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鄭師誠

過境外交還是過期外交?

1 十一月 , 2017  

資深媒體人  鄭師誠

蔡英文總統出訪南太平洋三小國「尋親」,飛了好長好長的六千多公里跑到夏威夷「過境」,本來希望跟川普來個不期而遇,或者通上電話也行,但是川普11月三號才到,兩人沒緣份。不過蔡總統的僑宴倒是很捧場,31桌滿滿地,加上見了一些美國官員,這過境也算過得「差強人意」

不過吶!先別提在檀島見的美國官兒在台灣見也行,不用飛了大半個地球跑到這兒會面,也先別提習近平在北京見了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臉書創辦人祖克柏、阿里巴巴老板馬雲、蘋果執行長庫克等人。但是咱蔡總統這回不過就是去了三國,但是那「索羅門」什麼時候不「政局動盪」,就這個時候,副總理要跟一海票閣員集體請辭,最後會不會「政變」不得而知,但是咱蔡總統去那兒可就有點風險啦,有點尷尬了,結果吶!咱外交部長李大維說,行程不變哦!

古人說「危邦不入」,現在索羅門自顧不暇,怎麼招待蔡總統?怎麼護著蔡總統?那是個問題,但是咱到了那兒要給禮數,到底要怎麼給?給了現在的政府,會不會到時候垮台了,得罪另外的新政府?還是像以前阿扁時代一樣,外交援助就直接進了私人口袋,誰知道呢?所以現在去索羅門,到底是去「穩固邦誼」?還是去玩「俄羅斯輪盤」?這個問題才大吶!但是咱英明的李大維部長說行程不變。

好吧!既來之,則安之,反正這趟主要目的是為了過境美國,訪問是要讓這回出訪有點名目,不過出師不利,但是咱國安團隊和外交部門在總統出訪之前都在睡覺嗎?索羅門政局有問題是昨天才發生嗎,副總理馬朗嘉是台灣那句俗語「半夜吃西瓜「反症」」嗎?這問題回來如果不檢討,下回蔡總統出去,不曉得還要出什麼亂子呢!

「弱國無外交」,這是個國際現實,台灣對比現在世界第二經濟體的中國大陸,想要鞏固邦誼,根本是徒勞無功,所以過去馬英九執政才要所謂的「外交休兵」,結果被民進黨揶揄是「外交休克」,現在好了吧!兩岸「已讀不回」,外交又開打了,當年陳水扁當總統任內搞「烽火外交」,結果真的很有效哎…邦交國幾乎一年丟一個,2001年馬其頓,2003年賴比瑞亞,2004年多米尼克,2005年格瑞那達,2006年查德,2007年哥斯大黎加,2008年馬拉威…然後阿扁總統還被當時的美國總統小布希用美國髒話罵「海灘上的太陽」,烽火外交成了「丟人外交」。

現在兩岸搞成這個德性,咱蔡總統可是居首功啊!結果她跑到國外去要「惜惜」,會有什麼外交成果?嗯…很難,但是人家出訪就不是去搞外交的嘛!啊?為的是什麼啊?為的是2020啊!這還用說嗎!至於效果如何呢?嗯…至少小英女士笑得很開心,這對李大維部長來說…就夠了!

, ,

By



  • Feng James

    2004年11月3日,當時擔任「中華民國」外交部長陳唐山與「萬那杜」總理渥荷簽下「建交公報」,並在維拉港設立「中華民國」駐「 萬那杜共和國」大使館,同時與「中華民國」(台灣 )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兩國建交並維持了8天的時間。

    所以跟一個國家建交本來就不需要「金錢外交」,台灣早就沒要求邦交國不能同時與兩岸兩國建交,很明顯兩岸外交戰衝突主因是中共搞一中原則面子「金錢外交」工程,要求邦交國不能同時跟兩岸建交。

    以兩岸外交戰來比較,台灣早就是「發達國家」,本來每年就該編預算幫助發展中國家,所以維持少數與小規模經濟體的邦交國對台灣來說不是負擔而是義務。

    但是中國有130多個已建交的開發中國家(不乏很多較大的經濟體)都要維護(一中原則)「金錢外交」,外交戰的預算與負擔肯定要比台灣多幾十或幾百倍。中共除對外「金錢外交」鬥爭,每年還要花大筆預算給國台辦「統戰」,這樣肯定要「排擠與犧牲」中國民眾福利的預算經費,也難怪中共到現在一直無法大幅提高老百姓社會福利。不坦然面對“兩岸兩國”的事實,搞一中原則「外交鬥爭到頭來「倒楣」的還是中國老百姓,可悲可嘆!悲哀呀!

    • Michk99

      中共一直在提高社會福利經費,

      你自己搞不清楚!

      美國的社會福利經費還一直在減少,

      台灣的健保經費也一直在減少,

      你還好意思講共產黨啊!

      少在那邊不要臉了!

      民進黨綠吱吱!

  • Conan Yang

    過境外交的若干往事

    這個周末,蔡英文總統又將出國訪問在拉丁美洲的兩個友邦:巴拉圭及貝里斯,來回均將過境美國,去程經過休士頓,回程經過舊金山,這就是所謂的過境外交。當然,過境外交並不限於美國而已。台灣的媒體對巴拉圭或貝里斯的興趣,似還不及對美國過境的興趣。這也難怪,在一般人眼裡,美國的確重要。過境美國成了台美關係的溫度計或晴雨表。我曾經出任駐美代表4年(2000-2004年),在華府負責與美國洽排陳水扁總統過境3次。回想當年,駐美同仁為達使命,不辭辛勞,全力以赴,迄今感念難忘。

    話說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後,即令在有正式外交關係時,兩蔣及嚴家淦總統均未曾在任內出訪過美國,1979年斷交,1988年李登輝上任,推行所謂務實外交(實際上這就是與無正式外交關係國家交往的代名詞)。1989年3月起,李先後訪問新加坡、菲律賓、印尼、泰國。1994年,更利用往訪尼加拉瓜、哥斯大黎加、南非、史瓦濟蘭等國之行,洽請美國同意去程路過美國夏威夷,這是對美過境外交的開始。

    1994年李登輝過境夏威夷雖獲美方同意,但未受到基本的禮遇,留下不愉快的經驗,也多少導致1995年訪問康乃爾大學之行,引起所謂第三次台海危機。1997年,李登輝往訪巴拿馬、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及巴拉圭,去回兩程均經過夏威夷,再洽美方,待遇已獲改善,過境順利,但尚未能經過美國大陸。

    2000年5月陳水扁就任總統,我於7月初抵任。8月,陳總統即出訪中美洲及西非國家,去程擬過境美國大陸洛杉磯,當時仍為柯林頓總統執政,經幾番交涉,美方同意過境洛杉磯,但限制甚嚴,不能有公開活動之外、不能與政府官員及國會議員會晤,更限制接見僑胞不得超過15人,且必須在旅館內進行,雖一再交涉,美方不為所動。

    此外美國國會議員若干人原有意在家中安排酒會歡迎,亦未獲同意。但仍有兩位友我國會眾議員前來下榻旅館堅持要與陳總統見面,其中1人先行離開,另1位明言,倘不見面,誓不罷休。經我要求前來迎接之美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一再與華府通話請示後,終獲同意由我陪同陳總統與該眾議員在大餐廳走廊寒暄數語,而後方才離去。此次陳總統專機抵達洛杉磯國際機場,適巧美總統專機停放不遠,陳曾借此隱喻台美關係密切。至於下機後,國務院所提供的禮車,突然拋錨,被迫臨時換車,則成漏網新聞。

    2001年,小布希總統入主白宮,無論其個人、副總統錢尼、國安會、國務院、國防部等單位負責高級官員,對我均甚為友好,有些更是多年老友,聯繫交往無礙。因此,2001年5月,陳水扁赴拉美,與美國交涉頗為順利,去程經紐約,停留近兩天,節目豐富。座車抵達旅館前,已有數以百計的僑胞等候歡迎,卜睿哲原要求陳總統下車後逕入旅館不得與群眾握手致意,但經我國堅持,美國終於退讓。

    停留期間,包括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前來拜會,參觀紐約證交所、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與學者專家會談,舉行盛大僑宴,及款宴21位自華府搭乘美政府空軍專機專程前來致意的美國國會眾議員,盛況空前。而回程路過休士頓,除接見國會議員、地方首長,在有名餐廳與國會眾院多數黨領袖狄雷大吃牛排外,並特別安排前往觀賞棒球賽。說是過境,幾無異於訪問。自此以後,美方對外談及我總統過境考量時,除「安全、舒適及方便」之外,又加了「尊嚴」一項。其時,美中因海南撞機事件、美同意對我大批軍售、李前總統有意再訪母校康乃爾對美方考慮不無影響,但終仍同意我方安排,顯示小布希總統對我之友好。

    2003年10月,陳水扁第三次過境美國,交涉亦稱順利。去程經紐約時,適逢蔣夫人逝世不久,陳曾赴蔣夫人住宅弔唁,並對記者發言。而更重要的活動為參加大型餐會接受國際人權獎並發表演說,記者亦可在場採訪,陳水扁亦與多位美國國會眾議員會晤。美國務院副國務卿阿米塔基並親電陳致意。此外訪團亦曾搭乘遊艇暢遊東河,道經聯合國旁時,紛紛拍照自娛。美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夏馨更自行宣稱,小布希總統乃台灣之守護天使。回程經過阿拉斯加安克治,在機場接受隆重歡迎,並乘車遊覽阿州美景,一切亦稱順利。

    但由於中國不斷施壓,更因為陳水扁在國內若干言論與舉措(從一邊一國、到公投、到廢統),引起美方不滿。自2004年5月陳水扁連任後,陳總統7次安排過境,雖仍在小布希時代,日益限縮,風光不再。2006年5月甚至被迫決定不過境美國,導致「迷航之旅」。馬、蔡兩總統上任後,強調「維持現狀」,基本上配合美國期盼,過境待遇又見恢復。

    回顧往事,對美過境外交,除有飛航考慮外,確可藉此得知美國對我國態度,增加我國際能見度,且有助對國內之宣傳。至於過境尺度,自由美政府決定,而美方總以本身利益為最高考量,視美中台三角關係之狀況做一衡酌。至於《台灣旅行法》,應不成為主要考慮因素。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80807/1405835/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