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瀚興

英雄比氣長,老K要振作!

14 一月 , 2020  

王瀚興  律師

總統大選落幕,韓市長大敗,蔡總統大勝;泛藍陣營檢討聲四起,或認韓君躁進,或認九二共識拖累選情云云,筆者亦容有意見,供大家參酌。

韓市長該負全部責任?城濮之戰後,晉文公仍憂心忡忡,屬下問:「我們不是大贏楚軍?」晉文公說:「我聽說,只有聖人戰勝後能心安,子玉尚在,我怎能心安?」其後,楚王對子玉躁進與晉戰,大發雷霆,子玉恐懼,於是自殺。晉文公說:「我在外面打戰爭,楚在其內誅戰將,內外相應啊。」聞訊大喜。

今韓市長或因:大勢所趨、眾人擁戴,接下大選重擔,在一連串打壓與抹黑,尚能讓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再次飄揚於臺灣島內,雖說「敗軍之將不言勇」,然高雄市尚在,五百多萬民氣仍存,若起而批韓,放任其遭罷免,而孤立無援,不僅精神分裂,更傷選民情感。

試想:韓成了子玉?你我當回蠢楚王,讓對方的「晉文公」樂不可支?將民氣寄託者,棄置如敝屣,豈非自斷臂膀?

是九二共識陳腐,拖累選情云云?甲午戰爭,清將葉志超的「兩個逃字」,恰做註解:葉志超與聶士誠,先鎮守牙山,然因中日豐島海戰失利,預計退守公州,寡不敵眾,兵敗撤往平壤,乃「戰敗之逃」。未料,葉膽大包天,回報大勝,加官進爵,竟出任「總指揮」!平壤合兵,中日皆為一萬六千兵力,守方有主場優勢,地形、彈藥、存糧,鹿死誰手,尚未可知;然左寶貴英勇犧牲後,葉志超居然棄守平壤,逃回中國境內,乃「不戰之逃」。

總之,清軍甲午陸戰,總結兩個「逃」字。前者的逃,帶來低落士氣與恐懼情緒;後者的逃,則枉顧責任氣節!

今蔡總統得票八百餘萬,立委實質過半,乃完全執政,若說國黨與支持群眾一時遭挫,尚情有可原。但若同樣彌漫失敗主義,怨天尤人,只有「敗戰之逃」,焉能再起?況且,九二共識,乃蘇起教授所創,針對北京臺灣雙方歧見,創出模糊空間,馬總統也沿用,乃互信基礎。

今憲法增修條文尚有「統一」字樣,大陸與臺灣,憲法與兩岸關係條例也明文規定「一國兩區」,九二共識或可賦予新內涵,但若無底限,拋棄遵憲、護憲正理,不攘臂而起,反丟盔卸甲,無異「不戰而逃」?

再者,葉志超詐降,於撤退時遭日軍埋伏,死傷慘重;放棄中華民國憲法,企圖和稀泥,藍軍豈能逃綠營的「宜將剩勇追窮寇」,將中華民國法統與國民黨,合圍全殲?

最末,適逢蔣總統   經國先生,逝世32年,他〈永遠與自然同在〉一文引用其師吳稚暉的話,大意如下:有回我與他人生氣,一天不吃飯,老師勸經國先生:「你這樣生氣也沒有用,你的對手就是要你生氣!不幹!」頗具有深意。各位長輩們,是否都忘了?「英雄比氣長,老K要振作!」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