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杜家駒

蔡英文淺薄的兩岸認知

13 十月 , 2016  

律師  杜家駒

目前北京政府對於台灣問題最迫切的需要是什麼?這個問題要從美中戰略的角度出發,才能有一個完整的認識。美國作為世界帝國主義擴張者之一方,最重要的使命就是把這個時代的文化理念傳播到資訊所及的邊陲,帶給蠻荒文化之光。而作為拒絕融入帝國核心的邊陲文化,中國要致力於保持自己文化的獨特性,說來諷刺,中國在東亞一向是文化的核心,而要將中華文化普及到東亞的每一個邊陲,而當時邊陲的日本朝鮮越南泰國等等,無不都是現在中國的角色,努力地用各種策略來保持文化的獨立性。

而這種中央帝國與邊陲國家間的爭鬥,中央帝國有一個其資源所能擴張的邊界,歷史上這個邊界的決定,往往來自一個決定性的戰役,例如羅馬帝國在北部邊界的確立,即在於條頓堡森林戰役,自此羅馬帝國邊疆無法再往北部邁進一步。而中美之間的格局,目前恰好在等待那決定性的一役,但是中美兩國在有絕對把握或是打算冒險前進時,兩國對於任何試圖造成決定性戰役的第三方政權都不會給好看的臉色。例如在怛羅斯之役之前,唐朝與大食都還沒有發動決定性戰役的決心,因此當初夾在兩國間的突騎施跟九國胡想在兩強間左右逢源保持獨立,都被唐軍給鎮壓了。直到唐朝與大食決定展開決定性戰役之時,當時石國要求獨立的運動才變成唐朝與大食戰爭的導火線(當然最後很悲慘的,雖然唐朝被大食軍大敗,再也無力西進,但是石國照樣被唐朝滅亡了)。

因此,回過頭來看看當今,中美兩國對抗還沒到決定性的時刻,因此在夾縫中的政權想要破壞這種默契,其實是不太可能的。也因此,台灣想要單方突破被中美共管的局面,基本無解,而蔡英文總統之所以老調重彈說要正視中華民國存在,想必也是受到美方嚴格的監管,而不能明確地搞一邊一國。是以,時間其實是掌握在中美兩國之手而非在台灣的這一邊;對中美來說,只要台灣沒有高調宣布獨立,就不是兩國要去處理的問題。而蔡英文總統的作法,的確不錯,就是一種不挑戰兩國底線的善意,但是這種善意也只是底線,自然就換不回實質的讓步了。

回到第一個問題,北京政府對於台灣問題最迫切的需要是什麼?其實就是不宣布台灣獨立。因此在沒有實質宣布台灣獨立的行為時,北京是不會真的搞地動山搖。只是,既然你讓我穿小鞋,我就讓你不舒服,這種冷和而取消讓利大概會是接下來的主流。至於國民黨呢,目前看來也是被北京拋棄的一群人,因為拙劣的論述能力以及試圖拉美和中的策略,也已經被北京視為是過氣的、不需要的以及製造麻煩的代理人,就如同陳水扁總統當時被華盛頓狠狠地拋棄一樣。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