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陳徵蔚

請問柯P,台灣為何需要超越Singlish?

26 四月 , 2016  

健行科大應用外語學系副教授 陳徵蔚

近日台北市長柯文哲嘗試推行小學各科「中英夾雜」授課,並且聲稱「其實我在台大念書,我們就是中英文夾雜在上課」。這種上課方式,是否真的可以達到所謂「超越新加坡」、「趕過香港」的目標?令人質疑。相反地,我認為這很可能會讓台灣的基礎英語教育適得其反。柯P的目標之一,是超越新加坡的英文程度;但問題是雖然新加坡人的多益平均分數不低,但他們名聞遐邇的「Singlish」(即Singapore English「新式英語」之義)卻也經常為人詬病。台灣為何需要超越Singlish?

新加坡人說英文,完全符合柯P所謂「中英夾雜」模式,不但融合中文,還延伸到了閩南語、馬來文、印度方言,成功將英文「亞洲化」,連語助詞「啊」、「啦」、「呀」等都納入,形成了一種只有新加坡人才聽得懂,連英語母語使用者都未必能理解的語言,甚至有人認為這是「世界笑柄」。

Singlish究竟有多麼「中英夾雜」呢?新加坡人念very(非常)時,聽來像belly(肚子)、fried rice(炒飯)像fly lice(蒼蠅蝨子),fruit juice(果汁)像flu juice(流感果汁)。他們念th不吐舌頭,下唇直接夾在兩齒間,bath念成baff。這僅僅是讀單字而已,如果串連講整句話,Singlish的語調也非常具有亞洲風味,跟標準英文大相逕庭,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Youtube搜尋Singlish,保證令您大開眼界。

「中英夾雜」的後果,就是錯誤百出,最後淪為四不像。我有一些學生在新加坡實習,他們說新加坡人說英文奇怪也就罷了,更恐怖的是他們會認為自己才是正確的,還反過來糾正別人。我擔任過許多學校大專院校的英語評審,有些台灣學生上台講英文竟然充滿「新加坡味」,一問之下,原來他們長期在新加坡實習,經常被同事糾正,久而久之竟也「積非成是」了。例如「You go tink tink a little bit, maybe den you will get answer.」(你去再想想,也許然後你就會有答案)、「Here got people sit?」(這裡有人坐嗎?)、「Play baseball he very good.」(打籃球他很棒)。甚至「Have you makan already?」(你吃飽了嗎?)結合了英文與馬來文(makan是「吃」的意思)、「Very shiok!」(好爽)也有馬來文與閩南語的影子。「Really got meh?!」(真的有咩?)包含粵語語尾詞「meh」,這就是令人戰慄的Singlish,極具地方特色;但未必能夠達到溝通目的。

Singlish錯誤實在太多,故而新加坡政府從2000年至今持續推廣新加坡人要說「正確英文」。十六年過去了,新加坡人的英文有所改善;但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改善幅度仍然有限。更重要的是,改正錯誤英語的成本,遠比一開始教導正確英語的成本高得太多!要學一個語言,應該先學「標準」,再學「例外」與「變異」。同理,學英文至少要先接觸美式英文或英式英文,然後再接觸融合其他文化的「環球英文」(global English),如法式英文、非洲英文、菲律賓英文等。如果學生還搞不懂什麼是正確、標準的英文就開始學習「中英混雜」,那麼最後只會讓學生觀念混淆。新加坡的殷鑑不遠,台北,真的需要「超越」他們嗎?

柯P要提升小學英文程度,那麼台北自己就有一個很成功的例子:美國學校(Taipei American School)。台北的美國學校經營得十分好,甚至在世界各地的美國學校中的排名都名列前茅。全英文教學,讓學生沉浸於英語環境中,彷彿身處美國,這些都並不困難。重點是,要能夠聘請到合格的師資。他們不只是外國人就好,總不成像以前某個廣告,在美國當乞丐的都可以來台灣教英文。台灣需要的,是擁有良好學、經歷與專業能力,甚至持有合格證照的native speaker。在美國學校,甚至連社團指導老師都可以聘請美國名校教授,其師資素質優良可見一斑。要擁有這樣的師資,就要不惜重金。不惜重金的結果,就是美國學校學費非常高,一年級到六年級,一個學期新台幣346,900元,這並非一般市民能夠負擔。

要在非英語系國家營造全英文環境,首要前提就是砸錢。如果台北市政府真的下定決心,要辦好英語教育,那麼首先就必須做好配套,確認國內有足夠的、而且程度優異的英文師資,可以從事全英文教學。他們未必一定需要是native speaker,優秀的本國教師也可以。但是,要聘請這些師資,就要有足夠的市政經費支應,才付得起這些老師的薪資。即使合格英語師資足夠了,還有一個大問題:他們未必懂得教物理、化學、數學。事實上,很多人可能就是因為數理科不擅長才去念英文的。反之,數理科成績優異的,英文程度未必好。於是,英文老師教英文聽說讀寫沒問題,但教歷史、地理、物理、化學、數學、體育,有可能嗎?而即使少數老師可以用英文教物理、化學,這樣的人才可能沒有想像中的充裕。更何況,非英語主修的老師,使用的英文正確度如何?會不會反而造成類似Singlish的後果,成為Tinglish (Taiwanese English)?沒人能夠打包票。

即使砸了錢,也確實從國外引進了優良的全英文教學人才,甚至確認台灣本土人才也有能力全科英文授課,成功將台灣「英文化」,也未必保證置身其中的小學生可以把英文學好。畢竟,學生上課接觸英文,出了校園就會重回中文環境,這種「八小時打魚,十六小時曬網」的環境,可能會「花錢很多,進步很少」。君不見有些人在美國唐人街住了幾十年,照樣說得一口彆腳洋涇浜英文?

那麼,台灣的英文教學該怎麼辦呢?東吳大學外語學院院長林茂松教授曾以燒開水妙喻。一壺水放在瓦斯爐上,爐火開開關關,無論時間再長都不會沸騰。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集中火力,短時間一次讓水煮沸。於是,教育部每年都會舉辦「技專院校英語密集班」,選擇全國大專學生,趁暑假集中訓練幾個月,在集訓期間,無論生活上課全部都用英文,讓學生的英文程度密集「沸騰」。我多年來擔任這個集訓班的英語簡報講師,我的觀察是,這種密集訓練效果的確是較為節省成本、同時又能提高英語學習效率。只不過,究竟要多長的時間,才能讓學生的英文「一次煮沸」?而在集訓過程中,帶隊幹部與老師是否能夠確實貫徹全英文教學目標,成為了密集班的成功關鍵。我個人認為,與其毫無目標的搞「中英夾雜」,不如集中火力舉辦英語密集營隊,並且聘請優秀師資,以較小的成本,讓學生完全沉浸全英文學習,達到較佳的學習效果。

其次,台灣應該明白思考,究竟你要讓台灣成為一個「英語化」的國家,將英文變成官方語言;或者,你只是想要把英文當作一種工具,而工具有很多種,法文、德文、西班牙文、俄文、甚至泰文、越南文都值得台灣政府推廣,並且培養人才?如果台灣只是把英文當作一種工具,那麼其實就不需要放棄台灣的主體性,也毋須捐棄自己的文化底蘊,英文教學只要夠用就好。而何謂「夠用」呢?在機場工作的地勤人員、飯店櫃台、房務可以順利服務旅客,領隊、導遊可以成功達成任務導覽景點,從事國際貿易的人士能夠接洽生意,學者可以清晰傳達觀念發表論文,外交人員可以遂行談判交涉,各有不同等級的英語能力需求。重點是,以實用為目的,設計教學目的來達到這些需求。這才是集中火力、善用教學資源的方向。

因此,台灣需要的不是亂槍打鳥的「中英夾雜」,而是集中目標、善用資源的「標靶式英語教學」。台灣人不需要把英文說得跟美國人或英國人一樣,更不需要崇洋媚外,搞得好像夾雜英文可以增加中文價值似的。台灣真正需要的,是至少在標準的「容錯範圍」內,使用「可溝通的英文」(communicative English)。然後,再從這裡為出發點,讓英文程度更上一層樓。

, , ,

By



  • William Tsou

    每次看到柯P的發言, 特別是關於長久政策面相的內容, 出了口卻未必收的了尾!怎麼看都擺脫不了急診室風格:來一個救一個, 雖然有SOP, 但是經常淪為個案!政策卻不應如此草率, 因為每一個單一問題對應的人口比率是不可能有同一比例, 譬如以下的人口佔有迫切需要英文能力的人口比率與已英文維謀生技能的人口比率, 基本上就不一樣. 如何能夠用解決前一種問題的解法去涵蓋厚一種比率的人?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