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林穎佑

解讀解放軍新任空軍司令員 丁來杭中將

20 九月 , 2017  

國立中正大學 戰略與國際事務研究所專案助理教授

林穎佑

隨著十九大的日期逐漸逼近(中共官方宣布為10月18日),解放軍高層的人事變動也逐漸明朗。日前空軍司令確定由原北部戰區副司令兼任北部戰區空軍司令丁來杭中將出任,也打破了許多傳聞以及日前的預測。

丁來杭,1957年生,浙江杭州人。曾任解放軍空軍航空兵副團長、團長、副師長,2001年底任解放軍空軍第八軍參謀長、2003年12月任空軍福州指揮所司令員、2005年晉升少將,並於2007年擔任解放軍空軍指揮學院院長。於2009年擔任成都軍區空軍參謀長,之後又在2012年擔任瀋陽軍區副司令正式晉升到正大軍區副職,隨著解放軍改在2016年調整成為北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北部戰區空軍司令員。2017年8月躍昇為空軍司令員,原空軍司令員馬曉天1949年生,現今年歲已大應不會再擔任要職。

丁來杭能出線的最大原因,可能還是在「用人唯親」的考量之下。丁來杭90年代時在福建空24師擔任團長時,許其亮就是駐紮在福州的空軍第八軍軍長,時任福建省福州市委書記、福州軍分區黨委第一書記的正是現今軍委主席習近平,這層關係可能正是丁來杭得以高升的原因。

特別是許其亮身為解放軍第一個飛行員出身的軍委副主席,必會對於空軍在解放軍的地位更加關切,現今南部戰區已經是由海軍出身的袁譽柏中將擔任,北部戰區由原先戰區陸軍司令李橋銘中將接續,未來空軍出身的將領是否有可能在其他三大戰區中擔任戰區司令,會是觀察的指標。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能擔任解放軍軍種司令員其先大多需經歷過副總參謀長的歷練,這也是過去在預測空軍司令員時多半猜測為乙曉光的原因。但習近平的調動多半打破過去的思維,無論是海軍司令沈金龍、空軍丁來杭、以及近日公布的陸軍司令韓衛國、火箭軍司令周亞寧都沒有在聯合參謀部的經歷,其最大原因可能還是要回歸到「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此12字箴言上。

過去軍種司令需要經過副總參的資歷主要是為了聯合作戰以及高參作業,現今在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分界之下,軍種司令所負擔的任務與工作與過去應會有相當的差異,在歷練背景上會與過去有所出入,更趨向於經過戰區的軍種司令歷練、了解實際作戰需求後,再回歸軍種發展。

當然,陸軍司令韓衛國前一職務是中部戰區司令,同時其也於2017年8月晉升上將。陸軍對於解放軍來說依然相對龐大,同時陸軍仍然具有勤王保駕的重要性,這可能是其以上將來擔任陸軍司令的原因之一。而火箭軍由於其專業性與特殊性,因此多半由內部挑選主官,原火箭軍司令魏鳳和,其為當年習近平第一批晉升的上將,1954年出生的他年歲尚輕,未來有可能更上一層樓。

綜觀近期解放軍高層異動,屢次打破過去常規,除代表過去所培養的中高層軍官可能為「徐郭遺毒」之外,更須關注的是這些新人事的背景與軍改後的任務關係。軍改後產生的新單位,其位階、任務、隸屬關係與運作目前仍有相當多未知數,隨著解放軍新人事的公布,自然也是觀察與證實的機會。「軍改後的解放軍」此一巨象一一摸清,有賴後續的研究。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