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林穎佑

習近平的將星錄

14 六月 , 2017  

銘傳大學國際事務與外交學程兼任助理教授  林穎佑

近期解放軍軍改又邁入新階段,自2016年年底中共宣布進行脖子以下的軍改以來,對於中共集團軍的規模與編制一直都有改革的呼聲。而在2017年5月,中共也宣布將過去集團軍的番號取消,而是重新以71-83等新的部隊番號取代,其中過去隸屬於解放軍空軍的空降15軍,也在改制成空降軍後可能也會納入上述的集團軍中。集團軍改組的最大目的,在打破過去各集團軍的歷史包袱,特別是不少集團軍都已自成派系,甚至與政治人物有所牽連,如過去14集團軍與薄熙來之間的關係。此外,自推動軍改以來,無論是四大總部的改組或是大軍區轉戰區,都可以見到習近平對於解放軍此一龐大體系的改組,試圖打破過去積習。如行之有年的貪腐體系、傳統陸軍作戰思想的軍區制度,這些脖子以上的問題,都在2016年的軍改中逐一產生變化,也連帶的影響到人事異動。

自軍改以來,不少解放軍人事異動都出乎外界意料。就變動性來看,可以說傳統的接班梯隊發生變化,不少當時的明日之星都逐一退出江湖,無論是急流勇退杯酒釋兵權或是有其他內情鬥爭,都象徵世代交替,新的將星將在十九大前後逐一浮現。未來的人事安排,可能會在趨向年輕化,特別是在現任集團軍司令此一階層(大多為少將、正軍級)都是明日之星。其中可以注意到的是這些將領都有以下特色:

一、年輕化

大多都是1960年後出生的新將領,當然這也代表過去前面梯隊將領其在晉升將官的重要關口,剛好都是徐才厚與郭伯雄把持解放軍高層的時候,因此現任高階將領(正大軍區上將)可能都難逃與此兩人有關。從海軍沈金龍躍昇為海軍司令員就可看出,其跳躍式的晉升一下越過過去傳聞中的眾人,也代表過去熱門的名單可能都有貪腐的問題,至少其能力並不獲習近平欣賞。此外,藉由越級拔擢年輕將領在政治權力的考量上,也有穩固軍中支持的意涵,甚至代表習近平勢力在未來依舊能發揮影響。

二、實戰化

除沈金龍在南海建設上頗有實績之外(2014年9月就在南海艦隊擔任副司令),在南海海空密集與美軍接觸之時,並未擦槍走火或是引發其他可能「喪權辱國」行為,都是對其仕途的加分。而現今的共軍重要將領,許多都有懲越戰爭的資歷,如高層的軍委副主席許其亮、裝備發展部部長張又俠、中層的陸軍司令員李作成、西部戰區司令趙宗岐(前述都為上將)、甚至80集團軍軍長王秀斌少將亦有參加過老山戰役,而戰略支援部隊司令高津更是有參與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

三、國際化

現在的解放軍已非過去小米加步槍的土八路,軍事外交已經是解放軍重要的任務。同時在解放軍軍改的過程中,除學習美軍在聯合作戰上的實績之外,與解放軍具有類似軍隊體制的俄羅斯軍隊在歷次改革中的教訓與經驗,更是解放軍軍改過程中值得借鏡的對象。多半解放軍將領都有留俄經驗,值得注意的是現任西部戰區副司令劉小午中將,1960年出生,且曾留學美國曼哈頓大學,未來前景值得觀察。

歷年來八月一日前都是解放軍將領異動的時候,特別是晉升上將名單,今年的新名單格外受到注目,最大的原因還是在於要掌握中國大陸政治,必先掌握軍隊。毛澤東曾說:政治路線確定之後,幹部就是決定的因素,如今軍改路線確定後,新的解放軍接班團隊也逐漸浮上檯面,但新的團隊是否能跳脫過去解放軍的問題,在新制度下是否又會有未知的麻煩發生,這仍需要時間來證明。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