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 專欄作家

誰有資格代表原住民族各族群

23 八月 , 2016  

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主任 包正豪

誰來代表原住民族各族群的問題由來已久。普遍來說,原住民族人朋友自己會比較傾向透過「尊重族群文化傳統」的方式來選出族群代表。過去因為原住民民意代表並不是設計來代表特定族群,而是代表整個原住民族(雖然名義上有山地/平地的區分),所以套用現代民主政體的直接選舉制度,雖有爭議,但總歸不失為一個妥協方案。

但是近期因為「原住民族轉型正義與歷史正義委員會」(原轉會)和「原住民族委員會專任族群委員」(族群委員)的產生方式爭議,讓這個問題再度浮出檯面,並引發許多爭議和討論。特別當原轉會和族群委員都是代表「族群」時,總統府原轉會族群委員的產生方式,破天荒地宣稱將採用「尊重各族群傳統方式」來產生,頗為振奮人心。但蔡英文總統這廂高調宣布,原民會夷將主委就公布原民會族群委員的名單,引發賽夏族反彈。

賽夏族分南北二群。以往族群委員南北輪流,由賽夏族民族會議推舉。結果夷將主委卻打破慣例,自選委員。確實,根據《原民會組織條例》第十條的規定,族群委員的聘任係為原民會主委的職權,只要符合每族至少一人的條件,到底選誰,主委可以自專,殆無疑問。所以本屆族群委員的聘任,夷將主委並無任何「違法」之處。

原住民族委員會專任族群委員係有給職,月薪十餘萬,自然是個「有價值的政治資源」。我們很願意相信,這些委員都是一時碩彥,原住民菁英。但族群委員是代表「個別族群」參與原民會,是各個族群的代表。往嚴重裡說,每個委員的行為和言論都等同於整個族群,地位不可不謂不重要。除非民進黨政府/夷將主委將族群委員視為酬庸工具,不然應該要選擇「有代表性」的族人來擔任此一職位。然而蔡英文總統的「珠玉在前」,才高調宣布要「尊重原住民」;身為原住民的夷將主委隨即用具體行動來「打臉」蔡總統,這實在是件非常諷刺的事情。

此番族群委員的任命風波,冷酷地突顯出當下原住民政治參與的困境。族人朋友念茲在茲的「以傳統方式來自我決定代表」,在漢人政權的統治下,根本未被正眼看待。蔡英文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表示要讓族人自己選出代表,但還是留個小尾巴(如果期限內族人推選不出,那就總統決定)。但原住民族委員會夷將主委,卻等於直白地用實際行動告訴我們:「很抱歉,尊重族群傳統來推舉代表是個騙局。我們辦不到/不想辦。」如果,身為原住民族委員會主委,都沒有辦法(不願意)尊重其他族群的自我推舉權利,那我們怎能期待漢人政權會看得起並且尊重原住民呢?

如果原民會族群委員由族群自推是辦不到的事情,那蔡英文總統的道歉與承諾就是假的。如果族群自推可以做,但夷將主委不去做,那就是視國家名器為政黨和個人私產,背棄原住民族的權益。所以,請問民進黨政府,答案到底是哪一個呢?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