利,似乎更嚴重。問題是在民進黨政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潛規則下,只要意識形態與綠不同,那就是道德瑕疵。

雖然不該拿別人的問題來合理化自己的錯誤,但我們仍不禁想問,口口聲聲抨擊別人「親中賣台」的民進黨員有多少拿的是中國的博碩士?你們去中國當學生、拿學位可以,但是對手陣營去中國講學就不能饒恕嗎?選擇管中閔,是台大多數的民意。「拔管」卻是少數當權者將政治黑手伸入校園的惡例。此例一開,難免成為台灣大學自治體制崩壞的開始。執政無效能,鬥爭無底限,難道這就是「蔡后」的「謙卑再謙卑」?

從這個例子我們也可以發現,民進黨的核心問題在於,他們並沒有實質的執政視野,而只有炒作議題、批鬥敵人壯大自己的取巧。從樹立「恐中」、製造「台獨」而至於「分化族群」,民進黨都能精準操弄矛盾,讓對手陷入「裡外不是人」的窘境。同樣的,從年改中,我們也看到了拿少數軍公教「開刀」,再將奪來的利益「回饋人民」的高招。製造對立,帶著謙卑的面具,讓多數暴凌少數,這是民進黨的鬥爭本質。

只是問題在於,這次對付管中閔,老招都不見效了。抹紅他、孤立他,台大民意照樣支持他。正因爲管爺竟然能「因敵人的鬥爭而更加強大」,民進黨更是吃了秤陀鐵了心,非除之而後快。管爺何罪?獨以名太高。管中閔事件是個照妖鏡,讓所有骯臟的鬥爭手段都原形畢露。

而我們也只能認了,因爲這是我們選出來的政府,而類似的事件勢必還會再發生。忍忍吧,還有兩年。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美國之音張永泰拍攝)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