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張中一, 時事評論

請停止用謠言收割輔仁心理性侵疑雲

28 九月 , 2016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IE BUSINESS SCHOOL台灣校友會創會會長 張中一

頃於李心文教授於風傳媒投書「學生跟系/所/校譽都掉到水裡,你要先救誰?」,筆者憤慨不已。輔仁心理性侵疑雲從2016.05.29受害者巫生的男友朱生在個人臉書公開發文並獲得許多媒體報導以來。多方不管是網路公知、媒體、乃至於學者對於輔仁心理嚴厲批評。

筆者本來對於此事一無所知,但身邊越來越多人憤慨不已,忍不住激起好奇心。稍微對相關資料做了點研究,其中最重要也最引起爭議的當然有兩份:朱生在2016.05.29的發文還有輔仁心理在2016.06.07舉辦的輔仁心理師生討論會。

我必須在這裡沈痛提出呼籲。請社會各界,尤其是那些握有公眾知名度的人士請不要再趁機拿著輔仁心理性侵疑雲收割個人聲譽。要評論一件事情麻煩至少根據事實。

我們看看李心文怎麼說的:「這兩天看到所謂的輔大性侵案件工作小組的討論會記錄,裡面輔大師長的發言,全都圍繞著輔大心理系系所或教授個人聲譽打轉。師長們的言語流露出對系所聲譽強烈的關心,並且一直提醒學生性侵事件對系所可能的影響。」

真相就是,他一定沒有看完整版的討論會逐字稿。2016.06.07的逐字稿高達十萬多字,而且裡面充滿心理系慣用的術語還有多方(師、生、系友、巫生與朱生)大量的情緒。受到筆者影響開始對這份文件好奇的人開始讀的,目前可能還沒有幾人能讀完。理由無他,這份文件的內容充滿負能量與奇怪表達方式。

目前在媒體上投書或在網路上發言說讀過此份文件的事實上多數一比對就知道沒有讀過,李心文就是。他要不就是沒讀過,要不就是讀了裝作沒看到。這份逐字稿最前面一大段就是輔仁心理系主任回應同學詢問關於朱生指控白色恐怖一事,最後並向處置不妥善當場向朱與巫鞠躬。另外則有一大部分在回應夏是否主導了2015年針對巫生性侵事件組成的工作小組。這樣還能說所有的發言都是系所與個人聲譽打轉嗎?

筆者要提醒大家輔仁心理這件事情發展有幾個階段。

1.  首先到底有沒有性侵?

2.  輔仁心理包含夏有沒有善盡發生可能性侵案件時的協助責任?

3.  輔仁校方有沒有善盡發生可能性侵案件時的協助責任?

4.  朱生2016.05.29發文的指控是否合理?

關於有沒有性侵,我們應該交給司法。那麼我們討論輔仁心理有沒有善盡協助的責任?2015.06.28發生疑似性侵。24小時內輔仁心理就通報了校方也報警。2015.06.29輔仁校方成立緊急小組。巫與朱的友人蕭建議夏是最能協助學生也最有意願協助學生的人,因此在2015.07.13巫、朱、周三名學生要求剛在前一天才回國的夏,並做了數十分鐘的談話。

隨後輔仁心理作為心理專業,於還額外成立了工作小組企圖提供協助。2015年9月巫生提出性平會正式申訴。就形式上來說,輔仁心理做到了所有該做的,並且多做了工作小組。裡面比較有爭議的是兩件事朱與巫在2016.05.29起指控2015.07.13當天的談話夏讓他們極端失望還有工作中夏是否有暗示這個性侵疑雲其實是雙方「情慾流動」的結果,這部分本文後面會討論。

輔仁校方有沒有善盡協助責任?沒有。因為性平法並沒有要求一定要當事人申請才能成立性平會。輔仁校方既然接獲通報就有義務自動檢舉成立性平會開始處理本案。因為輔仁校方的怠惰,變成正式的性平會管道付之闕如,只有非正式的工作小組獨撐導致今天許多爭議。

那麼我們要問,朱生2016.05.29的發文以及隨後的指控是否合理。朱生一連串的發文殺傷力極強,基本上達到在公眾領域殺死夏(朱生自己在2016.06.07當天都承認他自己成功殺死了夏)、還有整個輔仁心理。這麼嚴重的指控,我們當然要看一下朱生的指控是否合理。

外界應該要認識到朱生的發文是一個單方面的陳述,很多並沒有完整的證據支持,而且其中有些部分已經被證明是有錯誤的。首先,經過多方的比對在2016.06.07當天就已經證明,朱生在2016.05.29發文指控夏使用白色恐怖手段是錯誤的,朱自己並在2016.06.08發澄清表示這是他的誤會。

接下來關於工作小組的部分。朱指控「巫開了三個條件,認罪、退/休學、道歉。得到工作小組的回應是,很驚訝為什麼會開出這麼強硬的條件,這樣會讓對方不願意見面,無助於教育對方。」。因為朱的這部分發文獲得巫的同意發表,已經自己破壞擁有的保密特權,所以就被工作小組的成員之一呂昶賢公開指出事情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可以看到幾個有證據可以追查的地方,都能發現朱的發文與事實多多少少有差距或需要保留。

再來,最關鍵的也就是2015.07.13這場談話。朱與巫在2016.06.07當天指出因為那天的談話讓朱與巫內心開始受傷腐爛,在2016年3月巫在自己臉書發了一篇文可是沒有設公開,希望夏看到他們兩人的痛苦並且回應。但夏根本不知道有這篇文,因為夏自己本身並不用臉書他的臉書是他人代管的。等不到回應之後,就有了2016.05.29這一篇文。

夏在2016.09.27說明了他在2015.07.13當天是基於什麼樣的立場與觀點去跟三個學生談話「我反對教條式保守地去壓抑情慾乃至性,我鼓勵並欣賞每個人面對自己的情慾,但並非一眛地自由任意的讓它流動,人要對後果負責,一個人若冒著反對社會主流對情慾的看法與價值觀去享有自己的情慾流動經驗,都應被尊重,但自己要有準備面對可能的批判與討伐,不可以裝無辜。」。夏的確有其特有的觀點,在這個觀點中的發言是否妥當各界可以檢驗。

但問題來了,這段談話發生在近一年前,而且是一個臨時被要求的談話,是一個學生向老師請求談談的場合。也不是正式的心理諮商,沒有任何文字、聲音、影像的紀錄。在近一年後提出的單方面說法證據力還有多少?如果夏一路否認到底,外界又能奈何?因為朱、巫的說詞一致(周其實目前沒有提出自己的版本),就代表真相嗎?

外界憑什麼根據一個單方面的說詞就開始大加撻伐?事實上,根據朱、巫、周三人的說法,他們當天離開時是感覺有被「接住」的。在近一年中,朱與巫不曾循正式管道尋求夏解釋2015.07.13的說法,不曾向外尋求協助撫平夏在2015.07.13可能帶給他們的傷害。結果近一年後大爆發,把整個輔仁心理拖下水,這樣的作法是否合乎常情?

為什麼李心文的投書如此可憎?因為稍微追過輔仁心理性侵疑雲就知道李心文不知道輔仁心理其實在過程中從來沒有把學生踢開、裝作不認識。但朱與巫的單方面指控殺傷力太大,甚至讓輔仁的老師說出他20年的老友因為此案跟他形同陌路,有的系友甚至因此被牽連職涯發生重大危機。

現在演變成輔仁心理許多師生(注意還是有輔仁心理的學生站在巫與朱這邊)跟巫與朱之間的對決。朱與巫的情感是權利應該被撫平,輔仁心理歷屆師生的情感、工作權益就不該被重視?一個性侵疑雲的受害者就有權利把其他無辜的人通通拖下水?對像李心文這樣的人來說,其實真相還有受傷者的權益並不是重點,他只是想強調東海如何更受到外界信任,幫東海賺名聲。

輔仁心理性侵疑雲是一個嚴重的案子,而且他的傷害不斷被擴大。為什麼被擴大?因為有一群人,連資料都不看就開始投書、在臉書發文趁機賺名聲。為了賺名聲,他們還會假裝有讀過資料,振振有詞,或著讀過資料以後扭曲資料來賺取名聲。他們只是拿著巫、朱、輔仁心理全體師生的鮮血來成就自己的事業。李心文是唯一的嗎?當然不是,張娟芬還一口氣投書了10篇,裡面錯誤百出。

這些網路公知收割的手段很卑鄙,但我要問問轉這些網路公知文的一般人還有輔仁大學校方。你們要問問自己,你們動輒說巫生受害者的權益應該要被優先保護。輔仁心理還有夏個人不應該只想著保護自己的權益。請問,什麼時候我們成了上帝?我們有權力判斷兩個個體之間,乃至一個人與一群人之間誰的權益比較高?因為我們相信了某一方的說法就有權力要求另一方無條件犧牲?我們何德何能?

最後再一次呼籲,對於輔仁性侵疑雲,我們最多只應該關心以下幾項(我原先還有考慮工作小組的責任,但那是心理專業,一般人無力判斷),如果有人跟你扯別的,那都是別有所圖。

1.  到底有沒有性侵?

2.  程序上有沒有瑕疵

3.  有沒有企圖用行政力量或師長威權侵害受害者的權益

4.  朱生與巫生還有夏有沒有說謊

5.  額外的,王生作為加害嫌疑人學校有沒有介入輔導(學校是教育單位,本來就該給些支援,就算王生是王八蛋)

, , ,

By



  • 陸仁以

    如果只有你指稱的收割者/譴責方說法跟你不同就算了
    問題是連夏教一眾說法都跟你有差wwwwww
    算了,雖然附加說明胡扯到極點,至少你呼籲的底限視沒錯的,自稱張老師結果去聽人家網路上爬就有的說法就是一例。

  • 陸仁以

    如果只有你指稱的收割者/譴責方說法跟你不同就算了
    問題是連夏教一眾說法都跟你有差wwwwww
    算了,雖然附加說明胡扯到極點,至少你呼籲的底限是沒錯的,像那個自稱張老師結果去聽人家網路上爬就有的說法的那位就是一例。

  • 邱淑枝

    其實這篇收割文也有不少錯誤~

  • Michk99

    胡搞一通的地方跟胡搞一通的人。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