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蒙古總統大選中的郭董與民族主義?

10 七月 , 2017  

專欄作家  烏凌翔

蒙古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上個月26號投票,本月8號知道結果。不是因為它地廣人稀-土地是台灣的44 倍大,人口只比高雄市多一點點,而是按照1992年民主化之後通過的新憲法,跟大家熟知的法國一樣,是採取兩輪投票制的,確保不會出現像陳水扁第一任那樣的少數總統。蒙古也是半總統憲政體制,跟台灣很類似。

第一輪三強鼎立:「蒙古人民黨」-你可以想像成台灣的國民黨,在冷戰時期保持一黨專政,直到被民主化之風潮「蘇東波」吹成多黨制;「民主黨」-你可以想像成台灣的民進黨,由一群街頭運動出身的年輕人組成,經過政黨輪替,嘗過權力滋味,因此也快速腐化;最後是從人民黨分裂出來的「蒙古人民革命黨」- 台灣第三勢力政黨來來去去還不少,所以,隨便你怎麼想像。

第一輪選情極緊繃,人民黨僅僅以1,849票擠下系出同門的人民革命黨,後者指控人民黨舞弊、至少灌了一萬五千票,要求一個特定選區重新驗票。人民黨在去年此時的議會大選中,中央及各省都狂風掃落葉式的大勝民主黨,按半總統制憲法,現在算是執政黨,確實有機會、也因此被指控做票。

第一輪以10萬票差距明顯領先的是民主黨候選人 Kh. Battulga,他的個人魅力十足,曾任國會議員-這只是三位候選人皆備的門檻資歷-與道路城建部長,身材碩壯,曾是知名柔道冠軍,更重要的是,現在還是一名成功的企業家,一手打造了一座成吉思汗公園與蒙古歷史文化博物館,高達40公尺的聖祖成吉思汗銅像聳立在草原上,幾公里以外都能看見。

中國媒體強調他第一桶金是從中國進口電子產品賺到的,暗示他與中國關係良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他的座車是賓利倒是不假。你可以把他想像成在大陸事業宏大的郭台銘。

擠進第二輪的 M. Enkhbold 是執政黨主席,他去年領導人民黨大勝,有資格擔任總理,但他讓賢給黨內同志,自己委身於國會議長一職,維持曝光率與影響力,志在大位之心昭然若揭。雖然首輪輸給Battulga十萬票,還可寄望人民革命黨選民像去年唾棄民主黨一樣,把票轉移給他,但是今天開票的結果,民意如流水,再度敗下陣來。有趣的是,差距仍是十萬票,看來人民革命黨的選民分裂的很平均?

Battulga跟Enkhbold的競選口號與包裝手法,幾乎相同,口號一是「蒙古必勝」、一是「團結的蒙古必勝」,二人經常穿上傳統蒙古袍亮相,言論活動也多以傳統文化為元素,譬如到草原騎騎馬。值得注意的是,二人都強調蒙古的「地域完整」(the territorial integrity),這一點困惑了一位加拿大的政治學者:為何跟兩大鄰國似乎都關係良好的蒙古,卻這麼擔心國土的完整呢?他不太有把握的猜測與民族主義有關。
如果你去蒙古,一定要強調你是Taiwanese,不是Chinese,後者在他們的語彙中是「漢人」的意思,與其說他們仇視-不如說畏懼Chinese。加拿大學者不懂中文,不知中國網民天天宅在家中做大一統中國夢發出的帖子有多少,內容不外乎恨不得蒙古立刻宣佈「回歸祖國」;中共政府公開強調自己會和平崛起的宣示,都被這些網民「破功了」。

如果你去蒙古說自己是台灣人,搞不好還有人會感謝你:「謝謝你們還堅持著,不像香港、澳門,萬一你們也擋不住了,下一個就輪到我們了」。

夾在人口眾多、都擁有核武、一個正在追尋舊日榮光、一個正在崛起的兩個國際強權之間的蒙古人民,只不過想要謀求更好的物質生活,這樣的處境與心態,讓我想起李宗盛為趙傳寫的〈我是一隻小小鳥〉中有兩句歌詞:「生活的壓力與生命的尊嚴哪一個重要」。

成吉思汗的子民啊,你要如何選擇呢?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