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a%b4%e5%8a%9bstop-1131142_1280

專欄作家, 張中一

當嗜血激情過後我們還剩下什麼?

24 十月 , 2016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張中一

輔大心理性侵疑雲已經過去快要滿一個月了。當初人人喊殺,彷彿正義與公理沒有血祭夏林清與輔大師生就不能獲得彰顯。筆者在寫了幾篇文表達對於整件事情的疑慮與保留之後,在個人臉書上也遇到無數的網友來挑釁。有的還連大頭照都沒有一看就知道是所謂的免洗帳號。這件事情如果真的對於巫生、對於朱生的正義如此重要,為什麼一個月後就雲淡風輕彷彿從來沒有發生過?

那麼就讓筆者在大家已經冷靜下來;不,已經遺忘此事的時刻回顧一下這件事情的幾個爭議點。

*這起事件有沒有被吃案?

A:這件性侵疑雲從一開始就完成報案,而且輔大校方也針對此事召集了會議,並沒有被吃案。更重要的是,本案事實上還在司法訴訟階段何來吃案。(資料來源2016/06/07逐字稿後的時間表)

*性平會到底該由誰負責成立?輔仁心理有沒有阻擾性平會的運作?

A:根據法令性平會是由輔大校方負責的。輔仁心理系就算想擋也擋不下來。輔大校方曾經表示一直要透過輔仁心理來找到巫生,但未能成功。此事甚怪,要找巫生為什麼校方不自己打電話?

*為什麼性平會遲至九月才啟動?

A:這也要問輔大校方自己。性平會啟動並不限於受害人本身申請,誰都可以。輔仁校方大可自行檢舉並發動性平會,但輔大校方沒有。

*這場事件中最穩固可靠而且可以被公眾檢視的證據是什麼?

A:輔仁心理在2016/06/07所舉辦的師生座談會的逐字稿。參與的人都是學生,而且相關的參與者沒有人出來爭論內容是否有誤。所有參與者是在自由意志的情況下自由表達,在最後甚至有整件事情的時間表。沒有看過這個逐字稿的人不必繼續討論本案了,因為他對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應不清楚,恐怕只能純憑臆測。

*是誰第一個公開巫生姓名的?

A:就是巫生男朋友,朱生,自己在2016/05/29的臉書發文中公布姓名的。

*公開巫生姓名是純粹個人情緒發言還是刻意想要在公眾媒體上取得話語權?

A:朱生自己在2016/06/07逐字稿中承認。他要利用這個事件達到逼夏回應,而且他也承認,利用這方式成功地在公眾媒體上殺死了夏林清。可見得這是刻意的舉動。

*朱生在0529所公布的內容是正確的嗎?

A:至少現在我們知道關於夏主導進行白色恐怖的說法是錯誤的,朱生也為此更正了他在2016/05/29的貼文。

*巫生與朱生最在意的是什麼?

A:是夏在2015/07/13與他們談話時,讓他們受傷,而夏始終沒有回應他們的受傷。(這是朱生與巫生在2016/06/07逐字稿裡清楚表示的)

*夏、朱、巫等四人在2016/07/13的談話到底說了什麼?

A:事實上沒有人知道當天到底談話內容是什麼。這不是正式會議、不是正式諮商,只是一場學生找老師求助的會談。事隔超過一年,我們只知道了朱生片面的說法、夏表達自己當天所持的立場,再無其他。

*工作小組到底有沒有未審先判?

A:事實上網路多數的評論者是不知道的。因為根本沒有公布。

*巫生說他曾經希望夏能回應他,但夏都沒有回應?

A:夏表明他不用臉書(至少在2016/05/29之前),而且巫生的文並沒有指名道姓,他根本不知道巫生希望他回應(2016/06/07逐字稿)。

*在2016/05/29公開文之前,巫生與朱生有透過私下或正式管道尋求夏林清對2015/07/13的談話做出說明嗎?

A:沒有。從2016/06/07的逐字稿中可以看到,夏一直未曾接到朱生或巫生請求解釋的要求。

*夏在2015/07/13與朱生還有巫生談話時有沒有自己的立場?

A:有,夏自己在2016/09/27的發文中表示「我反對教條式保守地去壓抑情慾乃至性,我鼓勵並欣賞每個人面對自己的情慾,但並非一眛地自由任意的讓它流動,人要對後果負責,一個人若冒著反對社會主流對情慾的看法與價值觀去享有自己的情慾流動經驗,都應被尊重,但自己要有準備面對可能的批判與討伐,不可以裝無辜。

當我們重新檢視輔仁性侵疑雲的證據時,我們可以發現其實能夠被公眾討論的事情除了2016/06/07的逐字稿以外幾乎沒有什麼太可靠的證據。然而在網路上各界卻彷彿有一切證據,可以判斷誰是誰非。最後,當潮水退去,我們可以發現當初口誅筆伐儼然正義之師的網路名嘴如苗博雅等人又去追逐下一個議題了。巫生的權益?夏林清有沒有過失?朱生的指控是否真實?輔仁心理執行是否合宜?輔仁心理的一切一切彷彿又與他們無關。

當我們重新觀察這件事情,可以發現其實這事件中的每一方都有不同之處。巫生把所有的話語權都丟給了朱生,然後沒頭沒尾又搞了一個道歉信。讓更事情加複雜。想要的時候公開發言,不想要的時候就躲起來;性侵受害者的身份成了社會爭議事件中吞沒所有人的火焰燃料

朱生也是一樣,想要的時候就嚴厲指控,對夏的質疑與要求澄清卻完全不回應。一下在大陸可以上網,一下又不行。他發了一篇掀起滔天巨浪見幾乎要毀滅一個系的貼文,卻打了就跑、沒有澄清的意願。

夏林清有沒有問題?當然有,她所屬的民陣發言亂七八糟,言詞不恰當到連輔仁心理中幫夏林清說話的人都看不下去,整件事情輔仁心理受到的輿論傷害有不少都是民陣自己惹出來的。而夏林清作為民陣的重要成員卻完全沒有控管,導致傷害越來越大。夏林清剛強的鬥性,讓他身邊的人不管願不願意都被拖下水,於是只能或加入她的陣營或選擇圍堵。

本文並沒有辦法判別輔仁心理性侵疑雲的真相,因為根本沒有足夠的證據。但我們在造成一個社會事件看到,每一方當事人的個性缺陷如何讓整件事變得更加複雜;而我們更可以看到經常在媒體上發聲乃至於藉著知名度參政的公眾人物如何收割完一個議題以後就轉進到下一個戰場去,讓被收割的每一方獨自流血而死。是的,可憐的巫生就這樣被眾人推到台前成為收割用的神主牌。每個人都知道這個性侵事件,每個人都知道她是性侵受害者,然而對於性侵疑雲,每個人都延伸了自己的想像。

筆者要沉痛地呼籲,請以此事件為教訓:對公眾事件,我們應該要堅持只有看到證據我們才能評論。同時,我們要小心那些一直透過公眾事件在累積政治資本的人士。我們要檢視他們過往的紀錄,認清他們是想伸張公理,還是只想收割獲利。而社會大眾也有義務,小心求證不要被操縱成為輿論鬥爭工具的一部份。在臉書上,人人都是自媒體,因此我們應該要更有自覺於自己的影響力,也要更自制。

, ,

By



  • 邱淑枝

    此文示範收割~

    • 陸仁以

      而且還是失敗的收割,連朱學恆都比不上

Recommended