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雄文

複製希臘失敗經驗的年金改革

26 六月 , 2017  

前勞動部部長 陳雄文

立院加開臨時會審查年改法案,結果應驗了段宜康之前所警告的:「包圍愈多,砍得愈兇!」民進黨立院黨團推翻了年改會的決議,包括將18%優惠存款利率由6年後歸零提前至2年,以及將「退休所得替代率上限調降方案」從原來分15年逐漸遞減,直接縮減為10年。通過如此激烈的改革法案,不僅對公教人員的退休權益影響甚鉅,更彰顯了過去總統府所舉辦的20場年改委員會、4場分區會議,以及1場國是會議,只不過是毫無實質意義的網路直播肥皂劇。最後仍是政治凌駕專業,且猶如菜市場喊價一般,藉由多數暴力來草率決定公教人員退休後的生計。

猶記得蔡英文總統當初在出席年改國是會議時還特別強調:「草案體現是穩健改革方案,不強求一步到位,而是用逐年漸進方式讓衝擊降到最低。」又說:「我相信大家會發現,這不是霸凌某些職業別,更不會讓大家活不下去,這是溫和漸進改革,是各退一步、世代互助方案。」年改委員會執行長林萬億之前也曾提到:「不論是優惠存款利息、所得替代率、請領年齡、費率調整等,都會採逐步或逐年漸進的方式進行,以利相關利害關係人有調整適應的時間。」而副總統陳建仁甚至透過手繪「生蛋的鵝」表示:「我們希望『世代互助、共體時艱』,年老的少領一點,雇主、政府和員工提撥的費率增加一點,以漸進微調的方式,讓『年金水庫』積少成多,讓『年金母鵝』休養生息!」

儘管包括總統、副總統,以及年改會執行長都一再強調年金「漸進」改革的必要性,然而對照民進黨立院黨團所粗暴通過的「躁進」版本法案,顯然蔡英文總統已無任何誠信可言,政府未來在推動其他公共政策時又該如何取信於民?再者,總統也曾公開宣示,此次的年改並不是在「霸凌某些職業別」。問題是總統從來都沒有說明清楚,為什麼因應基金財務收支失衡而進行的年金改革,但是財務問題比公教人員更為嚴重的軍人退撫、勞保,甚至是老農津貼,政府不是蓄意拖延,就是視而不見?難道總統認為健全勞保的財務、確保勞工退休後的經濟安全並不重要?又或者是政府所提供的財務精算報告僅供參考,實際上財務問題並不嚴峻?而如果是後者,那又為何特別針對公教人員退休制度進行如此嚴苛的「改革」?

更重要的是,這種「多繳、少領,延後退」的改革方式,無異是在複製希臘失敗的年金改革經驗。過去希臘歷經了多次的改革,不斷的調降所得替代率,不僅無法遏止年金財務的持續惡化,更造成退休人口的購買力下滑,甚至落入年金貧窮的困境。再加上大多數國民的消費能力不足,導致希臘整體經濟持續低迷,惡性循環之下,政府的財政也更加的困難。

希臘的改革經驗已告訴世人,這種建立在世代間互助基礎的確定給付制,若不改採完全提存準備的確定提撥制,恐怕再多的參數改革最終仍是無濟於事,也沒有所謂的世代正義可言!因為現行仰賴代間財務移轉的確定給付制,註定讓未來的世代必須宿命的承擔上一個世代的財務責任,且「改得愈多次,繳得就更多、領的卻越少」。因此,「多繳、少領,延後退」的參數改革,儘管打著世代公平的口號,其實只是一種複製希臘經驗、最對不起年輕人的失敗改革。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