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J(錢世傑), 專欄作家, 時事評論

韓國瑜打破了民進黨的制約魔咒

7 十一月 , 2018  

山林中荒廢的法律小屋版主Dr.J( 錢世傑)

聽到鈴聲流口水的狗狗

最近韓國瑜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針對如何打動高雄深綠選民的心,反覆提到了制約反應,認為過去高雄選民被灌輸了許多綁住自己手腳的想法,使得腦袋無法打開而被制約了,想要贏得高雄選舉,就要先改變、解放選民的想法。

這番話裡面有個名詞叫做「制約」,一聽到這個名詞,筆者的思緒立刻通過時光的黑洞、拉回還很年輕的時候。當時青澀的筆者正坐在教室裡面聆聽教育心理學的課程,教授拿著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了一個「狗狗流口水」的經典實驗。此實驗是由獲得1904年諾貝爾獎得主的俄國生理學家巴夫洛夫(Ivan Pavlov)所率領製作[1]。

簡單來說,如何讓狗狗聽到鈴聲會流口水,可以分成四個步驟:

(1)狗狗看到食物→流口水

(2)狗狗聽到鈴聲,不會流口水

(3)聽到鈴聲,然後食物出→狗狗流口水

(4)聽到鈴聲>>狗狗流口水

此即所謂古典制約(classical conditioning)的概念。通過反覆人為干預,使得原本不存在關聯性的兩個事件之間建立起聯繫,如同搖鈴本來不會使得狗狗流口水,但是透過人為的影響,使得狗狗一聽到鈴聲就知道上菜了,於是就會流口水,逐漸使得兩者產生了關聯性[2]。

民進黨擅長制約反應

近期舉辦的反併吞遊行,手法與前述狗狗流口水實驗的制約反應相同,也是希望讓民眾一想到國民黨,就不想要投票:

(1)民眾討厭中共,因為中共會併吞台灣、台灣滅亡

(2)民眾原本看到國民黨,不等於中共併吞台灣、台灣滅亡

(3)中共綁國民黨

(4)民眾一看到國民黨,就想到中共併吞台灣、台灣滅亡

當這個制約反應深植民心的時候,民進黨不需要打著「反國民黨」的大旗,而是打著反「中共」的口號,一樣會讓民眾很討厭國民黨;回想過去的一段期間,反中共、反併吞、陸客不要來台灣等鈴聲,實質上對民眾生計並沒有太大的幫助,但對於民進黨來說卻有很大的利益,這個鈴聲會喚醒民眾開始討厭國民黨,如同集體催眠的情況。

大腦的運作就是如此。廣告行銷、選舉造勢都是利用大腦的弱點,讓民眾不自覺地被控制;有時候想想還真可怕,如同電影《逃出絕命鎮》的催眠橋段,只要一聽到湯匙在杯中叮叮攪拌的聲音,男主角就進入催眠狀態。

為何要公投綁大選?

今年公投項目聽說超級多,原本想要賺取一天約兩千元工資的選務工作人員,看到公投一堆,要唱的票數遠超過過去的選舉,紛紛打了退堂鼓,也造成這次選務人員嚴重不足,政府不得不以加薪方式吸引大家參與選務工作[3]。

為什麼大家都要公投綁大選?

這要回想起2008年民進黨提出的「入聯公投」,內容為「以臺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全國性公民投票案」,當你投下支持此一公投提案,自然也會支持愛臺灣的民進黨;國民黨當時也提了一個公投,稱之為「返聯公投」,內容為「推動我國以務實、有彈性的策略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它國際組織全國性公民投票案」;這兩個都未過50%的門檻,不過如果認真假設一下,最後過了50%又如何呢?

今年的公投數量更誇張,有部分當然是為了特定團體的主張,像是「婚姻平權」、「性平教育」、「婚姻定義公投」、「適齡性平教育公投」,以及「婚姻以外形式保障同性二人權益公投」;政治方面的則像是「東奧正名」,其全稱為「以『台灣』為全名申請參加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年東京奧運」,另外則是泛藍陣營的一些反空汙、反核食、反深澳電廠等提案,目的真的是為了公投的內容嗎?說穿了不過又是一次又一次人心的操控。

制約反應的負面效果

這麼多年來,民進黨的手法雷同,為了選票以取得政權,一直在台灣反覆操作制約反應實驗,愛台灣、台灣價值,把台灣講成一個正面的概念,然後將台灣與民進黨擺在一起,不投民進黨就是不愛台灣、拋棄價值;反之,則是將中共、併吞與國民黨擺在一起,支持國民黨就是背叛台灣的公敵。

再加上公投綁大選,搞得民心浮動,其中的一個負面效應,就是沒人敢大聲說要與老共往來,只要赴陸投資就是叛國,遭到各界強烈的批判,甚至於內心產生噁心的感覺;最後,民進黨雖然獲得了選票,也被迫讓政府與中共漸行漸遠。

每天罵老共,老共當然也不會給你好顏色瞧,於是觀光經濟遭到封鎖、農產銷路停滯不前,少了一條邁向廣大市場的道路,只剩下開拓東南亞市場,可是我們又不是東協的一份子,作繭自縛,如同自己把自己的手腳綁住,即使是李連杰也難以施展拳腳。

如何修正我們的制約反應?

韓國瑜在高雄造成旋風,成功的因素很多,但有一個重要的主軸,就是韓國瑜不斷地刺激民眾的思維,希望能將民眾從前面的制約反應中解放開來:中國大陸不再是邪惡的來源、與中國大陸經貿往來有助於我們的荷包滿滿…等,不斷地讓選民看著自己空空的荷包,重新反省我們要不要與中國大陸有經貿往來?
同樣是兩岸關係,可以設計出不同的制約反應:

(1) 與中國大陸經貿往來,可以獲得經濟上的利益。

(2) 韓國瑜這個人名與經濟沒有關係,但支持九二共識,也願意開大門與中國大陸往來,台北談政治,高雄拼經濟。

(3) 將韓國瑜與中國大陸綁在一起。

(4) 高雄市民希望經濟轉好,就會投韓國瑜。

韓國瑜也知道高雄市民對於被鬥臭的國民黨很反感,所以非正式場合所穿的服裝顏色比較淡,常見他只穿淡藍襯衫,不穿有國民黨黨徽的藍色選戰背心,以避免民眾將他與國民黨產生連結。在氣勢成功衝起來之後,外溢效應也讓韓國瑜可以逐漸加深他與國民黨的連結,降低民眾對於國民黨的反感,從內心建立起國民黨、經濟希望的交互連結。

[1] Ivan Pavlov,https://youtu.be/iXxhZBf_OAw。
[2] 巴甫洛夫的狗,http://pansci.asia/archives/41780。
[3] 公投綁大選全台還缺4.5萬「選務人員」,中選會提加薪900元、補假多1日,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06080。

photo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usiness”>Business vector created by Dooder – 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