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cine-31105_1280

專欄作家, 杜家駒

「反獨」才是重點!

2 十一月 , 2016  

律師  杜家駒

史書上記載,春秋時衛桓公時,弟弟州吁與石碏之子石厚密謀,一同殺害了桓公篡位,而為確保王位坐穩,派石厚去請教石碏。石碏恨兒子大逆不道,設計騙石厚勸諫州吁拜訪陳桓公,說只要陳桓公在周天子面前說話,就能讓周天子承認他為合法的衛國國君,因此兩人去了陳國。結果到了鄭國郊外,石碏與陳國國君共謀,衛國派右宰丑前往濮地殺了兩人,這就是大義滅親這個成語的由來。

然而,在表面上光明偉大的背後,卻是赤裸裸的國際政治。當時正是鄭莊公時代,鄭莊公不理會周王朝的指令自行其事,因此為了王權的完整,周桓王在公元前707年秋指揮本國軍隊及陳、蔡、衛等諸侯軍親征鄭國。鄭國軍隊和聯軍在繻葛相遇,以鄭軍獲勝取得了小霸的地位。

因此,在周王朝禮法上,鄭莊公是不臣,而陳、蔡、衛等諸侯是忠臣。州吁是鐵桿王權派,曾經聯合共叔段一同侵略鄭國(就是那個只跟媽媽在黃泉下相見的鄭伯克段于鄢的故事),奈何陳、蔡、衛等諸侯已經棄周天子倒向鄭莊公了,因此才上演了這齣鄭陳衛三國誅殺亂臣賊子的故事。所以,有時不是主觀感情好惡而是客觀的歷史規律在背後推動著政治走向,只是太多的騷人墨客把歷史渲染得太過撲朔迷離。

台灣目前的問題也是如此,中美遲早要在中央與邊陲之間劃下一道線,而在兩國中有一國要把賭注放下去之前,兩國都不希望有意外的發生,但是又不能沒有最後衝突的藉口,而台灣問題就是中美兩國最後爭霸的藉口,但此時,兩國共同的利益就是台灣不能亂,因此不論統一或是法理獨立,都不是現在國際政治能接受,甚至不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所樂於見到的。也因此,北京政府對於台灣的要求就是不要亂,大局穩,這中美兩國積聚實力都有利,頂多就是哪個政權偏中一點,就讓讓利做個表彰,要是真要搞統一,北京還另有打算呢。

在這點上,蔡英文政府的冷和不搗蛋政策,恰恰是踩在北京的底線之上,雖然不給你好臉色也不會衝動要打你,因此也沒有迫切的需要去扶植一個政黨來對抗民進黨,國民黨寄望北京的援助還不若自己努力奪回執政權。

而這次洪秀柱的洪習會帶來了什麼具體的變化呢?可能很抱歉的是,沒有,這就是場行禮如儀的見面會。洪秀柱所提出的加深九二共識等等的談話,首先在國際戰略上就與維持台海穩定這個大方向是不符合的,台灣真的完全倒向大陸就像台灣法理台獨一樣,是逼使中美在自認沒有完成準備前攤牌,這是目前北京與華盛頓都極力避免的。

其次,國民黨有能力做到深化九二共識嗎?連九二共識都在台灣推動不了,直接談深化不就是畫大餅嗎?那你畫大餅還跑到北京去畫,是把北京官員都當成憤青,用口號就可以打動還是認為只要動動嘴,北京就會幫你完成深化九二共識?因此習近平的講話也就官式文章而沒有釋放任何政策。因為對北京而言,國民黨高層就完全是空談而已呀,甚至是希望從北京那獲利而並非真正的推動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一點是從馬習會,朱習會到洪習會以來,北京政府的真實感受,因此對於國民黨高層的態度是越來越不耐煩。

綜觀此次安排以及北京方面的發言,有幾個值得注意的蛛絲馬跡:

1.台灣內部親中的政治勢力,北京還是希望以國民黨為主,畢竟一來是比較不會爆衝,二來是與華盛頓有較佳的溝通管道。因此新 黨或是親民黨這些帶有藍營色彩的小黨,將不會是北京試圖去交談的主要對象。

2.明確的告知蔡英文政府,台獨跟九二共識是兩回事,不搞法理台獨就不會地動山搖,你愛講不講九二共識隨你;但是如果要在外交經濟上獲得利益,他只接受「九二共識」四個字,其他的講法他都不接受。

3.不會介入國民黨的政爭,所以,就像2012年蔡英文前往華盛頓面試並沒有通過一樣,這次北京也沒有通過洪秀柱的面試。

雖然國民黨內確實有人是想藉由口頭上的統一來換取北京能提供的政治與經濟上的好處,但我個人是相信洪秀柱並非如此,他是真誠地相信所謂的中華民族的神聖性。不過就如同一開始就說的故事,政治上的客觀需要往往會佔有絕對的地位,不以人的意志為移轉的,漠視這種客觀事實的天真,或是認為這種政治現實可以換來穩固的盟友,本身卻沒有足夠的實力支持,可能往往就是被大義滅親的對象呀!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