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杜家駒

通膨、打房、硬著路?

7 九月 , 2016  

律師  杜家駒

網路上有句話:「打房是年輕人死,不打房是大家一起死」,年輕人死大家容易懂,大家一起死又是怎麼回事呢?那就要到貨幣經濟學的領域來一探究竟了。

首先,我們假設一個社會有三個人,甲生產稻米,乙負責織布,丙負責蓋房子,本來是甲用米跟乙換布,跟丙換房子,結果這時出現一個丁,他說我發明一種東西叫做貨幣,很方便的,你可以拿來交易,所以就甲乙丙丁四個人,每個人發了一百元貨幣拿去市場買東西。

這時大家看出什麼了沒?就是本來生產的物資剛好夠三個人用,但是無緣無故變成四個人去分東西,市場上平白無故多了400元。也就是說,貨幣其實是憑空出現的一種財貨而不單單只是記帳工具而已。

不過原始人沒有這麼好騙,所以一開始的貨幣都是一種奢侈品,也就是本身就具有交換的價值。後來大家也知道,這些貴金屬又難用又不好帶,因此發明了貨幣,那怎樣保證貨幣的價值呢?很長一段時間,人類對於貨幣的控制就是要跟貴金屬綁在一起。

工業革命開始,一個問題出現了。在農業社會,假設每年這個社會增加的貨物是100元,那時貴金屬的開採差不多剛剛好趕上這個速度,也就是貨幣的價值剛剛好可以穩定並且作為適當的記帳工具(如果貨幣增長數量大於交換價值增長的速度,那就是通貨膨脹,貨幣會越來越不值錢;而如果貨幣增長數度小於交換價值增長的速度,那就是通貨緊縮,或造成債務沉積導致經濟衰退)。

工業革命之後,市場上交換的財貨如井噴般地湧現,所以造成傳統貴金屬貨幣(銀本位)無法跟上經濟增長,因此在19世紀末進行了非常著名的金本位改革,也就是用金來綁定貨幣價格,而到了1970年代,黃金也無法跟上市場貨物的增長數度了,所以那時改用了美元本位,也就是信用本位的年代。此時,中央銀行可以依據市場上交易的財貨價值來當作貨幣發行的基礎,也就是說如果今年市場地的貨物價值上升100元,國家就可以多印100元的鈔票,藉此來建立現代經濟體系。

回到台灣來,過去20年來台灣的外銷以及工業生產,事實上是陷入低迷,也就是說,此時應該不用增發任何新台幣,因為市場上的貨物並沒有增加。但是相反的,從2000年到2013年新台幣的發行量就已經從6710億元增加到1兆4740億元,也就是說這些多出來的發行量,勢必要有一個實體經濟的支撐,不然新台幣早就因為濫發而信用破產了,那是什麼東西支撐了新台幣的發行量呢?

到了這裡大家就很明白了,因為房價不斷的飆升,所以市場上可供交易的財貨總量是上升的,剛好就支撐了新台幣增發的經濟基礎。好,那現在房價腰斬了會發生什麼事?除非央行能馬上收回增發的新台幣,不然新台幣馬上就欠缺了信用基礎而導致嚴重的通貨膨脹,這就是為啥大家會一起死的原因了。

那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經濟學的方法有二,一個就是軟著陸,讓房價緩步下跌,同時慢慢回收增發的新台幣;第二則是促使薪資增加,等同市場上勞動力價值上升而當作貨幣發行的信用基礎,取代房價基礎。當然,也有比較不好的方法,就是讓他通貨膨脹然後倒掉重玩。

至於台灣來說,其實如果可以開放讓陸資高價買房然後蓋國民住宅低價讓售給國民,那就是跟美國搞房地美與房利美一樣的方式把通貨問題向北京輸出,而這也是馬英九政府時期可能可以做到卻沒有做到,導致聲望大跌,至於新政府來說,要達成這種將通貨壓力轉嫁到北京的政策恐怕是對方很難接受的了。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