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美中貿易戰 勝出的做老大!  

2 十月 , 2018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分析國與國之間的爭端也好、磨擦也好、全面戰爭也好,主要有兩個觀察座標:一是意圖,一是能力。能力大致可以評估,意圖卻很難判定,這就是媒體與學者爭論不休的基本原因。國家意圖-不全然是,但-常常表現在領導人的個人言行上。

川普天天照三餐發推特,嘴巴比腦子快,想什麼就說什麼,但是根據《紐約時報》連續一年多的追踪報導,川普大帝根本說謊成習,毫無顧忌;但是要注意,他並非每一句話都是謊言,這就厲害了,實話中夾著謊言,外人怎知道他哪一句是放煙霧、哪一句又並非戲言呢?

習總比川普穩重多了,貿易戰升溫以來,六月底接見美商高階主管時,說過「In our culture, we punch back」(我們會回擊)這一小段狠話,那是在美國500億+2,000億關稅分別壓下來之前。三個月後的幾天前,習總才又在黑龍江視察時對貿易戰表了態:「先進技術、關鍵技術越來越難以獲得,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上升,逼著我們走自立更生的道路。」根據這僅有的兩段話,還是透過媒體轉述的,就能判定中國真的要「奉陪到底」嗎?

根據「80%的情報都是公開資訊」之規則,中共的真實意圖,也可以從很多其它的資訊中分析出來。譬如上個月26號,中國的「全球化智庫」在美國華盛頓開了一場研討會,提出「中美貿易關係和挑戰:過去、現在、將來與政策選項」報告,似乎透露了中共目前的態度:希望限制中美貿易戰的範圍,不要讓它擴大到其它領域。

首先,報告把中美之間的關稅戰定義為「貿易爭端」。其次,它預測未來有三種可能結局:一,中美兩國達成協議,終止相互關稅制裁;二,中美貿易爭端將長期存在,並持續一段時間;三,中美持續相互增加關稅直至發生全面貿易戰。

開宗明義把貿易戰定性為只是「爭端」,明顯是想降溫。預測一表示仍未放棄談判,只是為了對國內民族主義有交待,中國不能太早讓步;預測二則是為預測一鋪陳,要靜待適當時機才談判,譬如美國中期選舉出來,川普的共和黨在參、眾兩院的實力消長塵埃落地後再談;預測三是再次呼應破題,表示最壞也就是全面貿易戰,而且只是在關稅層面,這透露出中共不欲擴大的意圖。

中共為什麼不想全面與美國爭鬥呢?因為「富強」大業還未完成啊。

毛澤東讓中國人站起來了,鄧小平讓中國人富起來了,富到外滙存底世界第一了,但是,還不夠!從清末的學者官員魏源、到光緒皇帝與慈禧太后、再到梁啟超、孫中山、陳獨秀、蔣中正,他們追求的目標除了富,還有一個字-強。

越是為「百年國恥」感到撕心裂肺的中國人,越能在政治與社會層面做出個人犧牲-沒有國怎麼會有家呢?這種心態為習近平追求「兩個一百年」的強國目標賦與了正當性;因此,也才能了解習總提出「自力更生」呼籲的底層意識-美國與百年前欺負中國的西方列強,本質沒有不同,就是看不得中國強大起來。

「自力更生」若成功了,美中貿易戰就是冷戰結束後最大的國際結構變動前奏。按「結構現實主義」的定義,這個世界的格局可以是單極的-譬如前現代的大清帝國在東亞獨強、蘇聯倒台後的美國稱霸世界,也可以是二元的-譬如冷戰時期的美蘇兩強對峙,甚至是三強鼎立或五強並存;「極」或「元」就是最強國的數目。如果中國強到能與美國平起平坐了,那國際格局就是二元的,遊戲規則可不是你一方說了算;反之,若中國與美國還差一個級別,那國際格局就仍是美國主導的單極體系。

中國官學界常常異口同聲強調:中國強起來也絕不稱霸。其實非常合理,因為即使要稱霸,也是下一階段的目標,現在還在邁向二元結構的途中,只是,美國挑起貿易戰,就算原先真的只是為了平衡美中貿易逆差-這又是一個意圖難料的例子-現在這種打法,卻真像是要抑制中國崛起。列寧建構了「進一步,退兩步」的理論與操作手法,中共熟爛於胸,在美中貿易戰上先退卻,不擴大,應是合理的戰略。

只是,時機與藉口,要很小心選擇罷了。

photo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usiness”>Business vector created by Alekksall – Freepik.com</a>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