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胡文琦

鄭麗君部長千萬不要說幹話

7 十二月 , 2017  

胡文琦

不是故意要凸槽文化部長鄭麗君,只是,若依她可能也有前輩同黨立委沉富雄過往的「四種記憶模式」,或是刻意要失憶、裝睡叫不醒「雙重標準」政治操作的話,那鄭部長一席好似「法相莊嚴」想要轉型正義的談話,竟然一下子就全部露餡的變成同黨綠委蔡易餘的「說幹話」,盡講一些表面且浮誇不實的談話。

據悉,針對立法院日昨所三讀通過的《國家人權博物館組織法》,鄭部長在備詢時指出,這代表著用「國家高度」來面對「過去威權統治時期」人權受害的歷史,以協助還原真相。她指出,轉型正義是一個「全面的工作」,如果這時還以法律明定追思威權統治者,對她來說就是「人格分裂」,因此,她將針對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在「凝聚社會共識」之後,再提出修法草案送到國會審議。

此外,她還表示,促轉條例裡面就有對於威權象徵的處理條文,一方面推動國家人權博物館組織法的立法,「所以我說『對自己誠實』,指的是我一方面在推動國家人權博物館來配合轉型正義整體的工作,我想,如果一方面我們中正紀念堂繼續法律組織明定追思威權統治者,那對於我也是『人格分裂』」云云。

坦白說,鄭部長一點也沒「對自己誠實」,也早就「人格分裂」了,此話怎講?首先,若以「國家高度」來思考轉型正義的話,當知老蔣前總統的歷史功過,不是不可批判面對,但實不應因為有意識形態的差異,而有惡意曲解或選擇性片面解讀的政治斧鑿痕跡,否則,蔡總統也不會曾經說過,「威權時期,大家不是都選擇服從嗎」?換言之,當時歷史的客觀大環境因素不能完全視而不見。

其次,正因為轉型正義的確是「全面的工作」,而在所謂「台灣400年史」裡,包含原住民朋友最在意的實質正義,諸如從漢人殖民、霧社抗日等及日據時期台灣各階層精英的犧牲與奮鬥,甚至是威權時期的黨外初心的理念追求,及鄭南榕先生的「自焚真相」等,難道不應該也全方位且毫無保留的「還原『事實、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第三,果若真的因為紀念老蔣總統,就會讓她「人格分裂」的話,那筆者還真的是非常擔心與好奇,那對於「現在、進行式中」同黨前總統阿扁的「貪腐紀實」,那些基本教義派的「理盲」,甚至還企圖在民進黨的全代會上提案赦扁的「玻璃心」,怎麼都沒看到她跳出來說句公道話?

最後一點,那就是要報告鄭部長,請真的不要再說幹話了。因為選舉考量,蔡總統曾聲言要團結台灣、達成所謂的「台灣共識」,但是當被問及如何可能達成時,蔡總統當時的回應根本就是避重就輕、答非所問、不知所云;試問,蔡總統答不出個所以然來,那鄭部長有更好的答案嗎?如果沒有,就不要再多言多語了,因為這就是「說幹話」!

, ,

By



  • 潘俊建

    總統不該跟人民玩「白馬非馬」的文字遊戲
    2017-12-29 民報 施正鋒(國立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
    https://tw.news.yahoo.com/-092926093.html

    蔡英文總統在12月28日召開今年最後一場的「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會議,結論是「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並沒有排除原住民族。果真如此?先跟大家複習一下中國春秋戰國有名的「白馬非馬」三段論證,意思是說:白馬是白色的馬,而並非所有的馬都是白色的,所以白馬非馬;簡而言之,白馬是白色與馬的交集,其他顏色的馬當然不是白馬。小英總統面對原住民族的菁英,毫不靦腆地玩弄文字遊戲,相當不老實。
    我們知道,轉型正義的發展由戰後的處理戰犯,經過1970-80年代的南歐、拉丁美洲及南非的威權體制民主化,到1990年代東歐共產國家的垮台,目前已經進入第四波:也就是美國、澳洲、紐西蘭、及加拿大等所謂墾殖國家(settlers’ society),要如何面對原住民族幾百年來所遭受的各種不公不義(injustice)。如果拿到台灣的脈絡,轉型正義大致上可以分為三大類:威權時期轉型正義、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以及其他轉型正義(殖民、婦女)。
    民進黨政府柿子挑軟的吃,只願意處理蔣氏父子時期的白色恐怖(A),因為擔心慰安婦得罪日本而絕對排除殖民時期(C, D, F, G)。至於原住民族所遭受的各種不公不義,則戒慎小心(B, C, E, F)。所以,儘管『促轉條例』順便包含了局部原住民族議題,也就原民在威權時代的受難者(B),至於土地則寸土不能退讓(E)。所以,民進黨政府透過時間的限制、選擇性處理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即使沒有完全排除,卻是實質視而不見,刻意作高度選擇性的失憶。
    戰前,日本殖民者是把原住民族的土地充公;戰後,中華民國政府收歸國有,又不知有多少經過五鬼搬運轉為私產。如果說日本殖民政府是逼良為娼,國民黨政府持續進出;那麼,高唱人權立國的民進黨政府,說什麼轉型正義不包含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又算什麼?難道原住民族迄今在政治、經濟、社會、及文化上所遭受的支配、掠奪、歧視及同化,就不是殖民統治?難道可以使用所謂的歷史正義區隔,就悍然加以零碎化、抽象化、虛無化?
    就實務面,民進黨堅持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非常複雜、所以必須專法處理,然而,卻無法自圓其說:為何『原民促轉條例』就不能跟「促轉條例」同樣有調查權?現在的總統府原轉會沒有調查權,相關單位到總統府的報告支支吾吾,有用嗎?原住民族立委在去年提了五個草案,為什麼經過一年多,民進黨團現在才想到要求行政院提案?究竟是決策者的知識低落、或是御用學者的良知泯滅,還是認為,經過四百年的欺壓,依然認為原住民族好騙?
    亞泥等等開採的明明迄今還是對原住民族造成嚴重的威脅,民進黨政府卻堅持亞泥展延二十年不用環評、刻意迴避原住民族行「同意權」,不是善類。『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明明規定,在原住民族土地從事土地開發及資源利用等,必須取得族「同意」,並不是「諮商」,所以不是參考用的。政府不應該老是玩那種鑽法律漏洞的把戲。如果國會通過的『原基法』都不能還原住民族公道,那豈不就是就地合法,還談什麼轉型正義?難道這個政府是被財團豢養的?
    民進黨以關懷弱勢起家,碰到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就原形畢露,官員信口開河、立委裝聾作啞、總統言詞閃爍。為什麼人家可以吃套餐,原住民族就只能單點、而且限定只能吃素、不能拿刀叉?法國評論家與史學家伊波利特‧泰納(Hippolyte Taine)說,世界上只有四種人:愛人、投機者、旁觀者及笨蛋。看來,我們都是已經被騙了很久的笨蛋;至於高一生、湯守仁及林瑞昌等受難的原住民族,只是可資使用的歷史而已。

    • 潘俊建

      2017-12-29 馬躍.比吼facebook:

      感謝施正鋒老師總是仗義執言
      現在快要2018年了
      原轉會還是沒有調查權
      原住民促轉條例還要再等半年再討論
      神奇的是,亞泥還是可以繼續挖太魯閣人的土地
      其實亞泥案就是威權時期需要轉型正義的案件
      但是從小英總統到礦務局到立委們
      好像都沒有打算以類似「黨產會」的力道與效率
      來處理亞泥案
      哈哈
      如果這樣不是覺得原住民好騙
      什麼才是覺得原住民好騙呢?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