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李祖舜

裁完了蒙藏委員會,下一個該輪到誰?

18 八月 , 2017  

資深媒體人 李祖舜

行政院日前宣布將要裁撤蒙藏委員會,再把職員移撥到文化部與陸委會。這件事情沒有引起外界多大的關注。行政院裁減一個部會,節省的預算經費相當有限,而整個決策卻充分曝露出蔡政府對於兩岸政策與國際域情勢的短視與無知。

蒙藏委員會是行政院傳統的「八部二會」之一,早從國36年《行政院組織法》制定時就已設立,但自政府遷台後,就是個內閣的樣板花瓶部會,宣示意義遠遠大於實質意義。

在民國83年李登輝主政時期、由蒙藏委員會內升的前委員長張駿逸卸任之後,歷任的委員長都是由行政院不管部政務委員掛名兼任,現任的委員長許璋瑤甚至還同時兼任台灣省政府主席,擺明了就是個閒差事;而整個蒙藏委員會數得出的編制人員就只有49個人,連個內政部三級機關「營建署」編制人力1,171人的零頭都還不到,看起來就是冷柴燒冷灶的冷衙門。

然而,蒙藏委員會在當年成立時有其歷史意義與時空背景,目的就是要宣示中華民國對於蒙、藏兩族及其固有統治區域的重視,而順應民國歷史的演進,蒙古逐步因為外蒙古獨立脫離中國版圖,而從一個民族概念轉變成一個政治實體;至於西藏則隨著達賴喇嘛出走印度達蘭莎拉而由一個宗教領土轉化成為地理名詞。

隨著中華民國退居台灣一隅,兩岸分治局勢的發展,還有政黨三度輪替的結果,讓這個存在超過70年的邊陲部會,逐步失去存在定位與政治價值。不過,真的要談裁併問題,把蒙藏委員會人力移撥到陸委會與文化部的做法,卻是非常有待商榷。

目前蒙藏委員會主要服務的對象是在台的蒙、藏兩族同胞,除此之外,也積極與蒙古國建立友好關係,我國甚至還在蒙古國的首府烏蘭巴托設有貿易經濟代表處,立法院還成立了「台灣與蒙古國議員友好協會」,裁併蒙藏委員會,形同矮化我國對蒙古國的外交關係,對於拓展與大陸鄰接國家關係、具有相當負面的反效果,蔡政府就算真的下定決心要裁併蒙藏會,也該併入經濟部或外交部,而非陸委會。

而蔡政府在決定裁撤蒙藏委員會的同時,更應該思考檢討裁撤的其實是另外兩個區塊的行政單位。第一個是早已虛級化的台灣省政府與福建省政府;第二個則是派駐在全球的116個駐外館處。

我國早在民國86年修憲時決定「精省」,在87年修法將省移除「地方自治團體」地位,並將臺灣省政府縮編改組為行政院之派出機關。精省至今已經19年,台灣省政府虛級化的結果,只剩下一位兼任的省主席,下轄「四組三室一會」的空心架構,另外台灣省諮議會設置任期三年的省諮議員23人,也都是不具實質質詢問政功能的「半民代」。就行政效率與運作績效而言,早就該是要檢討裁撤的優先對象。

至於福建省政府的編制,其實也早已是聊備一格,下轄金門、連江兩縣,人口總共也只有14萬,實在沒有再疊床架屋增設虛級化省級政府的必要,蔡政府也應一併檢討裁併。

針對整併我國駐外館處的問題,政府已經檢討了將長達近廿年,就連蔡英文上台後都宣示要檢討,但仍舊進度緩慢,一年多來只裁併了吉達、挪威、關島等四個館處,距離政府設定調整重組外效戰力的目標仍舊差距遙遠。

目前儘管我國只有20個邦交國,卻在全球77個國家設有大使館或代表處,在116個駐外館處中,有超過20個是只有館長、秘書、司機3人編制的迷你館處,甚至被稱為只有接送機功能的「蚊子館」,早該被檢討裁撤,就例如文前所述,我國在蒙古國設立的「駐烏蘭巴托經貿文化代表處」,如果因為蒙藏委員會將被裁撤,也該檢討予以裁併。

檢討政府機關的存廢問題,當然不該只是為了讓執政者「刷存在感」,更不該只為滿足「形式主義」,而應該是把人力與預算用在刀口上。不過,如果真的要談檢討施政績效的問題,那蔡政府恐怕最該思考的,不是機關裁併,而是「內閣改組」的問題啊。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