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魯智淺

造冉成由、自自冉冉

6 一月 , 2017  

魯智淺

2017的開年,全國上下就為了總統的春聯吵成一團。以往被認為過時的音律、訓詁學,一夕暴紅,舉國上下都成了古文、詩詞專家。

雖然總統府搬出來和紀念館和賴和的孫子,但經過連日的互相打臉,賴和寫的到底是「自自由由」還是「自自冉冉」,大致上已經有了定論。就連東華大學副教授楊翠都跳出來,指「自自冉冉」不過是自己的碩論指導老師林瑞明,沒有校訂出來。

荒謬的是過去幾天擦脂抹粉的過程,為了合理化錯誤,有人搬出台語、客語,有人說「自由」二字是「外來語」,中文自古並沒有「自由」的概念。單純的一首詩,就這樣被抹上了藍綠;現代人為了自己的政治立場,毫不猶豫的替古人貼上各種不同意識形態的標籤。

幾乎是同一時間,《灣生回家》的作者田中實加被發現身份造假。具名推薦《灣生回家》的作家陳芳明事後表示「很受傷」,批評田中「利用台灣人的歷史失憶症,才使謊言獲得了存在的空間」。同樣的,這麼多人義正辭嚴地為「自自冉冉」辯護,又何嘗不是利用台灣人的歷史失憶症,把古人「搓圓捏扁」,塑造成對自己有利的樣子?

願意捏造自己身世、希望改變自己出身的,又豈止田中實加一人而已?

事件的主角—總統府,在一開始的時候當然是無心之過,不過是根據賴和基金會出版的版本印製了春聯。問題是,以總統府的作業流程,怎麼可能沒人發現中文的文意很怪?就算要用賴和的詩,要找個更安全、沒爭議的其他版本,應該不是難事才對?

而總統府事後的態度,才是真正讓風波不斷延燒的主因。面對明確的錯誤,總統府除了拿賴和基金會出來當擋箭牌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回應,既不認錯,也不改過。接著就是民進黨立委搬出賴和後代的客語說,把「冉」拗成「然」,再被打臉一次。等到國教院說,開會決定要不要把「自自冉冉」收入辭典,蔡「想想」就變成蔡「冉冉」,「指鹿為馬」的標籤,就再也拔不掉了。

「自自冉冉」的事件,讓人直接聯想到的就是馬英九的「鹿茸」。馬英九缺乏常識,自己脫口而出,誰也救不了他。但蔡英文的狀況卻不同,有前面幕僚作業的疏漏,有後面危機處理的失當,有民進黨習慣的護短、死不認錯,有官僚的逢迎拍馬、體察上意。活生生就演足了一場官場現形記。

總統府在這中間展現出來的領導風格,除了死不認錯之後,還有「拔一毛利天下不為也」,寧可國家花這麼多無謂的氣力、時間在爭論是「由」還是「冉」,也不願找個人出來道個歉。從當選以來,蔡英文一直強調團結台灣、最會溝通,但前提是總統、乃至總統身邊的人,不能有任何損傷,也絕不認錯。

只是一張春聯,總統府都能搞到事情不可收拾,拗到自己灰頭土臉。對於正在發生的「一例一休」,未來的年金改革,乃至更複雜的美中台關係,民眾又要如何期待?蔡英文的民調崩壞史上最快,看來算不上冤枉。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