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徵蔚

自由經濟的玻璃舞鞋,怎能給韓穿上!?

15 五月 , 2019  

健行科大應用外語學系副教授  陳徵蔚

韓國瑜提出「自由貿易經濟示範區」構想,被叮得滿頭包。

事實上「自由經濟」的精神,原本就是世界趨勢,民進黨在2003年就曾通過《自由貿易港區設置管理條例》,其中兩項主要精神,就是透過租稅優惠吸引國外企業在台進行倉儲物流;同時,在產品過境台灣之際,可進行簡易組裝加工。

光是「過境加工」一項,就有令中國貨物來台「洗白」的疑慮。不過,透過配套監控,在台灣加值加工比例不超過35%,就可避免「洗白」。由此可知,自貿區與自港區「自由經濟」的精神並無二致,只要方向正確、管理得宜,兩黨無須惡鬥,在協商配套、管制作法以後,自可全心拚經濟,全民受惠。

但是問題在於,雖然「自由經濟」是共識,這隻「玻璃舞鞋」過去不可以讓馬英九套上,如今更萬萬不能由韓國瑜「收割」,再怎麼樣,也得由民進黨的「女兒」來穿!

從行政院長蘇貞昌的「四個不可行」,經濟部長蘇建榮的「全國性問題」,到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所謂「自由經濟島」,都指向同一個結論:「自由經濟」非但沒有不好,正是因為太好了,怎麼可以獨厚高雄!?要嘛就全台灣一起來!

一旦高雄真的「發大財」,韓國瑜豈不更是功高震主、所向披靡!?這萬萬不可!

倘若「自由經濟」是趨勢,如蘇建榮、賴清德所說是全國性問題,那麼民進黨不但應該贊同韓國瑜,而且現在就要大刀闊斧,全國實施;特別是民進黨如今執政,真要改革,實施自由經濟,哪裡能夠不水到渠成?

問題就在於,民進黨「逢中必反」的神主牌,基本上就與自由經濟牴觸。要貨暢其流,自由是趨勢。然而一旦自由程度太大,民進黨憂心「中資滲透」就可能發生。為了防堵中共統戰,民進黨只好鎖國,寧可貨出不去,人進不來,也要防堵中國。

民進黨防堵甚嚴,中國就沒有入侵了嗎?事實上,我們把自己關在門裡,別人卻在門外斷我們後路。自稱「辣台妹」的蔡英文執政至今,邦交國掉了五個。台灣過去在WHA勉強還能當個觀察員與會,如今別說參加國際組織,連受邀都難。東奧正名,台灣選手不用「中華台北」當然好,問題是民進黨有能耐幫助他們,出得了國門嗎?

更諷刺的是,蔡英文家族在中國的投資不少,如正中、富鈦、東道;蔡英文本人雖未參與經營,卻也沒放棄繼承股份。管他新台幣還是人民幣,只要放進口袋就好。這樣的行為大家不陌生,當年領18趴又罵18趴的,難道不是同一個人嗎?

台灣在門內孤芳自賞,成天擔心別人侵略,一天到晚為了被「矮化」玻璃心,中國同一時間卻大開大闔,不但強化東協合作,同時也持續增加國際影響力。在2000年,高雄港曾經是世界第三大港,如今,高雄港屈居全球第15位,遠遠落後第2名的新加坡、第6名的釜山。

世界前10大港口,中國佔了7個。請問,台灣憑什麼自我感覺良好的認為,中國貨一定會想要到台灣「洗白」?東南亞有多少國家排隊爭著幫中國「加值出口」,趁機海撈一票,台灣分得到一杯羹嗎?也難怪經濟部次長說,《自由貿易港區設置管理條例》實施以來,「需求量很小」。在行政流程不簡化、效率不提高之際,「租稅優惠」這種小利益,如何吸引大投資?在擔心韓國瑜「引狼入室」之前,先擔心這匹狼願不願意進來吧!

當中國與美國角力之際,台灣非但無力忖度如何利用矛盾贏得利益,反而只能思考如何不被當作夾心餅乾波及,這樣的處境令人難堪。而民進黨在台灣,除了利用「親中賣台」抹黑政敵,究竟如何伸張了台灣的主權,又如何為台灣拚經濟?或許韓國瑜提出的主張是「區域性」的,沒有放眼全台灣;但是身為執政黨,蔡政府難道不該向母親一般,協助高雄成長,同時從高雄開始,讓自由經濟的果實外溢?然而,我們看見的民進黨,卻彷彿童話故事裡的後母一般,自己的兒女不成材,更見不得灰姑娘贏得玻璃鞋。而台灣,就在這樣的內耗中,消磨殆盡。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