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追討黨產如殺豬公 都卡好位了嗎?

22 三月 , 2016  

部落客 王大師

檢討國民黨黨產,是最容易見到各方各懷鬼胎的舉措。民進黨政客希望藉由扭曲後的轉型正義,掩飾蔡英文年初為贏得政權,閹割台獨意識的操作。國民黨政客則不希望這聚寶盆落入他人之手,無所不用其極的賤賣轉移,賤價脫手給友善財團,五鬼搬運手法連自家人都看不下去。

但本人最在意的黨產,卻是李登輝擔任黨主席期間,突然消失的600多億,此為歷屆黨主席之最。官方說詞是因一連串海外投資失利,使這些可造一棟台北101的資產,海內外輾轉匯錢,最終不知洗到誰的口袋中。

除了黨產之外,李登輝執政時的鞏案,也平白無故的洗走約2億多的外交款項,其中透過劉泰英與尹衍樑的幾個白手套,不知不覺的洗入台綜院這個李氏王朝大金庫中,專為特定政黨候選人研發有力政策。

之所以提到李登輝,主因他所支持的候選人,以及財團友人,具極為隱晦、曖昧的政商關係。拿鞏案的靈魂人物之一、又為李登輝大弟子—王金平的學生尹衍樑為例,他似乎與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有著商業上,難分難捨的合作默契。

拿近來最夯的浩鼎解盲失敗議題為例,外界往往將重點僅擺在與蔡主席有密切關係的富鈦投資,或許是這家企業是由蔡英文胞兄蔡瀛陽所投資,也曾經是「宇昌」(中裕前身)的股東,近年聚焦生技投資。蔡主席於浩鼎股價崩跌之際頻頻送暖,此舉瓜田李下、引人非議。

但我卻看到另一個投資人,也就是與李氏王朝過從甚密的尹衍樑,其經營的潤泰集團為浩鼎的最大股東。說也奇怪,這一堆人總是能夠莫名的湊在一起,陣容均屬李氏王朝的金融團隊,也都無緣無故的聚集在生技產業中,其中的利益輸送、內線消息,甚至股票的人頭交易想像無窮。

也難怪證所稅會遭藍綠兩陣營的徹底封殺,若要追究到底誰在這段期間入場生技股,誰又在解盲失敗前偷拋售持有部位,就可將這一搓金權肉粽全都拉起,好讓人民看清社會一度認為是善人的貨色,骨子裡也是在玩金錢遊戲。但就因證所稅莫名遭閹割,外界看不到人頭背後的丙種金主都是誰。

此外,受到綠營政客的切割式追討黨產,蔡主席這塊被五鬼搬運後的不當家產卻難見天日,沒人能夠確切瞭解,李登輝擔任黨主席與中華民國總統期間,不見的600億黨產與2億國安秘帳,到底都流向何方?

沒人能夠解釋為何李登輝力挺的小英主席,其所扶持的生技產業,為何有如此高利益重疊的要角,其中包括尹衍樑、王金平、翁啟惠、蔡氏家族。這些企業與家族,之所以能夠致富,其中的資金與消息來源又來自何方?此外,這幾年異軍突起的挺綠社運組織如沃草,為何財務狀況如此黑箱,創辦人柳林瑋A錢被逮,帳冊遲遲不願對外公開,選擇躲在陰暗的角落中。

或許當外界將檢討國民黨黨產的顯微鏡,一併檢討自李登輝以降的總統家產、友人資產、企業財產、社運捐款,會發現這個黨產其實很好用,也很會四處亂竄,其中並未效忠單一政黨,且可國內跑、國外奔,到處資助友善政黨組織、候選人基金會、拼裝式社運團體與「接Case」媒體名嘴。

所以國民黨黨團提案訂定的「總統不當財產調查處理條例」是個好開始,本來就應規範自前總統李登輝之後的總統,及其利害關係人自總統上任前六個月至卸任後六個月內所有財產數量、價值、來源及變動狀情形。

但本人認為這還不夠,最好也要查查小英基金會、福爾摩莎基金會、各類「一案社運組織」、媒體廣告業配金流,並恢復證所稅,揪出台灣丙種金主的生態。最後查出的各類不當財產,全數充公發放現金,或是籌措主權基金,赴海外投資具策略性目標資產,獲利全民。

但我怕如此嚴厲檢視黨產,最後什麼都查不到。畢竟政治到最最後,不過就是互相掩蓋瘡疤的同路人。各懷鬼胎的政客,只是憑藉追討黨產的藉口,變賣一頭遭屠宰後的豬公罷了。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