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ld-trump-1547274_1280

專欄作家, 烏凌翔

「川普牌」髮夾彎即將上市?

22 十一月 , 2016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先說答案:是,川普上台執政後,也會祭出-至少好幾支-髮夾彎,接下來說明理由。

美國第37任總統尼克森從加州眾議員、參議員,一系列選戰打下來,都是以反共產主義創造令人深刻的印象,擔任艾森豪總統的副手8年,之後的1960年競選總統,雖然輸給年輕、英俊的甘迺迪,但是1968年捲土重來,成功登頂,也一直維持他的反共形象。然而,敲開美國與中共來往大門的,也是尼克森,原因是他接受策士季辛吉拉攏中國以抗衡蘇聯的建議,玩起國際戰略大三角的遊戲。從反共標杆人物變成聯共決策領袖,髮夾不可謂不彎。

美國第40任總統雷根原來是民主黨支持者,擔任演員協會主席時,認為共和黨更能對抗共產主義,退出民主黨而加入共和黨。他一生反共,有很多人認為是他拖跨了蘇聯,雖然歷史學家對這一點還沒有共識,但他絕對是極少數公開主張共產主義會被掃進歷史灰燼堆的西方領袖。美國、中共建交是雷根的前任總統卡特所為,卡特競選連任時,雷根仍然堅持反共立場,甚至表示當選後要恢復與中華民國的邦交,但是,1980年他獲得大位後,卻在1982年與中共簽署了《八一七公報》,承諾逐步減少對台軍售。又是一個很彎的髮夾。

42任美國總統柯林頓,就是這回大選敗給川普的希拉蕊的老公,可能很多人只記得他在白宮內發生的緋聞,他說謊卻沒有被彈劾-眾議院通過了、參議院沒通過-主要是他強力振興了美國經濟,而且他也是有理想的,公開宣稱要用《貿易法案》301條款來對付人權紀錄欠佳的國家-譬如中國大陸,但是仍然在國內外政經情勢的壓力下,還是簽下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據說他在簽字的那一剎那,還先罵了一句 ”I hate this country”,才百般不情願的拿起筆來。但無論如何,也製造了一枚彎彎的髮夾。

川普在選前,對於政策內涵,其實沒有說太多,一來可能是他不太懂,二來-現在看起來-是他的選戰策略,專注在灑狗血、噴墨汁,事後也證明真的有效。沒有法律可以制裁,候選人還沒有當家前,就敢天馬行空,只要能騙到選票,也不怕選民記性好,什麼都敢說。真要就位了,就不能「狗掀門簾子,全仗一張嘴」了,川普的勝選感言,至少在措辭與態度上,已見「初彎」端倪。再者,川普是老闆,當然懂得董事會的首要任務是找到好的執行長,他自己是政治素人、性情又瘋狂,目前已經曝光的重要幕僚與閣員,可既不素也不瘋,也許偏右色彩鮮明,但都是有經驗的老手。

最重要的是,川普是精明的生意人,他選舉時一副不再協防西歐、日本、南韓的樣子,那是因為美國的「大帳」-包括軍事與金融還沒在他手中,等到常任文官與各路謀士撥弄算盤,曉以大「利」,他就會知道:美國在軍事上的投資,維持了國際秩序,讓山姆大叔以霸權之姿、戴了民主共和與經濟帝國兩個面具,在世界各地能賺回來的利益有多大了;那時,川普總統應該就不會再堅持競選時、孤立主義意味濃厚的「厥詞」了。

所以,國際關係理論中的結構主義,主張國際體系中的行為者-國家,即使強大如美國,其行為仍會明顯受到國際體系的制約。這就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男人」-不過,這回差點是女人-不論是尼克森、雷根、或柯林頓,為什麼選前說一套,選後做不到,只好製造髮夾彎的道理。不過,前提是至少要有誠意,後來受現實大環境的制約,不得不彎,才能贏得選民的諒解與同情;若是一開始就抱著欺騙選民的企圖,那製造出的髮夾彎,可是賣不掉的!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