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選戰「外銷轉內銷」,仙拚仙還有得拚!

10 十一月 , 2015  

部落客 王大師

有句話說,「台北到北京最近的距離是經過華府」。雖然7日的馬習會風風光光,但對於台灣的選情而言,目前的人氣仍多於買氣。根據最新的名調顯示,台灣民眾普遍認為馬習會具正面意義,但「馬習會」反映在馬總統與朱主席的支持率上,仍低於四成。

 

尤其對朱立倫的支持度方面,甚至比一週前多跌了兩個百分點,來到27%。這也難怪,畢竟馬習會的光環過於耀眼,許多人早已忘了國民黨還有個總統候選人,正準備赴台灣最大盟友的美國參訪。

但比起中國大陸對台灣的選舉影響性,華府能造成的邊際效應遠大於北京。2012年幫助馬總統的臨門一腳,就是美方藉由《金融時報》的一篇專欄,定了台灣的江山,蔡主席就再也回不去了。

 

至於美國這次會挺哪一位候選人,目前仍十分難料。蔡英文很明顯的有台灣本島廣泛的支持,民調遠遠領先其他候選人,甚至高出朱主席約16個百分點。但一點都不讓藍營悲觀的是,根據《聯合報》的民調顯示,朱立倫是目前三位候選人中,最能夠維繫兩岸穩定的人選。

  

這解決了兩岸的議題。那台美關係呢?美國會「期待」見到怎樣的台灣總統?

  

儘管過去美國執政當局被問及是否支持哪一位候選人時,官方一貫的回答都是「不會介入其他國家的選舉」,但美國的行動一再顯示,美國的政策會一直依循著「美國利益」,這是美方在處理「台美關係」及「美中關係」時,從來不變的原則。

很明顯的,華府希望一個能夠不搗蛋、維持穩定軍購、鞏固第一島鏈、維持南海均勢、建構TPP框架的亞洲盟友。

  

美國之所以期待亞洲盟友別搗蛋,除了區域間最直接的國防風險之外,「中美關係」也是重要的因素。中國大陸是美國最大的外匯持有國,雖然大陸在6至9月拋售上千億美元的美債,但目前仍持有約1.2兆美元的公債。總外匯存底則為3.6兆美元,其中許多資產甚至可以間接影響美金融市場的穩定性。這非同小可。

  

倘若美國過度拉攏台灣,或是唆使進行貿然的台獨活動,大陸就可倚靠對美國的外匯持有率,進行金融干預,屆時美升息決策恐遭逆風。雖然甫公布的10月非農就業數字優於預期,將美元指數拉抬至99點的高位,但如此強勢的美元將衝擊企業獲利。

  

此外,美國聯準會(Fed)再度逼至鷹派牆角,約70%分析師認為12月Fed必須升息。9日道瓊隨即以大跌178點反應。目前似乎又回到9月場景,當時Fed亦即將準備升息,沒料到大陸人民銀行無預警急貶人民幣3%,導致全球市場大亂。

  

人行則趁機狂拋售美債,將資金匯至日本、英國等地,購買實體資產。最後導致Fed趕緊取消升息決策。雖然表面上,看似大陸經濟面臨困境,但如今無論是股、匯市皆回穩,大陸出口與工業產出看似慘澹,內需與服務業則異常活絡。

  

2015會計年度,蘋果於大中華地區的營業淨利共成長1倍,至230億美元的水準。執行長庫克表示,大陸的營收不見下滑跡象。這塊市場成為蘋果獲利主要來源。

  

當國際電影公司IMAX Corp執行長聽見大陸經濟下滑時,以為自己住在平行宇宙,該公司的大陸業績驚人。總體而言,2015年1至9月,大陸電影票房約為人民幣330億元,年增率為53%。

 

反倒是Fed連過9、10兩月,仍不敢升息,是否大陸已證明,未來的市場政策領導者來自上海,而非華府?8月11日的人民幣急貶潮,就是大陸當局為了證明本身對全球金融的影響力?

  

如今,11月底又要公布IMF的SDR決策,人民幣一旦納入這個儲備貨幣的尊榮地位,對美元霸權地位的影響實非同小可。

  

易言之,大陸當局可藉由對金融市場的操控,影響華爾街的穩定與華府的利率決策,自然能控制對台灣政策的影響。美國的利益是與中國大陸維持金融穩定,美國自然不會貿然支持逼迫大陸執行金融戰爭的候選人。

  

至於經貿議題,有了馬習會的暗示,亞投行、一帶一路、RCEP、FTAAP與ECFA後續的服貿與貨貿協議,自然可迎刃而解。對美國而言,當然是希望能多拉攏一個TPP成員國,好抵制大陸的RCEP、亞投行、金磚體系與一帶一路框架。

  

至於這點,似乎藍、綠、橘等總統候選人,均支持加入TPP協議。只是台灣並非TPP首輪談判成員,相關規定恐受制於人。其中對製藥、農產品、智慧財產權、新台幣匯率、投資人和地主國之間爭端解決機制(ISDS)等選項,恐讓本島面臨許多輸家。尤其是美豬的開放,將衝擊台灣豬農利益。畢竟,不像美牛,台灣食用豬肉的比例遠高於牛肉,倘若開放美豬為加入TPP的先決條件,這個燙手山芋,不知兩黨候選人的解決方案為何?

  

此外,來自大陸的杯葛也是台灣加入TPP的另一變數。倘若沒有對岸的默許,台灣加入TPP的可能性並不高。因此,兩黨候選人,均要面對這個問題。因此,若台灣甚麼都想兼顧,既要政治上的穩定,也要實質的經濟參與,那麼就得選一個美國與大陸均認可的候選人,成為穩定台海,以及允許台灣加入各式區域FTA的不二法門。

  

但目前朱立倫的民調仍低,光靠美、中兩大長老在後運功風險仍大,若想殺出一條血路,只靠進入白宮仍嫌不足;畢竟,蔡英文主席也在5月時造訪該地。國民黨恐需運用各式管道,見到更大咖的人物,才能創造有如馬習會般的媒體效應。

  

在我看來,這個大咖人物,最好是明年的主要候選人,名氣要夠響,威望要夠強,最好對明年的當選十拿九穩。能見國務卿凱瑞,或是內閣首長,加分效果也十分可觀。副國務卿布林肯、國家安全顧問萊斯則是維持基本盤。

  

現在這個時點,與其繼續討論馬習會,還不如看朱立倫此行能見的層級有多高。這可能意味著哪位候選人,較符合台灣特殊的「美中共管」利益。倘若朱立倫此行完全沒梗,見到的還是名不見經傳的某政客,就別怪對手躺著選,黏在蔡英文背後的床墊,應該也無須卸下了。

,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