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J(錢世傑), 專欄作家

老人年金、長照費用與資源分配

23 十月 , 2015  

山林中荒廢的法律小屋版主 錢世傑

老人與選票

最近在網路上,忽然又流傳出一段4年前的影片,當時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到處拜票,一位鄉民代表跳出來提出兩個條件,第一個條件是「一定要當選」,第二個條件則是當選後老農年金加到七千元,蔡英文均微笑以對。影片讓人尷尬的地方,則是這位鄉民代表喊當選口號時,居然是喊「宋楚瑜」,讓現場氣氛呈現前所未有的凝重。

為什麼候選人總是喜歡不斷加碼福利政策?

大多數的民意代表都希望爭取發放愈高的金額,只要是在其任內所達成,當然就可以作為選舉最好的宣傳。我們社會是採取平等投票,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剝奪選民的權利,恐怕難以要求選民投自己一票;所以,大多數的參選人都會想辦法以「政策賄選」,有稱之為「政策綁樁」。

爭取選票,是目前許多政策形成的背後因素。

這就好像是媒體一樣,有些媒體為了收視率,腥羶、情色內容當道,當大家紛紛以道德感責難之際,卻發現這些媒體的收視率非常驚人。為了搶奪有限的廣告分配,於是乎其他媒體不得不下海學習,並以現實環境來掩飾自己的尷尬處境。

同樣地,政治環境也是一樣,當大家發現「政策賄選」是有效的,老農年金從一千起跳,明年兩千,大後年三千,到現在喊到七千,未來還可能更高,喊的人只想到這樣子可以騙到選票,卻拒絕思索是否會壓縮到資源運用的問題。每年各級政府的預算資源有限,如果我們拒絕面對,不進行有效與合理的分配,只會讓自己與下一代吃盡苦果。

沉重的老人年金壓力

十月份,天下雜誌有一篇文章,探討日本人退休後變貧窮的現況。該篇文章的重點在於退休老人單靠年金度日,退休後的年金收入,遠低於工作時的收入,但增加了照護醫療費用,持續給付的住宅貸款,甚至於還有啃老族的費用,都讓許多日本老人陷入困境。許多人被迫偷竊,也有許多人生病不敢就醫,餓到不得已才去超市購買快過期品果腹。

筆者曾多次到日本旅遊,第一次赴日就讓人很訝異。半夜時想要去夜探公園。來到了漆黑的公園中,居然發現還有很多人,這些人都進出於許多帳篷。這些帳篷看起來不太像是臨時搭建,感覺像是供民眾長期居住。

當時覺得很怪異,隔天早上又去公園看了一下,藍色的帳篷散布各角落,應該是遊民的民眾,讓我很訝異這些民眾居然可以在公園裡面,搭起了帳篷長期居住下來。這些應該是房屋租金過高,使得許多民眾被迫流落街頭,這幾年再去了日本幾次,發現問題沒有改善,不只是年輕人,老年人的生活如同文章中所述,愈來愈艱困了。

同樣的老人安養問題,似乎也在台灣複製。

為了讓老人能夠安養晚年,除了前面提到的老農年金,各個縣市不管財政是否有困境,也都有不同名目的老人年金,有些是按月發放,有些是佳節敬老金。像是最近引發爭議的台北市重陽敬老金,因為市政府決定明年調整為只發放中低收入戶與大於99歲之人瑞。理由有二:

  1. 市府認為這是屬於「一次性發放」的政策,這種政策發完就沒了下文,對於老人福利的長期規劃並沒有正面效益。
  2. 今(2015)年1月65歲以上人口超過14%,5年後,預計會超過20%,如果重陽敬老金不做改變,將會從7億增加到10億,排擠其他資源的運用。

如同我在9月25日所寫的專欄文章,老人化社會即將來臨,加上「少子化」所引發勞動結構問題,國家經際競爭力將會有所隱憂,再加上最近大家談論的軍公教、勞退基金破產的議題,財政惡化已經是可預見的未來。

財政資源將會變小,效益分配將更形重要。

總統候選人有解決良方嗎?

明年的總統大選,兩大主要政黨分別由朱立倫與蔡英文出線。(朱立倫因為剛替換掉洪秀柱,尚未有具體政策提出,相關新聞也未見有明確資訊,因此暫時以蔡英文所提政見為主。)蔡英文在其競選網站中提出「長期照顧」政策,筆者所關注的財源議題,整理出其所謂的「穩定財源」,應該是指下列內容:

  1. 開徵多種指定稅收,但並沒有明確指出多種的範圍是什麼。從網站中的描述,蔡英文似乎是希望高所得者承擔多,低所得者負擔少,偏向於課徵「富人稅」來解決問題。
  2. 為了避免增加薪資階級負擔,反對附加於健保收取長照保費。
  3. 利用政策工具,鼓勵民間非營利組織參與長期照顧服務的提供。
  4. 政府與人民共同分擔財務責任。

上述內容,可以濃縮為以政府補助、利用民間資源、富人稅的概念為主軸。利用民間資源本文暫且不論,政府補助還是回到一樣的問題,補助的資金來源是什麼?似乎蔡英文所提者,比較明確的項目是「富人稅」,但如同證所稅一樣,建立課徵證所稅的制度,不但沒課徵到,反而降低了證交稅的稅收;又如同遺產稅,有人戲稱「暴斃稅」,經過稅務規劃的有錢人,政府幾乎課徵不到富人太多的遺產稅,只有突然往生的富人,因為來不及規劃完畢,所以被課徵大筆稅收。

綜上,蔡英文所提的稅收來源是富人稅,真的課徵的到嗎?

動動腦,有方法改變嗎?

各種現象顯示,台灣的未來呈現一種結構性的變化,而且這個變化是讓人憂慮的。在本篇專欄文章的最後,我要提出一些初步的建議,提供總統候選人參考,希望勇於撇開在選票壓力下,提出真正有利於未來的政策,將有限資源作合理的分配:

  1. 現在不改革,以後更困難:從選票的角度來說,老人的比例上升,未來將因為老人選民比例提高,要降低老人不合理的福利制度,將會更形困難。現在,應儘早改革,在有限的資源中,建立合理的老人福利制度。
  2. 附加於健保收取長照保費,並提高補助門檻:依據健康保險署網站的資料,目前的制度以達到一定年齡或符合一定資格者才有補助,所以附加於健保收取長照保費,原則上屬於全民(包含老人)負擔。但因為長照費用主要用在於老人身上,依據使用者付費的原則,政府補助讓老人降低負擔的條件應該更形嚴格,有些縣市對於達到一定年齡就可以補助健保費的條件,應該予以刪除與提高門檻,限制在以中低收入戶為主要的補助標準。
  3. 另徵老人稅或提高自費項目:因為勞動人口與老人的比例逐漸惡化(扶老比),因此,整體社會照顧老人的資源將逐漸萎縮。自己的福利自己救,大部分的老人還是有收入來源,針對一定年齡以上之老人,尤其是所得替代率過高,或月退俸高達一定金額者,可以課徵較高的老人稅。此外,還可以營利的方式經營老人機構,針對特定服務項目提高自費比例,增闢更多的財源。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