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林育中

綜觀前瞻基礎建設計畫

8 五月 , 2017  

台大物理系客座副研究員 林育中

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推出後,首先被批評的是其編制和審議程序的粗糙,內容被批評最多的是占預算近一半的軌道計畫,但是這個計畫還有更基本的問題要檢視,包括政府的角色、計畫目標的前瞻性、投資效益與資金市場的排擠效應等。

台灣自90年代迄今,預算占GDP的比例自百分之二十幾降至約15%,這個比例在全世界主要國家中排名是倒數的。以這樣的財務現況要提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好有一比,是以稅務上的小政府去扮演上經濟政策上大有為政府的角色,邏輯上是講不通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每年平均花費的特別預算約占經常門預算的6%,這額外增加的開支遠高於我們對GDP成長的預期。這個多出來的開支解決方法只有兩個,一個是刪減其它經常門的預算,一個是提高有效稅率。政府選擇的是那個?

基礎建設是必要性的,前瞻則帶有些臆測、承擔些風險的意味。將二者放在一起,不免違拗。計畫書的總綱是這麼寫的:「目標是前瞻未來30年臺灣經濟發展需求,因應國內外新產業、新技術、新生活趨勢之關鍵需求…。」跟新產業、新技術沾的上關係的,勉強只有數位的一部份和綠能。而這二者占總經費預算的比例只有8%。產業界對未來投射的前景如物聯網、金融科技、智慧醫療、機器人、機器學習等,除了在數位子計畫中一掠而過的人工智慧外,完全不見。至於輕軌子計畫,如果40、50年以前提也許可以叫做前瞻。這不只是文意的問題,而是計畫沒有焦點。

政府以經濟政策提大計畫,當然是希望透過乘數效果推動總體經濟。一般而言政府投資比民間投資效率差、乘數效果也比較小。但是綠能項目中政府僅投資243億,要求民間投資則高達14,278億,乘數效應高達6000%!如果達成,這將成為新凱因斯學派的經典範例。要帶動民間投資14,278億,當然要讓投資人的預期回報高於資金的機會成本,另外還要加上用綠能替代原有核能與燃煤發電的差價-從目前的綠能占總發電量的4.8%到2025年的20%,這是一筆相當龐大的費用。而這筆費用終將由電費的提昇來支付,可是計畫中完全不見綠能項目完成後電價以及碳排放量的預估。

資金市場的排擠是另一個問題。政府的特別預算8824億分佈在未來8年內,應該是在資金市場的胃納量範圍之內。但是政府的資金需求和民間的資金需求也是會競爭的。單只是綠能一項,民間資金就需14,278億,潛藏更大的民間資金需求是輕軌項目,如果達到預期效果勢將引發龐大的都市更新需求資金。這些新興的資金需求都會與現有的產業資金需求競爭,計畫中有考慮估算嗎?

如果一定要有經濟政策上的作為,我的建議是給願景、縮小規模以及集中於前瞻。特別是給願景的部分,這是與老百姓溝通最起碼的方法,畢竟連房產開發商都會在預售房屋時展示竣工後的模型給顧客看。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