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 專欄作家

華僑,是台灣的負擔,還是資產?

28 三月 , 2016  

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主任 包正豪

台灣的僑務政策到底應該以「華僑」或「台僑」為重,近來又是沸沸揚揚的問題。開這槍的,是時代力量的林昶佐,其基本立場是將傳統意義上的華僑視為台灣的負擔。所以才會在質詢僑委會時,表示兩岸爭取的僑胞是重疊的。並指控「很多貪婪的僑社是我方與中國的僑務資源通吃,若再加上他們旅居本國的福利,這種人等於享用了三個國家的納稅錢,實在荒謬!」所以不應該是「兩千萬台人服務四千萬華僑。要求『僑胞』必須嚴謹定義,不能把人民納稅錢丟進模糊無底洞。」從林昶佐臉書的字裡行間,大概可以推敲出他的想法是:從台灣移民出去的,大概才是林昶佐所謂的台僑。那些早期自中國大陸移民出去的,就是華僑了。加上時不時的媒體報導海外僑胞返台使用健保的新聞,似乎更強化了「貪婪的(華)僑胞」的印象。

雖然這兩者之間並沒有必然相關,因為誰也不知道返國使用健保的,到底是華僑還是台僑。那也不是林昶佐或是其他社會輿論的焦點。所以個人並不想要糾纏於這種高度意識形態的爭辯,而嘗試從一個親身體驗和海外實地觀察的角度,來討論華僑到底是台灣的負擔,還是資產。

馬來西亞的華人,是廣泛意義的華僑。由於馬來西亞政府的文化歧視政策,拒絕承認華文教育機構的文憑,所以許多馬來西亞華人便將子弟送往海外,特別是台灣,來受高等教育。早在1970年代初期,這些來台受高等教育後返國的馬來西亞留台學生,即紛紛成立校際性或區域性的同學會。而在1974年正式成立「馬來西亞留台校友會聯合總會」(簡稱『留台聯總』)。依照林昶佐的定義,這些人肯定不算是台僑的。因為他們都是百多年前中國移民的後裔。但是留台聯總及其所屬分會(遍佈馬來西亞全國13州,東馬的沙巴和沙勞越也在內),每年都舉辦台灣高等教育展,竭盡所能地替台灣高校招生。馬來西亞的華文獨立中學(慣稱為獨中),沒有獲得馬來西亞政府一分錢的補助,完全仰賴當地華社的捐助和學費收入,維持學校營運。到這些獨中參訪,每一棟樓、每一間教室、每一張桌椅都是馬來西亞華人點點滴滴捐贈的。當大陸政府開始大力拉攏這些獨中,捐贈大批書籍時,這些獨中的師長們還是積極鼓勵學生畢業後到台灣念書。為何?因為留台聯總和所屬分會已經在馬來西亞形成一股極其綿密又團結的網絡。所以來台灣念書的馬來西亞學生,返回馬來西亞後,無論就業還是創業,都可以從這個網絡當中獲得協助和支持。

可以想像留台聯總會長選舉是馬來西亞社會當中的重大事件嗎?是媒體矚目的焦點。因為留台聯總已經是馬來西亞社會當中舉足輕重的組織,不僅在華文教育上有影響力。成功殷實的企業家和綿密的社會網絡,讓留台聯總能夠影響經濟,甚至能替政策發聲。留台聯總的親近台灣,讓台灣的外交在馬來西亞有較大的揮灑空間。這是歷任外交部派駐馬來西亞代表和僑委會官員所無法否認的事實。講白一點,沒有這些馬來西亞留台學生的幫助,台灣在馬來西亞的外交是寸步難行的。就在3月19日,馬來西亞留台淡江校友會成立廿周年。就在廿周年慶的會場上,淡江校友會捐贈母校300萬台幣。這些留台校友都不是富商鉅子,都是一般中小企業主或是受雇者。300萬也許不多,但這種親近台灣的向心力是難以用金錢來衡量的。

再讓我們回到最初的問題,華僑是負債還是資產?至少從馬來西亞的個案來看,他是非常有價值的資產。如果我們短視或濫用這些社會經濟資本,甚至是敵視他們,是在自掘墳墓。唯有善用這種媒介,更進一步地打進多數族群所宰制的政治領域,才能實質地增進台灣的利益。所以,華僑可以是很有價值的資產,而且絕對不是負債。答案應該很明顯了。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