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 專欄作家

蔡英文政府面對恢復原住民族歷史正義的幾項挑戰

4 六月 , 2016  

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主任 包正豪

民進黨政府正式接手國家機器才短短幾天。雖然從風向上來看,原住民運動對民進黨政府似乎不該有太多的期望。但是畢竟蔡英文總統已經不只一次承諾要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而原住民社會與漢人有進步思想者,總還是有所期待的。然而蔡總統並非聖君,無法憑藉一人之力去扭轉整個扭曲的體制,更遑論會受到反對逆流的挑戰。因此,如果蔡總統「真心誠意」要向原住民族道歉,並恢復歷史正義的前提下,個人想要提醒蔡總統面對原住民族主權/權利要求時,可能會遇到的難題。

民進黨/蔡英文政府第一個面對的挑戰是來自基層草莽的黨內逆流。「平地居民權益促進會」(平權會)由台灣山地原住民鄉內的非原住民所組成,以「全面開放原住民保留地自由買賣」為主要訴求。一旦開放,漢人的政治與經濟優勢,將徹底入侵原鄉地區,而會造成原住民權利運動的大倒退。平權會和民進黨部分政治人物是互利關係。前者捐獻資源供養政客,後者為之代言向政府施壓。如果蔡英文主席/總統不能夠堅守立場,放任支持平權會的黨內派系,而在政府體制內將「墾殖行為」合法化的話,那所謂「向原住民族道歉」就真的只是廉價的政治語言而已。

其次,是民進黨如何調整過去「閩南沙文主義」的論述,並化為具體實踐。長期以來,民進黨的反對策略是將國民黨視為外來政權,而將其窄化成為外省族群利益的政黨,試圖喚起「台灣本土意識」來作為自身發展的意識形態基礎。但在論述過程當中,台灣人的定義逐漸狹義化,變成僅有閩南族群是台灣人的感覺。但在漢人墾殖歷史當中,原住民和閩南人的關係恐怕是最不好的。愈是強調閩南沙文主義,愈是將原住民推離開。反映在選舉支持上面,就是原住民普遍不傾向支持民進黨。然後根據這個選舉結果的「客觀事實」,民進黨再來責難/抨擊原住民是「被收編/無知/泛藍鐵票」。這樣的發展是不健康的。

民進黨本身也清楚這個問題,所以正在開始調整論述當中,淡化閩南沙文主義色彩,而強調原住民與漢人之間是「先來後到」的關係,企圖至少在論述上把原住民的「地位」和漢人拉平。「先來後到」的說法是另一種合理化漢人墾殖行動的包裝。本質上並未承認原住民是這塊土地的主人地位。作為總統和執政黨主席,蔡英文應當負起責任,去檢討並改變這帶有濃厚閩南沙文主義的意識形態論述方式。如果閩南沙文主義的幽靈,持續在民進黨人的心靈天空當中遊蕩,那麼所謂對原住民族的道歉,不就很諷刺地成為對原住民族的侮辱!

最後,面對族群利益衝突時候的「義利之辨」。前述兩點都是心態上的調整,或許需要比較長時間的說服與實踐。但現在民進黨/蔡英文政府有機會站在歷史高度,透過政治手段來讓漢人墾殖政權,誠心面對過去且現在仍然持續當中的不正義歷史。把「原住民歷史正義的恢復」納入《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討論,就是起點。不必拿歷史正義和轉型正義的蛋頭學術定義來搪塞。就該把這兩者放在一起,藉由政治壓力來強迫漢人墾殖政權來思考如何具體地恢復歷史正義。所謂在總統府設置專屬委員會討論研究云云,不過是緩兵之計。不在具有立法權的國會討論並將其化為政策,而求諸於無合法地位而實質功能曖昧不明的「虛構組織/委員會」,這實在不能算是對原住民族的實質道歉,而更類似於欺騙。但是,集行政/立法/黨務權力於一身的蔡總統,可以輕易扭轉這個逆流。只要蔡總統讓原住民族歷史正義和威權轉型正義一起討論立法,就能夠讓漢人墾殖政權裡的政治人物正視原住民族的需要與要求,進而反思墾殖主義和閩南沙文主義的歷史和現在錯誤。

這些是民進黨/蔡英文政府面對原住民族主權要求時,必須要嚴肅對待的問題。國民黨/馬英九政府在面對主權要求時,退讓改採「福利殖民主義」,規避主權要求。現在輪到「排灣族的蔡英文總統」掌握漢人墾殖政權的國家機器,不要重蹈覆轍。請為我們證明,民進黨比國民黨更具備反省精神,而不是再次重演虛偽搪塞的故事。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