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ectory-1187128_1280

專欄作家, 楊泰順

新務實主義包裝宋楚瑜的舊吹牛伎倆

29 十一月 , 2016  

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   楊泰順教授

宋楚瑜在APEC會議期間,究竟與習近平交談了「近10分鐘」或是陸方所透露的「1分鐘」,近來成了媒體熱議的話題。不少人為居間緩頰,認為幾分鐘不必「斤斤計較」,兩人能見面「確實是五二○以來最具官方意義的兩岸交流。光是這一點突破,已給兩岸保留一扇機會之窗」,也有說「宋楚瑜能夠順利成行,到與習近平見面,多虧了兩岸彼此的善意與忍讓,終化不可能為可能。」

的確拘泥於兩人見面多久、寒暄了甚麼並沒有太大意義,重點應該是宋參加這次會議是否達到了出發前所設想的政策目標?如果目標達到,就算沒跟習見到面也瑕不掩瑜;但若兩手空空而返,就算談了一小時又有何意義?

蔡英文總統在宋出發前特別接見所有代表團成員,提示此行的三大任務為,一是要為台灣的經濟發展帶回新的機會。第二是在全球政經情勢變遷下,密切注意及關注區域經濟整合的發展。第三,向國際社會,表達我國人民對於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期待。既是「領袖代表」,蔡總統提示的三項任務自然是評估特使團是否成功的重要標準。

根據隨行團員李鴻鈞描述,宋見到習時,談的是「希望大陸當局能再次聲明兩岸經貿往來,特別是對台灣中小企業照顧的方向不變。」上述三大任務與照顧中小企業雖然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但宋如果能表明台灣希望參與一帶一路、加入RCEP與亞投行,豈不更貼近領袖提示任務的用心?顯然在這難得而短暫的宋習會上,宋只挑容易的說,全未把領袖的指示放在心上。

行前兩周的準備過程中,宋明確的表示:「希望能至少安排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進行雙邊會談。」媒體揣測,為了促成這場雙邊會談,蔡政府甚至在行前一周趕辦10場「日本食品輸台公聽會」,企圖以開放福島食品進口交換日本配合會談。自2013年的APEC以來,台日領袖的雙邊會談幾乎已成慣例,今年沒有道理不會發生。但蔡政府努力掃除可能障礙後,根據記者描繪,今年最有把握的「宋安會」,竟只是「在場邊匆匆一會」。返國記者會上,有關是否曾與安倍晉三會談,宋全無正面回應。顯然,這場「至少」能舉行的雙邊會談,因為某種因素並沒有發生,只留下「老子沒有答應任何事情」的輕浮說嘴。

為了配合蔡政府的新南向政策,宋特使團行前透露,團員被交辦的「核心聯繫任務」,是與「日本、越南以及新加坡等三國領導人進行雙邊會談」。其中,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輕鬆下午茶算是成功的,但其他如日本「只是匆匆一會」,連有無會談也宛如羅生門;與越南領袖的雙邊會談,則彷彿被大家遺忘了一般,返國記者會上完全隻字未提。「核心聯繫」做成這樣,特使團或政府難道不該給個交待?

此行最算成功的,應該是與即將卸任的美國國務卿進行兩次會談。尤其兩人在18日上午出席同場早餐會,並共同宣布合作成立「APEC婦女與經濟子基金」,可以算是此行唯一的具體成果。但與這麼重要的盟邦進行會談,成果卻只是設立有關協助婦女發展的基金,很難不讓人覺得怪怪的。宋說「美國對我方很多看法,給予肯定。」究竟是那些看法,難道不該告訴國人?而成立這個基金,兩國出資比例各為多少,難道要民眾自己上網查?柯瑞對蔡總統指示的三大任務又有何評論,也是國人急迫想了解的;對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美國的支持又是否會因新政府而調整?這些國人關切的議題,難道不應該有任何說明?

國人當然了解台灣國際處境的艱難,對於領袖代表參加這類多邊會議並不敢有過高的期待。但如果正如謝金河所言,「能走出去,讓世界看見台灣」就是成功,那麼蔡政府與領袖代表就應老老實實的讓國人了解不會有「驚爆點」。蔡總統行前指示代表團三大任務,團員又說「這次很多國家都很樂意希望跟我方私下雙邊會談」,還說為了新南向政策將有「核心聯繫工作」,刻意大大墊高了民眾的期待。

當國際現實使得行前的吹鑼打鼓變成一事無成時,代表團反努力粉飾太平,將休息室內的寒暄說成10分鐘的會談,場外「匆匆一會」說是「雙邊會談」,並自誇此行「全壘打」所有人都見到了,交付任務的蔡總統也附和稱讚「圓滿成功」,不知是受到蒙蔽還是因為原本就沒有期待?

宋在會上大談蔡英文的「新務實主義」,但整個過程究竟是吹牛多還是務實多?光就代表團所稱:「宋習會後雙方將有新聞稿」與「宋安會後會有雙方聲明」,我們就必須提醒蔡政府,儘管會議結束已超過一周,國人仍在癡癡的等。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