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昆財, 專欄作家

轉型正義只是民進黨一個美麗的謊言

2 三月 , 2017  

嘉義大學應用歷史學系教授暨系主任 吳昆財

著名的猶太裔歷史學者哈拉瑞,在其大作《人類大歷史》一書中,從人類歷史的演化過裡表示,智人們根本就沒有合作的基因,為此乃利用想像出各種虛構的秩序,如君權神授、天賦人權,以及所謂主觀,且抽象的正義概念。哈拉瑞進一步指出,虛構與想像者絕不會自我承認這種幻想,而是大談這是自然與必然的發展結果。例如漢摩拉比法典會說,是人或奴隸乃由神所決定。亞里斯多德則主張,奴隸與自由人,乃因各自的自由本質,產生了不同的社會地位。就算是古往今來各種偽科學的說法,也會夸夸談論白人血液中,的確存在特殊優良的基因。

智人們乃透過上述幻想的種種虛構故事,所產生的秩序,如印度種姓制度和正義等,事後均遭證明都是不存在的偽議題。但為何在智人們的演化歷史過程裡,這些假議題卻仍然具有如此關鍵性的地位,其答案就是:生存。為了生存,上層的智人於是想出五花八門的美麗謊言和藉口,取得下層智人的合作,並得到統治的合法權力。

從哈拉瑞的觀點省思,今天民進黨口口聲聲的「轉型正義」,就就猶如君權神授、印度種姓制度等,都是試圖用來說服台灣智人們,相信這就是顛撲不破的真理。

但根據哈拉瑞的理論,智人們的演化過程裡,那些所謂主觀的概念,都是抽象的幻想與藉口,也是不存在的。唯有具體、客觀的事實,如陽光、空氣、水等,絕對影響人類生存的,才是永恆不變的。簡單講,缺乏了具象的生命三要素,智人立馬滅亡。但沒有了抽象的上帝、正義,智人依活蹦亂跳。換言之,智人演化的目的,就是為了追求生存,所以生存才是硬道理,這其中當然也包括繁衍生命。總之,民進黨口中所謂的「轉型正義」,根本如同白種人優越論等偽論調,在未來歷史的驗證裡,必當為人唾棄。

問題是,這種抽象、虛構的偽命題,何以如火如荼成為當前台灣執政黨的當紅炸子雞,主因有二:一,歷史話語權的詮釋,原本就是由勝利者掌控,如今民進黨完全執政,當然會以自我感覺良好的姿態,廉價的操弄這一假議題;二,其實民進黨和古往今來的統治者絕無不同,總是想要追求千秋萬世的統治權。但吾人若反向思考,以上述「轉型正義」的檢驗標準,民進黨不啻也符合了不正義的原則。

既然,民進黨的正義原則,根本只是為求統治的藉口與手段,所以回顧國民黨在台的治理過程,為了追求政權的延續與人民的生存,所採取的手段,例如:十八趴、救國團、婦聯會以及黨產等議,均可被視是當時正義原則下的手段、進程與藉口。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正人先正己,在此奉勸民進黨,退一萬步而論,民進黨現在言必稱轉型正義,但:一,不正義的政黨不只包括國民黨,它也含蓋了過去平地人對原住民族的迫害、日據時期殖民者對台人的戕害、李登輝時代的黑金問題,以及陳水扁時代的兩顆子彈,和其執政八年的諸多貪腐問題,也必須一併轉型。二,未來的新勢力一旦取代了民進黨,則目前蔡政府的失德敗政,以及種種悖離民心的不公不義措施,勢必也將成為被正義轉型的對象。

總之,請容筆者再度提醒讀者們:種姓制度、君權神授、天賦人權和白人優越論,這些曾經叱吒一時的口號、藉口與手段,絕非智人們追求生存的真切目的,已早為歷史淘汰。準此而言,「轉型正義」必將步其後塵,因為民進黨口中的正義原理,根本就是假議題,也是「業障」,所差別者只在時間長短罷了。真正留下來會深遠影響台灣人民的,唯僅剩生存而已,但如何解決生存問題,又屬遭喻為「只會選舉,不會治國型」民進黨的大死穴與罩門。

, , , ,

By



  • John Huang

    228己70年 扁朝8年所有資料都開放含大溪檔案 前陣子大溪檔案又被菜英文封鎖 臭三八你在怕什麼 罵十八 領十八 專搞五四三 再搞二二八 菜政府自己爽 老百姓 苦哈哈!

  • 潘俊建

    連原住民族的歷史記憶也要加以殖民
    2017/08/14 施正鋒(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
    https://tw.news.yahoo.com/-053011016.html

    對一般人來說,歷史記憶或許是帶有撫慰作用的往日情懷;然而,對於不少人而言,過去也有可能是不堪回首的,特別是歷史上的不公不義、及相關的歷史責任,因此難免讓人有沈痛的陰影而卻步。事實上,不論是歷史的再現、或是真相的重建,往往左右著我們要如何從事集體記憶、或公共記憶的建構,尤其是要如何透過修補歷史過錯來共同達成良心的救贖,才有可能完成集體認同的重建。
    問題是,歷史記憶或故事往往百家爭鳴、甚至於相互爭辯,尤其是當群體之間在過去有重大歷史傷痛,不止雙方的群眾跟菁英在認知上南轅北轍,連專業的歷史學者都有可能相互對峙,這時候,我們可以看到記憶左右著各自族群認同、或民族認同的形塑、還會強化彼此之間的鴻溝。因此,如果說民族就是Benedict Anderson所謂的「想像的共同體」,那麼歷史和解則是民族塑造工程所不能規避的關鍵。
    就轉型正義的過程來看,沒有起碼的真相就不可能有正義,沒有正義就沒有和解可言;然而,有真相未必就能確保和解,還要看加害者在象徵上的道歉、以及正義是否能實質上獲得伸張;終究,唯有正義伸張,才能談受害者是否願意原諒的可能。Elazar Barkan在《民族的罪過》(The Guilty of Nations)中告訴我們,真相經過調查與公布後,接下來的道歉不止意味著承認錯誤,也表示願意接受責任;換句話說,道歉只是化解彼此爭執的第一步,而更重要的是必須釐清責任,才有辦法進一步協商歸還、或是賠償。總之,由於過去的不公不義導致當下的劣勢,所以要進行彌補、甚至於著手重分配,以修復彼此的關係。
    蔡英文總統大選政見有九大項,去年的道歉只選擇性提到三項,包括程序性的「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推動『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以及平埔族群的身分與權利,避談自決權、以及自治權。至於土地權,反而因為半路跑出來的『原住民傳統領域劃設辦法』排除百萬公頃私有地,導致原住民極力反彈,從2月23日露宿凱達格蘭大道迄今。而原轉會更是流於形式,既然沒有調查權,就不可能有結果。關鍵在於政府的無知又傲慢,認定轉型正義只要處理國民黨的黨產,堅持排除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認為只要道歉就好。總之:把政見偷天換日為道歉,是欺騙社會;把權利矮化為開會報告,那是恬不知恥;將媒體版面誇大為政績努力,那是自我欺騙。
    美國小說家福克納說:「往事從來不會逝去、甚至於不會過去。」不管是惡意的真相扭曲、還是善意的選擇性失憶,那是形同自我思想檢查與良心封鎖;如果要走出心靈的禁錮,就必須勇敢地拒絕歷史的消音、或是記憶的塵封,也就是要進行真相的調查、以及公布,刻意的淡化於事無補。法國年鑑學派歷史學者布洛克說:「歷史不是像在做手錶或櫃子,而是努力去做更好的理解。」一些歷史學者的記憶只限於戰後,知識僅限於本島,甚至於搶著幫當權者擦脂抹粉,連原住民族的歷史記憶也要加以殖民,不配當知識份子。

  • 潘俊建

    沒有正義,何來轉型正義
    2017/05/04 蘋果日報 陳芳明(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70504/37638641

    立法院的新會期,並沒有把蔡英文競選期間所承諾的婚姻平權納入提案,因為蔡政府與民進黨有他們自己的優先法案。現在我們終於明白,所謂優先法案就是年金改革、司法改革、前瞻計劃。相較於如此龐大的法案,婚姻平權顯然就失去它重要的意義。
    但是在競選期間,蔡英文從來沒有提過前瞻計劃議題,卻公開承諾「我是蔡英文,我支持婚姻平權」。能夠把這個議題放在競選重要口號,可以說非同小可。因為這樣的承諾,才可以吸收大量年輕族群的選票。當她順利當選後,婚姻平權就再也不是優先法案了。
    轉型正義的工作,當然必須在總統任期裡完成,畢竟那是國民黨的不正義統治所遺留下來的難題。年金改革的提出,我們可以理解。而司法改革的提出,我們也同樣可以理解。我們不能理解的是,此刻卻突然冒出一個前瞻計劃。在競選期間,在就職之初,都未曾耳聞蔡總統親口說出。8800億的預算,其實是超過了蔡總統的任期。具體來說,如此天文數字的預算,已經擺明要後來的繼任者承擔,也擺明了所有的負債要由未來的世代來忍受。這種債留子孫的作法,本身就是不正義。尤其前瞻計劃,牽涉到太多的土地徵收。在還未立法通過之前,我們似乎已經預見,土地大量集中的工作就要展開。
    我們很歡迎綠色執政所追求的轉型正義,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蔡政府做出具體的正義事實。蔡總統特地在總統府舉行向原住民道歉的儀式,但是重劃原住民的土地時卻大量侵占了他們的祖靈之地。巴奈與馬躍比吼在凱達格蘭大道的長期抗議,並沒有得到總統的恰當回應。強調轉型正義的綠色政府,最後也沒有把正義還給原住民。
    一個新政府如果沒有立下正義的榜樣,我們不知道如何去扮演正義之神的角色。從綠色執政的縣市,我們已經目睹,土地徵收問題已經帶來大量百姓的流離失所。高雄市的果菜市場拆除,台南市的鐵路東移,台中市的侵占黎明幼兒園,都嚴重侵犯了人民的土地居住權。在台中,在台南,在高雄,我們聽到太多的抗議聲音,卻完全沒有聽到綠色執政的首長有任何正義回應。前瞻計劃一旦通過,徵收土地的工作必然大量展開。
    土地正義,牽涉到社會底層百姓的居住問題。前瞻計劃一旦實施時,又有多少無辜底層人民必須放棄原有的家居,迎接他們生命中最動盪的日常生活。以高雄果菜市場的拆除為例,現在證明市政府是為了建立停車場。車子的身價,顯然遠遠高過人民的居住權。這是正義的嗎?如此不正義的徵收之後,各地百姓的安居樂業權利也一併受到鄙視。土地利益與財團利益的掛鉤,是過去國民黨時代屢犯再犯的惡習;如今這樣的惡習,終於也被民進黨完整繼承了。這樣的政黨輪替,我們看不出有任何正義原則可言。
    到今天為止,行政院對於前瞻計劃的真實內容,還是說得不清不楚;但是作為選民,我們寸心了然。為什麼必須在這個會期焦慮地提出前瞻計劃?包括林全行政院長在內,他們無法也無能說出前瞻計劃的秘密。蔡英文責備行政院的論述不足,但是對於侵犯人民居住權的土地徵收還需要論述嗎?一言以蔽之,前瞻計劃的預算,大部分都分配給綠色執政的縣市。這樣就非常明白了,因為明年就是縣市長的選舉,前瞻計劃的主要目標就是在地方綁樁。這種綁樁的行動,完全沒有正義可言。今天開口閉口都在討論轉型正義,年金改革當然是必要,司法改革也是必要,但是前瞻計劃必須如此焦急嗎?如果一個政府的立法與行政都是以選票為考量,就沒有資格提出轉型正義的說法。前瞻計劃完全不符正義原則。沒有正義,何來轉型正義?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