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杜家駒

統獨之爭下的四種人

24 五月 , 2017  

律師  杜家駒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結束了,網路上有一個突出有趣的現象,那就是統派痛哭台灣國民黨要把中國國民黨終結了,亡國滅黨了;獨派則是嗆說,吳主席還要強調九二共識可見國民黨真是妨礙台灣之毒瘤要徹底剷除。這種有趣的對同一事件南轅北轍的評論,正代表著台灣社會對於統獨不成熟的寄望,將一個現實上無法處裡的題目當作最優先要討論的議題,當作攻擊與毀滅對手的重要戰場。至於其中參與的各方呢,大致可以分析為:

一、堅定的信仰一個中國的統派:這一派謹守信仰,值得尊敬,不過同時也值得可憐的就是,他們的信仰一是在台灣無法獲得充分的話語權,此外對岸也不理你的信仰,因為對其而言,台灣重要的是「不獨」也就是不要宣布法理台獨,至於你要不要統一,不是北京政府的觀點。反正依據北京政府的戰略,時候到了,美國同意了,台灣不同意還是要被統,所以台灣統派並不是北京的天然盟友,只要台灣不主動搞法理台獨,北京也不一定要支持統派。因此統派在這個戰略位置上其實討不了好。

二、堅定信仰台灣獨立的獨派:同樣的,有堅定的信仰值得尊敬,但是同時他也是讓人畏懼的。因為在大環境不允許、戰略目標無法達成的情況下,能夠獲得戰術勝利的團體,往往會發展出非常嚴厲的雅各賓主義。例如當初科西嘉夾在英法之間,也想尋求獨立但無法成功之後,島內的民意是越來越極端,因此贊同自治運動的拿破崙一家,還被保利將軍所鼓動的島民認為是島奸而連夜出逃到法國。在一個外部壓力過大無法成功,但在局部地區獲得多數支持的政權,為了轉移與宣洩對外部壓力之不滿,最常用的一招就是在自己團體內部搭建一個又一個稻草人當作替罪羔羊給予嚴酷的鎮壓,以代表自己的光榮偉大正確。因此充滿信念感的獨派,固然有值得尊敬之一面,但是要警惕其掌權後的恐怖統治。

三、沒有既定立場的利益派:其實這一派思想才是最適合在現代民主體制下生存的政黨。因為,一個現代民主國家本來就不該有預設的價值,而是應該透過不斷的利益思索去選擇最適合的道路。這派政治人物固然有為自己以權謀私的弊端,但是這種開放性的思考習慣以及理性計算的可能性,其實才是現代民主社會所需要的。因此與其在道德上譴責與鄙視,不如探討如何在制度上設計,讓這種思考方式能夠透過公開論辯的方式,成為一種為公益的理性討論。

四、至於最糟糕的,應該是看了一些討論就先入為主,以偏見形成信仰的鄉民了。對這群人而言,真相是不重要的,偏見也沒有關係,髮夾彎並非來自理性計算而是直覺的雙重標準,偏偏又特別有正義感,罵起人來還特別痛快。這種人又笨所以無法釐清事實,又熱血所以難以溝通,最慘的是還特別嗜血,所以一旦被其認定是壞人,那就非得要槍斃分屍不可,稍稍替其辯護,就變成惡人同黨也要一起抄家滅族。所幸,鄉民還只佔據輿論空間,哪時這種人真的能夠執政或是當執政黨的附隨時,台灣最終被玩完的命運也就下來了。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