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hoon-1650677_1280

專欄作家, 烏凌翔

台灣此刻應該向菲律賓學習?

24 十月 , 2016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風光結束了他為期4天的中國行,馬上,25號又要訪問日本,跟安倍會談、、、看來,他可以繼續佔據媒體的國際版面。

杜特蒂把對美國「一面倒」的策略,戲劇化地轉變為「遠美親中」,當然引起台灣媒體注意,紛紛拿他的靈活操作,與小英的「遠中親美」來比較,有讚美的,有羨慕的,甚至以社論來提醒台灣應該努力看齊的都有。但是,在嘆服杜特蒂神奇轉向的同時,至少要能回答:如果「杜大嘴」的策略如此卓越,之前的菲律賓國家領導人為何都沒想到?

杜特蒂智商比柯P還高?應該不是,答案可能藏在菲國內政情勢。

杜特蒂出生於菲律賓中部的宿霧,法律背景,1986年,獨裁者馬可仕被人民推翻,他的家族於政壇崛起。1988年,他從母親手中接任納卯市長一職,然後就一直由他本人或親族掌握此一地方諸侯的名器,戮力經營,很不容易。納卯市位於菲律賓南部的民達納峨島,據那兒一位台商說,離開市區不到一百公里,就是政府力量達不到的化外之地了,杜特蒂與跟政府軍對抗的菲共及伊斯蘭勢力周旋近30年,自然練就一番政治特異功能,譬如,他血腥掃毒的手段,可是經過實證檢驗的。

來自南部草莽的杜特蒂,跟前幾任出身於北部世族的領導人不同,美國之前肯定也沒有想到要跟這位地方型政客打交道,直到他去年底宣佈要參選總統。杜特蒂起初也並未引起重視,沒想到終成黑馬,登上權力高峰。菲律賓的選制跟美國一樣,選民要先登記資格,而總是「有人」用各種交通工具,整批、整批接送草根民眾去登記,但這回,似乎登記是一回事,投誰又是另一回事,杜特蒂異軍突起,靠基層的選票力量,攻佔了總統寶座,但也從那時起,他必須面對已經發展30年、盤根錯結的世族權力結構,也就是社會中的既得利益群。

政治實務上有一種常見的現象:「對外的強硬態度,可能是對內的策略運用」。杜特蒂上任之初,也曾對中共叫囂,但馬上就轉向了,他是不是發現他所面對的傳統政治世族,後方站著一位山姆大叔呢?於是,他也到國際上去找一位大哥,當然,大腿要夠粗,抱起來才安穩,放眼國際,除了中、俄之外,還能有誰呢?

所以,分析杜特蒂是因為種種經濟利益而轉向,並非不對,但也要細看菲國國內的政治力量分佈,否則中國在國際間散財,也非一、兩年的事了,以衛生檢疫為題,讓大量菲律賓進口中國的香蕉爛在碼頭上,也早有先例;至少,他的前任,艾奎諾三世在任的六年也應該看到中、美勢力的變化,為何還堅持「一邊倒」的策略呢?

美國在世界各國培養親美勢力,往往不在乎其國內輿情與民心向背,伊朗前總統巴勒維跟被他流放的宗教領袖柯梅尼「互換身份」,就是一個例子。不過,這回在菲律賓的問題,還沒那麼嚴重,台灣媒體稱習大大給杜特蒂的「大禮」,其實都還是紙上富貴,只有開放菲律賓水果進口與鼓勵陸客赴菲觀光,可以很快落實,畢竟,中共對於「杜特蒂轉向」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也還在評估。而且,杜特蒂終究是民主制度選出來的領導人,不能不顧及菲國人民的看法。據菲律賓民意調查機構九月底的調查,菲國人民對美國與中國信任度分別是76%與22%,杜特蒂也得顧及一旦他180度的轉向,可能傷害民意支持度。

弱國怕被強國背棄,強國怕被弱國拖下水,大家都還在觀察,弱國外交要足智多巧是對的,但這時就高喊小英應該向杜特蒂學習,草率急切了一點!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