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瀚興

豈可悲天而不憫人

2 六月 , 2017  

律師  王瀚興

日前蘇花公路坍方,交通嚴重中斷,執政當局稱人不能勝天,但緊急啟動海運與其他疏通措置。然東部地區居民安全回家的基本人權,再度舊事重提:「何時給我們蘇花高?」

首查,《太平廣記·雜錄一》唐宰相婁師德故事:話說武則天護生禁令,嚴禁屠宰,然官吏人民皆不勝其擾。身為御史大夫的婁師德到陝州出差,廚師拿出羊肉,他問:「這羊哪來的?」廚師回:「是豺狼咬死的」婁說:「豺狼還很懂事嘛。」廚師有端上鱠(按:生魚片),婁又問:「這魚那來的?」廚師說:「也是豺狼咬死的」婁師德說:「笨!要說水獺咬死的。」身為御史大夫對「擾民之惡法」,產生此詼諧又無奈的對話。

承前,上開歷史故事意旨,不僅描繪一個高壓時代的無奈,也突顯護生而擾民的政策,是如何荒謬!今日花東的外地人,卻以護生大旗,阻絕花東人民平安返鄉路途。是要東部人仿傚婁師德幽默感?還是人人唾面自乾?今日號稱民主社會,環保人士無鄉土之情,無鄰里之恩,無返鄉之苦,無人命之喪,卻給如此惡政搖旗吶喊,豈有此理!

次查,依日本角川日本史辭典第755與563頁以下:江戶幕府德 第5代川綱吉將軍,曾經於西元1685年到1709年,分別針對牛馬、犬、鳥類等生靈,發佈名為「生類悲憫令」(按:筆者簡稱: 護生令)而禁止殺生。後來還以公家款項養了10萬隻狗,有罰有捐,苦不堪言,直至將軍往生,人亡政息,廢止前開惡法。

承前,「護生令」與美國「禁酒令」同有惡名。但筆者以為,阻擋蘇花高的環保論點,其弊害更勝於前開禁令:第一、前開禁令尚可規避,然東部人火車票僧多粥少,蘇花公路為必經之路。第二、德川將軍的禁令,從實施到其死亡而終止,至多25年,蘇花高從1990年代就因環保為由封殺,接近30年,且無解禁期限,其遺害更勝於護生令。第三、當時幕府乃極權統治,將軍自可上命下從,頒佈禁令,無需考量民意。然今環保人士,既非中央或行政首長,又非地方居民,卻能擋住蘇花高,一條安全返鄉的卑微願望,大慷他 人之慨?綜上所述,筆者以為擋住蘇花高的環保大旗,正應古語「 率獸食人」,乃為21世紀的臺灣版的新「生類悲憫令」, 東部人豈能再容忍蘇花高胎死腹中?

末查,筆者與內人友人居住於花東者眾,與內人的婚紗照亦取景花蓮,返程對蘇花公路險峻,有深刻印象。或有海運取代陸路之議,然海運受制於天氣,船票無論個人或車輛,亦非低廉,班次亦寡,且以往花蓮海運有無疾而終先例。是以,不能以規劃海運為由,阻撓蘇花高建設。每年想起友人:返鄉迢迢,其心惴惴。不禁要問:環保人士獨獨悲天,但就是不憫人?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