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邱文祥

請尊重醫師,因為當醫師很難!

20 九月 , 2016  

陽明大學醫學院教授   邱文祥

最近仍時有所聞,醫師、䕶理師受到病人或家屬言語或肢體攻擊。眾所皆知,台灣醫師在社會的地位愈來愈低,並且常常被告,還不僅於此,醫師在學術界的地位也愈來愈低。近年來醫院評鑑要求學術表現要由已發表文章來做評比,因此醫院就要求醫療人員發表很多文章,尤其是SCI文章。在學術的慣例上,基礎醫學文章被引用的次數往往比臨床研究多很多,基礎科學的研究往往可以得到眾多其他衍生學科的引用,因此重要的醫學諾貝爾獎得主,往往都由基礎醫學的研究者得,因此臨床硏究較不受重視。

當這個思維影響了專業,評鑑太重視研究的時候,就往往忽略了醫師照顧病患的價值,尤其是在基層或偏遠地區醫師的價值。大家忘記了當醫生比當科學家難得多了,科學發展的终極目的都是為人服務,醫學是人類最崇高的事業之一,為了譲人能活得長一些,活的好一些。所以有什麼理由不尊重醫生在這方面的貢獻?有什麼理由不尊重基層服務照顧病人的醫師的貢獻,而要用文章發表能力當最重要的評比指標。

雖然現代醫學的突飛猛進,但仍有很多問題沒有辦法解決。人類目前四千種常見的疾病,90%没有藥可治癒,高血壓、糖尿病,連最常見的感冒也不是藥物治好的。但是完全因為醫師而治好的疾病也是有的,最好的例子就是,大部份早期惡性腫瘤手術後可以獲得治癒。在泌尿外科領域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功能性良性腎上腺腫瘤,分泌的荷爾蒙會造成病人非常多的併發症,甚而死亡。如果能用腹腔鏡腎上腺切除術手治療,以後就可以完全治癒,病人不必再來醫院了。這種治癒的功效對個人及社會難道不重要嗎?

可是這一類手術發表的文章,並沒有辦法跟基礎醫學文章在學術上比擬。這不是很荒謬的事情嗎?最近十年來不同的醫學硏發模式日新月異,例如實証醫學,到轉化醫學,再到精准醫學,又因為醫學研究的範圍及重點越来越细,越來越精。所有科學家用盡力量(當然有一大堆經費),去研究疾病局部發病的原因,而對醫學本質的認知產生了重大偏差。面對很多醫學無能為力的事情,無所不能的科學能做到嗎?能要求科學家的方式來要求醫生嗎?

醫學是麼?醫學不是單純的科學,也不是純粹的科學。目前没人能给出具體的答案。綜言之,醫學是一門極其複雜的綜合學問,醫學涵括了科學、哲學、人類學、法學社會學、心理學,甚至宗教學。一切與人類相關的學問都可以纳入醫學。人類歷史上醫學的發展早於科學,科學是1500年前,由人發明出的一個特殊的名詞,英文叫Science。漸漸的也分門別類的發展成基礎科學,例如數學,物理,化學等,或者應用科學如工程,資訊,政治等。基本上科學是一個方法論,絕對沒有辦法用一種方法論來解決所有的學問。

因此絶不能用科學的角度來要求醫學。科學的研究對象是物,所以要格物致知,醫學的研究對象是人,所以要知人。人是有生命的,而正確且完全的生命到底是什麼?恐怕也沒有人能给出解答?起碼科學家及醫學家共同的體認是:生命是眾多物質組合後的特殊功能,因此有物質才有生命,但有物質也不一定有生命。科學研究的是物質,所以是物質不滅論,醫學研究是生命,生死有期,生命一定有一個結束,所以眾多宗教都提到了永生的生命。科學研究的目的是尋找普遍性,放之四海皆準,要求100%和0%的结果。而醫學的結論是0%-100%之間所有的可能性都有,這就複雜的多了。提出問题不難,難的是要能找到解决問题的方法

傳統的西洋醫學是起源於研究物質的,與科學很相似,所以認為西醫是科學的;而中醫是研究生命的功能,不太像科學,所以人們總說中醫不科學。但其實中西醫都是從不同的角度研究生命。中西醫都不等於科學,但都屬於醫學。现在醫學對實證醫學,分子醫學,精准醫學皆過度依賴,而忽視了人是一個整體的本質。逐渐出現了“唯器官論”、“唯细胞論”,甚至“唯基因論。體外培養的细胞,在小鼠身上做的實驗等都不能完全代表在人體身上的效果。统計顯示10年前在Nature,Science,Cell雜誌上發表的100篇論文,至今只有1篇對人類真正有用。

目前分子治療,標靶治療的作用及重要性被提的太高,但有時疾病防不勝防,“患病”是一種狀態,人體有無數的细胞,有無數的分子而非單純尋找一個“分子”就能完全解决問题。應該利用整合作用來動員全身的力量,達到整體調理。“從没有藥效中找療效,從没有藥理中找道理,從老藥中找新藥”的觀念。醫學發展的新時代需要使用整合的方法論,整體看待疾病是一種失序失衡的狀態,真正以“完整人”的邏輯來治療疾病。整合醫學是把數據證據還原成事實,把經驗提升為共識,它是一種方法學,從而形成一種新的醫學知識體系,能更有效的治病救人。

當醫生真的很難,科學家講究證據,醫師講究資料及經驗,而經驗是由不同的證據组成的。科學强调因果,醫師强调相關,相關關係比因果關係複雜的多。當醫師真的很困難,眾多數據導致相關關係混淆不清,難分因果。科學不准抄襲,而醫學主要靠模仿。科學得到结果就可以有结論,醫學要得到结果,再看結局,結局不好,前面的工作全都白做了。一定要尊重我們的醫生,不能傷害醫生。醫生起得比誰都早,睡得比誰都晚,搶救别人生命的人讓自己的生命被剥奪。所以做醫師真難啊。

想當好一名醫生,不僅要懂西醫,中醫,還要懂得文學,社會學,心理學的知識才能真正做好醫師。除此之外,能够處理好意外的才是好醫師。醫師若不考慮人文都用科學的方式看病,那病人要倒楣了。因此當醫師比當科學家難得多。醫學要考慮多種關係,只有每個關係都把握得當,才能看好病,當好醫生。所以呼籲大家尊重身旁照顧你的醫師,因為當醫師很辛苦也很難。

此文部分內容參考第十二屆合肥癌症康復與姑息醫學大會樊代明院士演講訊息"

,

By



  • 郭正典

    請尊重醫師,因為當醫師很難?這篇文章的撰寫方向不對,沒有說服力。當醫師難不難是醫師自己的事,是醫師自己的選擇,不關民眾的事。我認為民眾要尊重醫師是因為尊重醫師等於尊重民眾自己的健康及生命。不尊重醫師,把醫師都告跑、打跑了,誰來為民眾的健康及生命把關?這樣的論點才有說服力。

    • Bgsbnny Huang

      沒什麼對不對的問題,只是從不同角度切入去討論問題,雖然你的角度也是對的,或許很多人也是從你的角度看問題,但大可不必只用一個角度去看問題,不符合你的角度就驟下結論說別人不對

    • Jet Keng

      台灣醫生、護士確實難又苦,很多是高級苦力

  • Jet Keng

    台灣醫生、護士確實難又苦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