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杜家駒

蔡英文與馬英九的問題截然不同

22 十二月 , 2016  

律師  杜家駒

戰國末年,周王國夾在西方的秦國與東方的六國之間,搖擺不定,既不敢惹怒秦國不借道給秦軍通過,又不敢借道而惹怒東方六國,國內又分裂被西周公跟東周公把持。就在這個風雨飄搖的時候,有著偉大的雄心壯志,發誓要一框天下,為萬民再造一個朗朗乾坤的姬赧橫空出世,深獲當時周王國知識分子的愛戴,對於當時逐漸轉向的政經體制發出沉痛的控訴,並一步步向當時不遵守禮法的權臣發起挑戰,最後更率領周王國最後的精銳、帶著合縱軍向秦國發起了決死突擊。

而蔡英文總統面臨的狀況又是何其相似?台灣經過年的內鬥,島內經濟疲軟,藍綠分明;而國際情勢上也遇上了美中爭霸,互以台灣做突破口的棋子;社會上則是許多進步的價值正遭到民意的疑慮與反對。蔡總統所面臨的景況,一方面是擁著進步知識分子的盟軍向體制猛攻,其二,對外是倒向美國不惜與中國撕裂,第三則是,對內儘量統合民進黨黨內勢力,爭取島內的團結。這個方式或許真的有可能會成功,然而,3個努力的方向,卻也隱藏著不可忽視的陷阱。

首先,進步知識分子對於體制的猛攻,看起來正義凜然熱血沸騰,但是現有體制真的是錯誤的與邪惡的嗎?打倒現有的體制就會有更美好的明天嗎?事實上許多進步的思想,看起來頭頭是道,但是也許只是唐吉軻德的風車,要打倒的大魔王其實並不存在。若是越支持這類思想,其實社會只會陷入更深的紛亂。所以蔡英文總統必須睿智篩選,到底哪些進步的價值可以讓社會變得更好,那些其實是讓社會陷入災難;而做出選擇之後,要能勇敢地髮夾彎,向不好的進步價值說再見。

其次,台灣是否一定要在美中間擇一?是否可以作壁上觀等到塵埃落定之後再去抱大腿?甚至是否可以操作美中而獲得兩國的讓利?而這一切都是要沉穩不急於表態。對於國際政治,台灣吃過太多急於表態的虧,事實上你的表態大國還看不上眼,巨人會需要一隻螞蟻來么喝增加聲勢嗎?因此每次急於表態的效果,都無法從表態支持的一方獲取實質利益,反而會因為另一邊的反撲而損失更多的國家利益或經濟利益。在現有的國際格局下,作為總統,尤其是親中或親美還是國內嚴重分歧議題的情況下,實在應該謹慎再謹慎,不見兔子不撒鷹,不要因為太快的表態喪失了戰略模糊而造成國家利益的重大損失。

最後,過去民進黨與泛綠的團結,是建築在推倒國民黨這個大惡魔的想像之下。而現在這個大惡魔被打倒了,看起來短期之內也沒有翻身的希望,則泛綠內部的路線鬥爭將浮出水面甚至很快的白熱化。蔡英文總統必須計算到,選前那種一呼百諾的共主地位將會遭到挑戰或抵制,所以在施政上更不能呷緊弄破碗,除了必須謙卑之外更要有耐心,甚至應該師法歐巴馬,只先推動幾項重要的議題,其餘的應當尊重行政立法與司法的專業。

希望台灣能更好,但不要忘記,走錯一步就是粉身碎骨。還記得一開始的那位受知識份子支持與吹捧的姬赧嗎?他最後被東周公驅逐,跑去西周公那邊繼續搞合縱抗秦,結果響應者了了,國王衛隊無糧以濟,經濟破產只好躲在王宮之中,給我們留下了「債台高築」這個成語。而最後,幻想六國合縱抗秦的周王國,現實中卻是在秦國一怒之下被秦軍連西周公一併踹掉,還好當時東周公早早把姬赧趕走才沒有順勢被滅掉呀。

 

,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