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李祖舜

蔡主席為連任總統選戰的難看吃相

16 十一月 , 2017  

資深媒體人 李祖舜

從南太友邦訪問回國的蔡英文總統、為了這趟連換三機的奢華之旅挨了媒體不少罵,因此選擇低調神隱,保持靜悄悄;不過,要負責主持民進黨黨務的蔡英文主席,卻是採取高調大動作,透過賴內閣決定將農田水利會改制成公務機關,停辦會長與會務委員選舉;但此舉卻是動機詭異、問題叢生。

蔡主席對農田水利會祭出招安納編的手段,表面上是搬出此舉攸關國家水資源利用效率提,與全國農田灌溉建設永續發展的漂亮理由,但事實上說白了,就是為了明年底的地方選戰,還有兩年半之後的總統大選連任,再次將黑手伸進了地方基層農業水利團體,以鞏固自己的選戰基層椿腳。

將農田水利會改制成為公務機關,最大的問題就是機關改制,那現有員工能否隨同改制一併轉變成公務人員任用?這個問題不必詢問考試院,也可以知道答案就是不可能。當年為了勞保局與健保局約聘金融雇員能否隨兩機關改制而轉任為公務員一事,就曾引發當時的考試院長關中痛批是「黑官漂白」,嚴正否決。

如今蔡政府如果想甘冒大不韙,藉著將農田水利會改制成公務機關之便、一舉將所有會務人員轉成正式公務員,恐怕會招致來自考銓單位更為激烈的反彈。但如果只是將單位改制,但現有人事維持民間身份不變,又將形成人民假扮公僕、執行偽公權力的荒謬狀況。只要現有人力定位問題無法解決,蔡英文企圖收編農田水利會的夢想就會踢到大鐵板。

再者,目前全國17個農田水利會所擁有的灌溉溝渠設施,有近半數的土地是農民的私有財產,如果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首當其衝必須解決的問題,就是是否要徵收這些水利設施用地,如果要徵收,恐將引起所有人的群起反彈抗,倘若改以承租方式,以現有政府捉襟見肘的財力,能夠承擔天文數字的租金嗎?這個問題若無法解決,奢言改制水利會也將製造基層農民更大的困擾。

想要將農田水利會改制成公務機關,還要面臨的另一個難題則是歸屬權的問題,目前農田水利會雖屬於公法人,由農委會管理,但牽涉到農地灌溉用水的資源調度問題,又經濟部管理,形成雙頭馬車,如果要改制官派,恐怕在事權統一上還要面臨一番跨部會的拉鋸爭奪,又將引發一場部會的權力鬥爭廝殺大戰。

在談完了改制所需面對的法制層面問題後,其實要將農田水利會搖身變成公家戰,說白了還是為了選票考量,以往定位為人民團體,選舉自己的會長與會務委員天經地義,一旦改為公務機關,會長與會務委員改為官派,就宣告剝奪了基層會員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形同架空了利水利會會員的既有權利。

蔡政府搬出農田水利會選舉常有人為因素介入,地方派系綁椿買票文化的弊端,所以應該透過改制的改革方式來解決這些陳痾。這種說法其實似是而非,如果真的說得通,那全國的農會與漁會選舉,還有地方基層民代選舉,也有傳出地方派系介入、買票綁椿的情事,難不成也全部都要靠改制官派來一併解決?

蔡政府如果認為農田水利會選風不佳,應該是責成檢調單位嚴加查賄,防堵買票罪行,至於派系干預的問題,則需靠政治力來解決政治問題,而不該用法令規定強行改制,否則,只會予人想藉機對農田水利會權力結構進行洗牌,徹底拔除非我族類樁腳的質疑。

在十多年前前總統李登輝執政時期,立法院曾有意推動修法將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但最後還是不了了之,顯示相關改制問題牽涉層面甚廣,在缺乏會內一致共識,以及凝聚社會共識之前不宜盲動譟進,否則必將遭到不同立場者的強力反撲。

選擇沉默的蔡總統,或許可以透過另一個分身蔡主席,去硬幹她以總統身份不便介入的人民團體綁樁固票行動,但只會更讓人看出她急欲鞏固連任危急選情的難看吃相。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