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楊泰順

轉型不以人為核心的就是政治迫害

22 三月 , 2017  

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  楊泰順教授

去年7月民進黨高舉「轉型正義」的旗幟,強力主導立法院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經濟學人》雜誌曾以電話專訪筆者對該條例的看法,筆者表示「樂觀其成」。如同多數國民,筆者相信在過往威權統治下,應有不少國家資產被不當移轉於國民黨名下,而這些資產可能又部分被暗槓為私人財富,執政的民進黨若有魄力將這些晦暗劣跡查個清楚,身為知識份子當然樂觀其成。

黨產會去年9月開始運作後,起身炮便是宣布「除黨費、政治獻金、競選經費之捐贈、競選費用補助金及其孳息外,其餘皆推定為國民黨不當取得之財產。」合計共逾149億元,全數予以凍結。隨後,又宣布中投與欣裕台兩家公司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在未經司法審判下將156億的資產宣布收歸國有。國民黨儘管抗告,並提出兩家公司來源清白的證明,但黨產會根本不予理會。緊接著,黨產會又盯上婦聯會與救國團,指稱它們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公聽會還沒召開,婦聯會已嚇得捐出280億做公益力求脫身。好戲當然不僅於此,據了解目前國民黨還有319筆產業,還會陸續面臨清算;這場戲估計要唱到2020年總統大選才會暫告一個段落。

做為觀眾,總覺得這些大戲儘管雷厲風行但似乎有些怪怪的。何以在六、七百億資產被指稱取得不當後,卻迄今還沒看到任何個人,因涉及不法而遭到查辦?換言之,好戲鑼鼓喧天,但8個月來卻仍然沒看到「演員」登場。原先期待清查黨產能讓不法者現出原形,看來這個期待落空的可能性頗高。

團體或組織本身沒有行動能力,如果團體或組織對社會造成傷害,必然是因為操作者為非,強調轉型正義當然便應該揪出這些操作者,團體或組織只能視情況承擔部分責任。德國納粹黨在上個世紀犯下舉世共知的罪行,但紐倫堡大審要解散該邪惡組織時,法官仍然必須詳列22名黨政領導人的責任,因為沒有他們的擘劃與領導,八百萬黨員不可能如此有效率的執行領袖意志。同樣的,德國在清算東德共產黨黨產前,也必得先將總書記何內克判決貪汙有罪,後續的黨產充公才具備合法化基礎。

但此番處理國民黨黨產卻反其道而行,在「元凶」尚未浮現之前,黨產會便逕行「推定」多筆黨產與隨附組織為「不當」;至於組織內的行為者是否應對這些「不當」負責,則完全不置一詞。如果組織盜取了國家資產,操作者卻可以逃避追究,這樣的處理如何稱之為「正義」?如同公司董監事盜用公司資產,造成公司因掏空而解體,董監事如果不必負責,投資人會視此為正義嗎?無怪乎許多媒體將黨產清查定義為政黨惡鬥,因為處理程序上並未彰顯正義,所見的只是對在野黨的打壓與攻擊。

這個以組織為對象卻縱放領導者的策略,顯然是民進黨政府沙盤推演過的算計。如果一開始便鎖定特定政治人物須為黨產不當取得負責,這些被指涉的對象必然強烈反彈,鬥爭國民黨的目標可能將因此失焦,甚至還會因共同的危機意識而促成在野團結。尤其,某些國民黨的前領導人,如李登輝或黃昆輝,與民進黨的關係千絲萬縷,若以人為查辦對象,難保這些當事人不會口無遮攔造成執政黨的尷尬。以目前「推定」的方式論處國民黨黨產不當,不僅李登輝可以一派輕鬆,就連連戰與馬英九也彷彿事不關己,讓民進黨政府取得更寬裕的操弄空間。

要將龐大黨產推定為「不當」卻又要避免指涉特定人,技術上難免有些難度。黨產會剛成立時,民進黨立委林俊憲便曾興沖沖帶著劉泰英的兒子劉昭毅召開記者會,揭發劉泰英將中興電工由黨營事業漂白的過程。林委員雖曾強力呼籲黨產會必須進行調查,但或許事後受到黨內高層關切,黨產會儘管對呼籲置之不理林委員卻也從此噤聲。因為真查下去,難保不會牽扯出劉泰英的老闆與民進黨的保母李登輝。國民黨高層也曾抱怨,明明親身見聞者或經手黨產的國民黨歷屆主管,如劉泰英、徐立德、李登輝等,都還健在,但所謂公正客觀的黨產會卻從不找這些人對話。黨產會主委顧立雄為知名律師,當然深知證人詰問對還原事實的重要性,但卻選擇規避當事人證詞而高度依賴「推定」心證,擺明了就是搞政治鬥爭而非轉型正義。

組織或團體不是不能被單獨究責,但組織或團體的運作常與時代需求與歷史背景糾葛不清,要特定時間下的所有黨員共同承擔百年歷史共業,法理上恐怕治絲益棼。這是為何,紐倫堡大審定了納粹黨的罪,但卻縱放同樣滿手血腥的內閣政府。上週國民黨整理舊檔案發現一批1947年政府發行的美金公債,估算現值約385億元,民進黨人士對此多所嘲諷,說甚麼「兌得到才有鬼」、「與台灣人民何干」等。但此一插曲無異凸顯了單獨究責組織的不正義,國民黨畢竟是個百年政黨,當年購買美金公債對台灣金融穩定不無貢獻,若說後來黨產取得不當,那當初政府欠人家的又該如何算?

我認同清理黨產,但黨是大家的、有能力為惡的則僅是少數,我無法認同只要黨吐錢卻不追究過往操盤領導人的責任。如果決策者不必究責,何以多數未參與決策的百萬黨員,卻反得分擔竊取國家資產的罪名?不能讓犯錯者付出代價決非正義的實現,讓群體承擔所有責任則與階級鬥爭無異,這樣的處理模式只會造成冤冤相報,卻無法讓未來的掌權者真正記取教訓。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